描写亲情的作文(一)

  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人生最需要的是学习;人生最重要的是工作;人生最愉快的是亲情……

  亲情的暖流到处流淌着。

  亲情不分地点。

  “爸爸,书店里有没有十三大市的中考试卷啊?”我拿着话筒,问到。“XX,要用吗?”另一端很吵,爸爸的话不太清楚。“恩,我有三本没买。对了,爸你那边怎么那么吵,你说话我听不清。”我有些纳闷。“我在火车站,我去趟南京。”爸爸提高声音说道。三天后的上午,化学老师课间拿来了一个塑料袋,说是我的。我打开一看,里面竟是那我没有买的三本中考试卷集!父亲为了我,顾不上路途遥远,赶忙帮我送来刚买到的书,父亲来送东西时,见我在上课,怕打扰到我,特意没叫,请老师转交给了我。当我在课堂中漫游时,却不知父母早在远处把爱洒向了我。亲情,不因地点而改变。

  亲情,不论时间。

  半夜,胃里一阵阵绞痛。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受及了,我忙叫醒了爸妈。“怎么了,怎么了?胃又疼拉,夜里着了凉,还是吃了什么冷东西?”爸妈一边拿盆子,一边焦急的说。“哗——”,我吐了出来。妈妈忙递来餐巾纸,爸爸跑去倒了一杯开水。“漱漱口,喝点开水,都吐出来会好点”爸爸说道。妈妈说道:“我拿药来。”“现在还吐呢,吃药也没用!”你一句我一句,急得围着我团团转。即使是深夜,亲情的暖流依旧在流淌。亲情,不会因时间而改变。

  亲情,不论年龄。

  每每,父亲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走进爷爷的卧室。“爹,怎么样,要上厕所吗,背上疼吗?”爷爷便支支唔唔地用那极不清楚的语音说着些什么。“是不是冷?”“不,不……不是,是那个那个……”每天,这个情景,都进行十几次,爷爷中风,虽然头脑很清楚,但许多话到了嘴里便变得很模糊,爸妈需要去猜出爷爷的话。爷爷已九十一岁了,中风后便躺在床上不能动,连吃饭都要爸妈去喂他。他的身体总让爸妈很担心,可爸妈却毫无怨言。无论是爷爷,还是我,都被亲情的暖流淹没了。亲情,不会因为年龄而改变。

  亲情,不会变。

  爱的暖流,在流淌。


  描写亲情的作文(二)

  小时候,我并不懂事,父母工作忙把我寄放在外婆家了。

  外婆喜欢织毛衣,每次早上起来总看见外婆戴着老花镜,脸上带着笑容,两脚交叉着,坐在藤椅上,用五彩缤纷的毛线套在手上,用两根棒针左手织以下右手也附和地织以下,动作是那样的娴熟,两只手配合得那么协调,那两团毛线在外婆精巧的手下,像被受训的孩子似的乖乖地被外婆织成五颜六色的"东西"。年幼的我好奇地问:"外婆你在干什么呀?"外婆用她那一贯慈祥的身音说:"在织毛衣啊。"我嘟起小嘴:"是不是给我的?""对啊"听到这样的回答我立刻笑开了花。从那以后,每天我都期待着外婆快点织好。

  深秋的傍晚茅台样即将下山,秋风是那样的寒冷,一阵风吹来,那风仿佛有一股魔力能穿透我的骨头,弄的我直打哆嗦,窗外的梧桐书树叶已经泛黄,那一团团的黄叶仿佛是一朵多黄色的云朵"随风飘动",外婆高兴的声音传来了'毛衣织好了,渊渊,快来穿啊"我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蹦蹦跳跳地前去"来了",那是意见红黄相间的衣服,那是我那时最喜欢的颜色,看见这件衣服别提多开心了。外婆替我穿上毛衣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外婆说刚刚好,就留着过年穿吧。从那以后的纪念我都是穿着外婆的毛衣过年的,每一件都是我心爱的宝贝。

  随着岁月的流失,外婆逐渐老了下去,眼看就要突破七十大关了,后来因为身体不适动了手术。站的时间久了便会觉得腰酸背痛,坐在藤椅上织毛衣就更加不可能了。妈妈对我说:"以后,你不要在让外婆织毛衣了,外婆身体不好,织不动了!"我听后十分无奈,可不久后的深秋我又收到了外婆的毛衣。我问了外婆:"你只怎么织出来的。"外婆的声音依旧温和:"想着你每次拿着我织的毛衣时开心的笑容,我就赶出来了。"我的眼泪如珍珠般滴落,我不想让外婆看见偷偷地躲进了厕所。

  后来我对外婆说:"你以后不用为我织毛衣了,完面的毛衣既便宜又漂亮——"外婆笑着点点头。三年不穿外婆织的毛衣了,可我永生忘不了它们带给我的温暖,我将它们珍藏在了衣柜。


  描写亲情的作文(三)

  最难忘的她那双爬满皱纹,皲裂的手。

  也许是她种的瓜果蔬菜太多了,那些茎叶化作皱纹爬上她的手。烈日下,狂风中,田埂上总闪烁着她的身影,她呵护庄稼如呵护子女一般细心,播种,浇水,除杂草,施肥,她一点也不含糊。瞧,可不,她又在那种庄稼了,这次她带来了种子。她先拿起一把锄头将抔松,一手拿着一把小菜锹,另一手握着一把种子,挖一个小洞,放上三四颗,又将土推进小洞,用铁锹在上面拍了拍。这样,一次种过去,种了两列,然后她又挑了两桶水,小心翼翼地在埋有种子的土上浇灌。烈日下,她尽管戴着草帽,可汗还是像珍珠般滚落下来,望着庄稼地,她由衷地笑了,可手上似乎又多了一道皱纹,更皲裂了一分。

  也许她带的孩子太多了,(www.lz13.cn)孩子们用小手拉扯着她的手。每当我们玩累了或饿了的时候,总跑到她那儿,拉扯着她的手,撒着娇地说:“外婆,我们想要吃东西。”她望着围在身旁的我们,笑着说:“好,外婆给你们去拿东西。”于是一群摇头晃脑的孩子便跟在她身旁。他带了我们最爱吃的饼干,糖果和水果。她在我们眼中总是那么慈善大方,但我们却从未看见过她去吃那些东西。她也很喜欢抱二三岁的婴儿,仍婴儿如何拉扯她的手,捣蛋,他都不加以阻止,只是默默地看着,嘴角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想当时,我们也是这样拉扯她的手,也是被她这样默默凝视着的啊!

  也许……

  她是我的外婆,我愿一直牵着她那双爬满皱纹,皲裂的手,直到永远,永远!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