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什么感动作文(一)

  我们生活在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令我感动的往事像夜晚的繁星一样数也数不清。自然,也会使我们对某些人产生了一种极其崇高的敬佩感。这些人可能是默默无闻的教师,一位尽职尽责的清洁工……甚至是一个可敬的陌生人。但我最敬佩的还是我的妹妹——萱萱。

  曾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农村来的妹妹寄居在我家读小学 。我非常不乐意,因为无论什么好东西她都要与我分享,甚至浓浓的母爱也与我平分秋色。

  立夏不久,天气转热,妈妈给我和妹妹各买了一双漂亮的鞋子。我甭提有多爱惜它了,睡觉时都捧着它进入梦乡。

  可是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突然我发现盒子里那双精美的鞋子不见踪影。这时,焦急的我发现妹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低着头,呆呆地在那儿许久,慢慢地她从背后拿出双鞋子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瞧,不是我的那双鞋子,我便气呼呼地把鞋子一扔,大声嚷嚷道:“快点告诉我,我的鞋子在哪里?”妹妹吞吞吐吐地说:“今天我们班举办了一场故事会,我的鞋子没干,只好借你的鞋子穿一穿,一不小心刮破了。真对不起!”她用手绞着辫梢,低着头不敢直视我愤怒的眼神,我气得火冒三丈,大声斥责道:“既然你把鞋刮破了,我就要你原物赔偿,你甭想在我家逍遥自在的像个小公主!”这时,妈妈走进我的房间,用手摸着我的头,责备道:“亏你还是姐姐,怎么能这样对待妹妹呢,你的鞋我已经补好了。”我接过来一看,只见雪白的鞋上印着一道长长的“伤痕”。都是她!我狠狠的瞪了妹妹一眼。从那以后,我再没给过她好脸色看。

  不久,我和几位同学相邀去公园玩。我看见一个小姑娘很像妹妹,走近一看,果然是她。她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满了空易拉罐。大滴的汗珠儿正从妹妹那晒得发黑的脸上直淌下来。她也看见了我,乌黑的大眼睛先露出了惊恐的神情,随即兴奋起来,挥着手热情的和我打招呼,然而,我没理睬她,我担心同学们笑话我,笑我的妹妹竟然去捡破烂。我仿佛看到同学脸上浮现出轻蔑的笑容,心中对这个图里凸起的乡下妹子的厌恶又增加了几分。

  转眼间一学期过去了,“品学兼优”的我有得到了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我非常开心,不仅因为我得了奖,而且“讨厌”的妹妹就要回乡下老家了。进屋一看,已不见妹妹熟悉的身影,我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突然我发现鞋柜上多出了一双漂亮崭新的凉鞋,它是那么漂亮,令人爱不释手,我想:一定是妈妈给我买的!这时,妈妈进屋来,我搂着妈妈的脖子撒娇。妈妈推开我严肃的说:“这是妹妹用买易拉罐的钱换来的,留给你做纪念,她临走时还让我代她转还她的歉意。”听了这些话语,我眼睛一下子湿润了,妹妹冒着酷暑,拿着塑料袋在路边捡易拉罐的一幕在我眼前浮现。我顿感到自己非常渺小,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的奖状从我手中滑落,但是我也无心拾起它,因为我实在不配做一名优秀的三好学生。

  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被乡下妹妹的言行感动着。我忘不了她的阳光自信,忘不了她的勤劳善良,忘不了她的友善包容 ……这种感动的力量激励着我努力前行。


  被什么感动作文(二)

  “你没有带钥匙?去我家吧!”每当我想起这句话,心里的温暖就油然而生。

  那天放学后,到了家门口,我像往常一样在书包左边的夹层里拿钥匙,没有;右边,也没有。我翻遍了书包,还是没有。完了,今天我要等妈妈回来,可妈妈要六点多才到家,我还得在门口等两个多小时,这可怎么办呢?

  突然,屋里的手机响了,是我的手机,我真希望能钻进家里。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陈伊童来了,“你怎么来了”我惊奇地问。陈伊童回答道:“你妈妈给你打电话,没人接,就打给了我,我来看看出了什么事了。”我难为情的说:“我忘带钥匙了,给你添麻烦了。”陈伊童忙说: “哦,原来如此,没事,你妈妈那么晚才回家,你还要等好久,去我家吧。”我不好意思地接受了。到了她家里,她对我说:“你给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你在这里,不然她会担心的。”说完便把她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把经过告诉了妈妈,然后我们开始写作业。直到妈妈来接我。

  妈妈感激道:“陈伊童,太感谢你了,不然我可担心了,谢谢你!”陈伊童笑笑说:“没关系,我们住得近,以后有事也可以找我的。”

  因此,那天留给我的不仅仅是同学间的友谊,更是一份温暖和感动,我要把这份温暖和感动传递下去。


  被什么感动作文(三)

  生活中让我感动的事情很多,不过最触动我心弦的是那位老爷爷和一辆普普通通的自行车。

  记得那一次,爸爸将自行车送到对面的修车铺修理,打算下班后再取回来。修车铺的主人是一位年迈的老爷爷,他的头发像雪一样白,岁月的沧桑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条条痕迹。他平时总是待在店里,很少出门。因为老爷爷为人冷漠,不那么热情,所以平时我很少注意他。(www.lz13.cn)

  爸爸出门不久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珍珠般大的雨点滴答滴答地落下来。这雨一直下到晚上也不见停。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爸爸怎么还没回家?我要骑自行车上课了呀!我焦急地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叮咚!”门铃声响了。会是谁呢?我心里猜想着。是爸爸吗?应该不是,爸爸出门的时候带钥匙了。那会是谁呢?我心惊胆战地从“猫眼”里望去。这个人皮肤黝黑黝黑的,有着一头白发,旁边好像,好像还有一辆自行车。我仔细一瞧,这不是修车店的店主吗?那不是我的自行车吗?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他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抬起头,用冻的紫红的手把修好的自行车交给我,用沙哑的声音说:“我的店要关门了,我担心你们急用,就给你们送来了。”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老爷爷清瘦的背影,看着冰凉的雨水从他发丝上滴下,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感动充满了我的心灵。老爷爷本可以等我们自己去取,可他担心我们急用,不顾大雨将自行车送到我们家,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这辆平凡的自行车中满含着我的感动。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