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我的父亲(一)

  从去年清明节前夕就有了为父亲写一篇文章的愿望,可惜不知道究竟是忙于什么给错过去了。今年清明又将至,我去报告厅观看我们学校的“清明诗会”,张校长一篇《孝心无价》的朗诵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和感情的出口,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顺着脸颊不断的流下来,接着是肖慧丽老师和李主任的朗诵,让我贮存的泪水再度得到倾泻。泪眼中又浮现出父亲的影子……

  我的父亲1932年12月24日出生于河南省濮阳县的一个农村。父亲小时候,家里是地主,家庭生活可谓殷实,后来随着统治者的腐败,社会秩序的恶化,日本的侵略,家庭逐渐败落,家里的房子也被日本鬼子拆了建成了炮楼。爷爷去世的早,父亲小时候只好和奶奶、大伯相依为命,也许正是经历了这种由富到贫的生活变故,让父亲为人正直善良,一生不贪财。

  解放后,由于父亲识文断字,成为当时村里大队的会计,在父亲做会计期间,人们无不交口称赞。

  听母亲说,在当时,生产队生产的东西都要经过集体劳作之后分配到各户。每次分东西时,父亲和做队长的叔叔总是最后分,分最差的那一份。因此他们也得到了村里大多数人的拥护,后来农村搞联合,父亲又成为我们附近七个村的总会计。所以后来我长大后,去到别村时,一说我父亲的名字,老人们都知道。再后来,父亲成为乡政府的计财股长,当国家要进行支援边疆时,父亲主动要求进行“支边”,父亲当时是去青海支边“二连”的连长。就样子父亲走向了青海,成为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洛哇台农场计财股的股长。

  父亲一生正直。有一次,父亲去海南藏族自治州领农场工人的工资,结果,工资发完了,还剩余一大提包钞票,至少有几万块钱。父亲一看这种情况,说一定是工作人员清点钱的时候,清点错了,这可是大事情,父亲马上就骑马给人家送了回去。在当时,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父亲毫不犹豫的就给人退了回去。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上天却没有青睐他。后来国家撤销农场,父亲却由于受当时采购员事件的影响,黯然回到家乡。

  父亲的正直,有时候简直叫人无法理解。有一件事让孩子们记忆深刻:那时我们村盛产红薯,村民们除去吃的之外,就把多余的红薯弄成淀粉,然后再下成粉条。等粉条晒干了,卖到供销社换一些钱,供销社是当时唯一的收购单位。有一年,我大哥和父亲一起用两轮车拉着晒好的粉条去离家有5里地的供销社去卖。也许是过磅员的粗心,也许是过磅员的“好意”,我们的粉条,过磅员报的斤数将近是我们粉条斤数的二倍。等到父亲领钱的时候,发现钱数多了,就告诉发钱的工作人员说:“您给我们的钱多,不对头,请您收回去!”发钱的负责人说:“您的条子上有这么多粉条,我们当然是按粉条的斤数给您钱了,怎么会错呢?”周围的人议论说,还有这样的人,钱给多了,就拿着走呗!父亲坚持说这不是我们应该得的钱,那里的工作人员坚持说就是这么多。后来,父亲生气的说:“那不行!我认得我们家的粉条,我们重新过磅吧!”工作人员也不耐烦的说:“你愿意找,你去找吧!”你想晒好的粉条,都干了,往大垛上一扔,斤数别说多了,连自己的本份的斤数也没有了,气得人家过磅员也不得了。其他卖粉条的都说,没有见过这么傻的人。大哥也很生气,后来给我们说,父亲跟工作人员吵了半天,由于耽误了时间,大哥饿的不得了,父亲连一个烧饼都没有舍得给自己买,却硬要把多余的钱给退回去。真是不理解。父亲却说:“我不占公家的便宜,我心里踏实!”可是这次事件,也给我们家今后卖粉条埋下了祸根,以后只要是我父亲去卖粉条,人家不是说粉条质量不好,就是说粉条没有晒干。害的我们只好托邻居拉着去,才能把粉条卖掉。

  父亲除了倔强和正直,还多才多艺。他的“算盘”在我们十里八乡可谓是家喻户晓,一直到现在,我们村的大队会计和在乡里上班管财政的人,都曾经是父亲的徒弟。父亲写得一手好字,他的字正如他的人,楷书写得工整有力,人家人夸,每年春节总有很多邻居拿着纸到我们家请父亲写对联。父亲是一位修理工,在五六十年代,队里的机器坏了,都是他去修理,还带出了一帮徒弟。父亲还会说评书,据说那是在灾荒年练就的本是,父亲曾经组建过豫剧团,在我们那一带演出。

  记得我上班之后,父亲经常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就已经很好了,人要知足。我们家就有父亲写的“知足者常乐”牌匾。97年我买了一辆摩托车,我用它带着父亲去赶集,父亲还高兴的说,我们自己也能买上摩托车了,应该知足呀!父亲还经常教导我们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做人不能愧对自己的良心!”

  父亲已经去世有15年了,可是父亲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在脑海中浮现,我曾经埋怨过父亲的固执、不知变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的理解了父亲,做人就应该有自己的准则,做事要对得起其自己的良心。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刚上班父亲就去了,自己没有能很好的尽孝,只有让母亲过得快乐些,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作文我的父亲(二)

  那天,妹妹打来电话,说父亲这段时间吃饭没胃口,即使是他平日最喜欢的饭菜,他也不想吃,让我抽时间带父亲去医院看看,放下电话,我的心再也无法归于平静,很是替父亲担忧。这段时间,母亲不在家,去了另一个城市,照顾我的弟媳妇,弟媳妇刚生了小孩。母亲已经去了十几天了,父亲一个人在家不适应吧?是妹妹没有照料好他吗?我满心都是不安与疑惑,不由想起父亲的件件往事,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父亲是一个老实人,村里人都这么说。

  父亲是一个窝囊人,村里人这么说,母亲也这么说。

  正是因为父亲太窝囊吧,很多事情都处理得十分糟糕。在母亲看来,父亲百无是处,家里也总是战事不断,小则一家人沉默不语,大则惊动亲戚邻居。做为长女的我,就在对他们无比的担忧与悲伤中一天天长大。很多时候,父母吵架时,我和弟妹都站在母亲这边,与父亲对着干,父亲一般不与我们计较,气急了也会痛打我们一顿,我们自然也会有几日对他怀恨在心。长大之后,才一天天理解了父亲。

  年轻时的父亲力大过人,抡一把几十斤重的大铁锤,打石头,卖石头。那年月,农村人盖房子,垒根基,都要用整块整块儿的石头,父亲打的石头,个头儿大,棱角分明,远近闻名。附近的村民都爱找父亲打石头。尽管如此,父亲打石头所卖的钱还顾不了一家人的生活,一则因为我弟妹多,一则因为父亲太老实,买方知道这一点,索性连蒙带骗,顺手牵羊,这一切不知道父亲是没看到,还是根本不在意,总之,挣的钱连我们的学费都交不起,我的老实的父亲啊。

  每逢夏日洪水暴发的时节,又大又白的石头一个个从洪水里冒出来,父亲就开始在河里忙活了,他趟着齐腰深的洪水给那些石头做记号,那时打石头的不只我父亲一个人,晚了就没了。站在河岸边,我看父亲在洪水中出没,担心的不得了,我真怕父亲会被洪水冲走啊。

  父亲爱看电影。那年月,没有电视。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演电影,我的父亲无论干了一天活儿有多累,无论我母亲怕耽搁第二天的活儿吵得有多么厉害,无论路程有多远,哪怕翻山越岭,他都要去。他去看电影,总是带着我,那时候,农村看电影比看戏都热闹,人多,拥挤,小孩子根本看不见。父亲总是一下把我扛起来,放在他宽宽的肩膀上,我就坐在父亲宽宽的肩膀上美美地看着电影。就这样,我坐在父亲宽宽的肩膀上,看了《地道战》《地雷战》《闪闪红星》。电影结束时,已经半夜,父亲仍然把我扛在肩膀上,我们父女二人行走在静悄悄的山冈上,时不时有兔子,野鸟被我们惊起,飞窜而去。我坐在父亲宽宽的肩头上,仰头看天上的月亮怎么跟着我走,那情景恍如昨天。上学之后,我写的作文总被老师夸奖,今天想来,大概跟看电影有关系吧,父亲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比的快乐。

  父亲是一个苦命的人,历经多次大难。他自幼丧母,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大冬天他还赤着脚,因为没有鞋子穿。由于整天赤脚走路,脚上结下厚厚的茧子,即使在荆棘从中跳来跳去,也扎不破脚,从小历经磨难的父亲,什么困难都不怕。

  随着我和弟妹一天天长大,家里的花费也大了,为了让我们都能上学,父亲只好去下煤窑了。那时我虽然很小,但也知道那活儿太危险,曾多次劝说父亲别干了,甚至哭着哀求他,可父亲只说不会有事的,根本不听我的话,我也只能整天为父亲悬着一颗心。但,可怕的事情还是来了。那是我上初三临近中招的时候,父亲在井下因救一个掉进矿坑的工人,而中了瓦斯毒气,昏倒在矿井里。那是一个阴沉沉的日子,一整天我都心绪不宁,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傍晚时分,天下起了雨,我正走在上学去的路上,一个同村的叔叔急惶惶的迎面跑过来说:“快去医院,你爹在矿上出事了,快要不行了。”我哭着随他跑进医院里,只见几个浑身是煤的人直挺挺的躺在医院的地上,其中一个正是我的父亲,尽管他浑身是煤,我还是一下子找到了他,我趴在他的身边哭喊着,父亲听到我的哭喊后微微睁开了眼睛,张了张嘴巴,我知道他想对我说话,可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了,我哭着,把耳朵凑在他的嘴上,听他说了这样几个字:“快上学去,要迟到了。”说完之后,他就闭上了眼睛,我哭喊着叫医生,可医院里没有氧气了,医生也没办法,只等着救护车送来氧气。我急啊,只好蹲在父亲身边哭。氧气终于送过来了,我父亲也终于保住了一条命。母亲知道之后也来了。那晚,我守在父亲的病床边,直到他清醒过来。第二天,我去上学了,再过几天就是中招考试,复习正处于紧张的阶段,老师和学生时不时的都在议论着这次煤矿事故,我的心如针扎一般难受,我没心复习,挂念着医院里的父亲,只好躲开喧闹的人群,躲到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让泪水尽情的流。两天之后,父亲能吃一些东西了,但还虚弱得很,黑心的煤矿主人竟然不再支付医药费,父亲又拖着病体开始打官司。可是,穷人永远都是弱者,咋能打赢官司呢?穷人的命贱呢,就如泥土一般。费尽周折与屈辱,最后只讨回了300元的医药费,天理何在?良心何在?我的可怜的父亲。

  就在那无比悲苦的时日,我以全区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这一消息惊呆了很多人,特别是那些一贯十分瞧不起我父亲的人,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好事不应该出在我们家里。父亲也绽开了笑脸。开学了,我背着行囊离家时,父亲拿出150元钱给我交学费,并嘱咐我在学校好好吃饭,不要俭省。我接过父亲给的钱,禁不住泪如雨下,这可是父亲用生命换取的医药费啊。

  毕业之后,我有了工资,家里景况也一天天好转。父亲再也不用去下煤窑了,我也不用整天为父亲提心吊胆了。

  后来,父亲又经历过两次大难,一次是从几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一次是车祸,尽管每次都是九死一生,父亲还是挺过来了,难怪村里人都说父亲命大。

  经历过数次灾难的父亲,身体明显不如从前。六十来岁的时候得了中风,经过治疗,还是落下了后遗症,丧失了劳动能力,行走不便。从此之后,本就不善言谈的父亲更沉默了。整天呆呆的坐在院子里,不言不语。家里家外的活儿,自然落到母亲一个人身上,母亲又忙又累,说话自然没好气,没少数落父亲,父亲也总沉默不语。我们弟妹几个也都各自成家,有工作,有孩子,只能趁休息日回家看他,父亲就会把他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拿出来,给我的孩子们享用,这时候的父亲也笑的像一个孩子。之后,仍然发呆沉默。看着父亲,我内心说不出的辛酸,这就是当年那扛着我到处看电影的父亲吗?这就是当年那能抡动几十斤铁锤的父亲吗?

  黑龙唱的那首歌《爸爸,我心中的山》。我很爱听:

  在我心中,有一座山,千峰万岭他最巍然;走南闯北,走不出他的怀抱;海角天涯,能听到他的呼唤;内心深出藏着万般温情,平静眼底是柔情万千;啊,爸爸,亲爱的爸爸,你就是我心中的山,你给我生命,给我家园,你给我力量,给我尊严。

  这分明写的就是我的父亲啊,我泪流满面。

  我的父亲,他把勤劳,善良的品质给了我们,让我们受益终生,我要感谢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他把宽广的心胸给了我们,使我们处处与人为善,我要感谢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啊,愿仁慈的上帝保佑你平安!


  作文我的父亲(三)

  金秋已至,又到周末,时光告诉我,该带上爱人,领着孩子们回家看看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了。

  父亲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他言语不多,但他的实际行动教育我做人要诚实、勤勉,让我懂得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汗水浇开幸福花。”多年来,我一直想写写自己的父亲,但酝酿多次,终未如愿。

  父亲他们姐弟八个,父亲排行老四。父亲从小就离开了自己的生父生母,被送给了养父养母。说是养父养母,其实是父亲的姨妈和姨父,现在就是我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他们膝下无子,父亲当时上面有两个已稍懂事理的哥哥姐姐,下面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妹妹,所以就只能把毫不懂事,毫不知内情的父亲送来了。

  父亲跟着爷爷奶奶只过了几年的好光景,奶奶也是很庝爱父亲的,把他当作宝贝、当作亲生的孩子来照顾。可惜,好景不长,奶奶生病去世了。奶奶走了,留下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爷爷和孤苦怜丁的父亲。我的爷爷解放前是个教书先生,父亲从来就没有见他下过田地,我更是没有见过他干过任何的农活。爷爷唯一能干的事就是,看书!手捧一本书,躺在椅子上,脚还得蹬着东西,不是蹬院子里的大树就是小凳子。这是书啊!你们很少见过,全部都是繁体字,古字,一个比一个笔划多,一个比一个难写。这书还是从后面开始看,向前翻页,全是之乎都也的,我一看就蒙!可是爷爷却是一天接着一天看,成年地看!那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天下雨了,地上的小麦不知道收仓,绳上的衣服不知收屋,说了你们就不相信!这就是人家说的“读书读愚了”。但爷爷在烙饼、蒸馒头,擀面条上却是样样在行。

  在这样的背景下,父亲开始了他苦难的童年生活。他只能跟着村子里的长辈们干粗活,出大粪、盖机井房、扔砖头、和泥巴,只要能干的,让干的、父亲都干。诚实、勤劳的父亲很是受到村里的人喜欢,干着干着,被村子里的人选送到外面学习会计。之后,在村里干小队会计、在村办企业干会计。村里来客人了,村干部出村办事了,村长他们都是点名要父亲陪着。一时,父亲成了村里老少爷们眼中的“红人”。心地善良、宽厚仁慈的父亲,和老少爷们相处得也非常和睦,就这样父亲有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转眼间,父亲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当时,我的母亲是一个唱戏的,但绝对的是个“牛”。听说,当时盛传着这样一句话。“哪的戏,有没有XXX,没有不看!”村长是戏迷,父亲是村长的红人,这样一来,父亲便认识了母亲,经过交往、了解,又经村长保煤,父亲便和母亲结合在了一起。当时,父亲家的优势仅仅是父亲的这个人,其余的是地地道道的一片空白。但我的母亲却从来没有嫌弃过一贫如洗的父亲。他们两个人白手起家,互相支持,相互鼓励,一步一个脚印开始了他们的梦想舞台。先后有了我,妹妹和弟弟。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可在我看来,父亲对我的爱,并没有如大山那般的严峻,却是如水那般的温柔。

  父亲是一位没有上学过的人,却是品德绝对高尚的人。虽然他不像别的家长那样富有,但他为我的付出,绝对的不比别的孩子少,甚至比他们还多得多,还好的多。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到外地去讨帐。那时,交通业、信息业都没有现在发达、便利,有时候竟然一去一个月,杳无音信。但是只要父亲一回来,就会问我有关学习上的、生活上的事情。别看他没上过学,但他自学成才的本领那是顶呱呱的。有时候我弄不清的题,他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自学,然后再给我解讲。有时,他搞不明白时,他会去村学校老师那里请教,然后再来给我当老师。后来,还给我出一些智力题(相当于现在的奥数题)。就是现在,我领孩子们去看望他时,有时他也会把他在电视,报纸,听说的一些题,让孩子们思考。

  父亲母亲含辛如苦、手把手地把我们拉扯大,供我们三姐弟吃喝穿衣、上学。(www.lz13.cn)现在我们都成家立业了,本该他们享福了。可是,母亲的身体欠佳了。弟弟在外地买了房,娶了媳妇,安了家,要把他们接过去。可是他们怕那里的花费高,怕时间长有矛盾,怕拖累他们……就是不乐意去。父亲在家硬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村子周围村庄打工。父亲每日一边打工,一边照顾母亲的身体,母亲在家也是想着花样给父亲准备可口的饭菜。“少年夫妻,老来的伴”,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

  每每回家见到父亲,他总能让我放心地感到他依旧健康有力。每回给他们钱的时候,母亲便是不接,还笑着说:“你爸爸的工资比你还高!”一听到这话,我都要禁不住流泪,但我没当着他们的面流。每每看望他们时,坐在一旁,看着父亲,看着那渐渐变老的父亲,两鬓又多了一丝白发,我又一次不禁流泪了。看着那身体一日比一日瘦小,我的心万分痛苦,想起了父亲从小就受苦受难,到现在还是要出苦力,出卖力气。每每离开的时候,父亲大都不在家,但我坐在车上,透过玻璃窗却能看到已是满头白发的父亲那模糊的背影。当车徐徐启动时,我是百感交集,泪如泉涌,心里默默地念着:父亲,我的父亲,你永远是女儿心中的一座大山……

  我不知道父亲对我的感情,我只知道所有的父亲都是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他们不像母亲们那样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们不像母亲们那般和儿女亲亲我我,唠唠叨叨。他们有的是:一壶老酒,一根闷烟,一声长叹……父亲,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的榜样,我学习上的老师,生活上的好朋友。

  如今,我的父亲依然很快乐地干着小工,他很是知足,没有一句怨言,这就是我的父亲。

  我有一个好父亲,时光啊!请你不要伤害他,如果有那么一天,当父亲站也站不稳,走也走不动的时候,我要紧紧握住他的手,陪着他慢慢走,就像当年他牵着我一样。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