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的续写(一)

  刹那间,他的脑袋好像被重重击了一下,他感觉到自己脑浆迸裂,无数蚂蚁在他心上爬着,让他痛不欲生。他感到自己是没有灵魂的一个驱壳,毫无意义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孤独而又寂寞,没有公园,没有网球场,没有嬉戏的孩童,当然,更没有那位真挚、无私、善良的病友。陪伴他的只有一堵光秃秃的墙和一扇能知百事的窗。

  他每天晚上都做恶梦,常常半夜被恶梦惊醒,眼圈一天天消瘦下去,病情一天天加重。肉体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创伤让他认为惟一的解脱就是死。

  几天后,当护士们早晨来送漱洗水时发现他死了,死得很难看,身子扭曲着,脸色蜡黄,一双眼睛呆滞地嵌在眼眶内,右手的一个手指被咬断了,显然他是禁不起病痛的折磨,左手伸向电铃,可惜太远了,没有接触到。医生们对死者的死因非常奇怪,也许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个病房里,有一场心与心的较量,是善良与自私的较量。


  窗的续写(二)

  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

  他楞住了。

  风轻轻的吹着,掀动了轻薄的窗纱,他就呆呆的看着窗外,一切都似乎静止了。公园呢?湖泊呢?网球场么?远处的闹市呢?全部都消失了,没有一丝存在的痕迹。巨大的失落感和犯罪感涌上心头,他缓缓的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出原先和那个人朝夕相处,他躺在床上享受的画面,和他眼睁睁的看着同伴死去的情景,他突然睁开眼睛,开始大口大口呼吸,全身抽搐……巨大的响声引来了医生和护士,一针安定剂注入他的肌肉……

  恢复平静。

  当醒来时,他发现旁边的床上睡了一个孩子,似乎病的十分严重,他想起了自己和死去的同伴,他有一个想法……

  他知道那个孩子很闷,于是他说:“我给你讲窗外的事情吧!”小孩听了很高兴,苍白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他继续了同伴的工作,他们相处的很好。

  那是一个晚上,他的病再一次发作,他感觉到死神的逼近,忽然,他不再挣扎了。因为他不想吓到那个孩子,他尽力隐藏痛苦,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希望…希望,你。你可以,原,原谅我…”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恢复平静。

  天终于亮了,温暖的阳光照在他冰冷的身体上。

  他的灵魂得到了洗礼……


  窗的续写(三)

  医生一离开,这位病人就十分痛苦地挣扎着,用一只胳膊肘支起身子,口中气喘吁吁。(www.lz13.cn)他探头朝窗口望去。

  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所有一切美好的景象都是原来靠窗的那个人想象的。

  他真的很懊悔,如果那天他按响了电铃,那么那个人也不会这样死去。

  他每天生活在懊悔中,脑中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那个人死去的那一夜,身体总像被魔鬼附身。

  终于有一天,他的愿望实现了,永远离开了人世。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