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写老鼠开会(一)

  很久很久以前,据鼠类史书的记载,自从老鼠们住进了翠湖公园,就深受猫的侵袭,尤其是一只叫“神捕手”的猫。

  “不好啦!‘神捕手’又来啦!”唉……猫又开始侵略老鼠了,这让老鼠们每天都心惊胆战。

  于是,老老鼠--这只最年老,资格最深的老鼠准备在神秘山洞,开展“鼠大”第九十九次会议“叮——叮——”会议开始了,老老鼠摇着铃,只见他衣衫褴褛,拄着拐杖,还留着灰白相间的长胡子。

  “咳!咳!安静!安静!”老老鼠清了清嗓子,“现在,已经是我们召开的第九十九次会议了,不用我多说,大家快提提有关对抗猫的意见吧!”“哗——”的一声,整个神秘山洞都炸开了锅。只见一位眼影涂的很重的老鼠小姐,昂着头,扇着扇子说“我来说几句吧!我们不如在家门口挂些狮子老虎的画像吧!把猫吓走!”“哼!荒唐!猫才不吃这一套呢!这招早过时了!再说,你从哪儿找来画呢?”一只中年老鼠穿着洋装轻蔑地说。“嗯——这个,这个嘛——”老鼠小姐无言以对,只好灰溜溜地坐下去了。

  突然,一位年轻力壮的大汉站了起来“依我在丛林冒险的经历,不如请身手灵敏,小巧玲珑的松鼠来为我们望风吧!人家爬得高,望得远!”“哦?是吗?那位问你,松鼠朋友从哪里找来呢?”一位母老鼠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说。“当然是动物园咯!据我所知,动物园也有松鼠呢!”“切!我看你是榆木脑袋!光长个,不长心眼!松鼠这么可爱,说不定还没把消息告诉我们,就给人类给抓走了呢!”这时她放下了指甲油,又开始照起镜子来。那大汉觉得母老鼠说得有点道理,嘴里嘀咕了几句就坐下去了。

  就这样,老鼠们你一言我一语,不停地想出办法来,又不停地否定。

  “如果各位不介意,就让小辈来说几句吧!”大家一看,原来是神童——”鼠士比亚“呀!“我们只要在猫的脖子上挂个铃铛,猫一来,铃铛就会响,这样等猫还没发现我们,我就发现它了!”“好!这个主意好啊!”万鼠高声欢呼,还把“鼠士比亚”高高地抛向了空中。这时,一言不发的老老鼠开口了,“我倒要问问,谁有这胆量把铃铛挂在猫脖子上呢?唉——真是太天真了,唉——”。

  说罢,他丢下一群瞠目结舌的老鼠走开了。


  扩写老鼠开会(二)

  很久很久以前,老鼠们因深受猫的侵袭,十分苦恼。

  于是,他们在一起开会,商量用什么办法对付猫的骚扰,以求平安。

  “叮!叮!”一只上了年纪的老鼠弓着背,拄着拐杖,红得像刚被老鼠夹子夹过似的鼻子下留着几根半灰半白的胡子,它摇响铃,示意会议开始。

  会议室里,座无虚席,许多老鼠都不得不站着开会。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www.lz13.cn)会议室中央,坐着一只带着王冠、穿这龙袍的大老鼠,它饮了一小口茶,缓缓地说:“现在,任何老鼠都可以对‘屡屡被猫侵袭’的现状提出自己的建议!”

  话音刚落,一只母老鼠便娇滴滴地站起来,它扇着睫毛,娇声说道:“依我看,要发明一种鞋子,察觉到猫后,它会自动掌控我们的脚,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洞里。这样就能躲过猫的侵袭!”一只年轻的老鼠轻蔑地瞥了她一眼,不屑一顾地说:“等你发明出那种鞋子,我们的老鼠家族也差不多灭亡了!”母老鼠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垂头丧气地坐了下去。

  这时,又一只抹着口红、甩着手绢的母老鼠站起来,晃晃蕾丝裙,提议道:“不如我们把人类陷害我们用的老鼠夹子放在猫的家门口吧!只要他们一走出家门就被夹子夹住了!”一只带着方眼睛的老鼠捻着自己细长的胡子尖声叫道:“猫才不会踩着老鼠夹子呢!老鼠夹子是专门对付我们的,对猫不管用!”

  “吱、吱!”一只年幼的小老鼠窜到会议室中央,挠挠头,细声细气地说:“你们的办法都不好!其实我们只要在猫脖子上挂个铃铛,这样,它还没发现我们,我们就已经听到了铃声,便可以逃走了!”语音一落,台下顿时炸开了锅,老鼠们连连称赞小老鼠的办法好。坐在会议室中央的大老鼠也连连点头称是。

  突然,一位年龄快一百岁的老鼠慢慢站起来,用拐杖在地板上敲了三下,朗声说:“请问谁能把铃铛挂在猫脖子上?唉,周密的计划并不等于成功,得能实践才行!”说罢,它蹒跚地走出会场,丢下了一大群正在发呆的老鼠……

  纸上谈兵是不行的,付诸实践才有可能成功。让我们吸取老鼠的教训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