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围城》有感(一)

  在看这本钱钟书的围城之前,我曾经问过别人,这是一本怎么样的书,她想了想,说这本书读起来跟宫心计一样,主要是女人之间的斗争很激烈。

  于是怀着这样的印象,我翻开了书本的第一页。而当我把书本合上的时候,我对这本书的感触并不只是女人之间的斗争而已,而女人之间的斗争,可能更多地体现在文章开篇的船上,在鲍小姐与苏文纨之间的明争暗斗,而文章更多地通过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划,非常精彩到位,我甚至可以这么说,每个人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而钱钟书先生刻划的人物形象是非常鲜明的,比如李梅亭,读者刚开始乍一看还以为是老好人,而在孙柔嘉生病的危难之时,连一颗仁丹都不愿贡献,非要赵辛楣和方鸿渐给钱了才肯施药,可见此人是个吝啬贪财的人,从之后的王美玉事件,偷藏私房钱买红薯以及在三闾大学的种种表现都可以体现出来。

  文章的重点人物全都是海外留学归来的高学历人员,即使方鸿渐的文凭是从新西兰的骗子手里买来的。知识分子在民国时期的种种遭遇,在钱钟书的描写下,变得非常讽刺。

  相信很多看过围城的人对苏文纨的境遇都表示很惋惜,苏文纨从在船上开始就已经看上了方鸿渐,在方鸿渐与鲍小姐分开之后,利用了种种手段,让方鸿渐、赵辛楣以及曹元朗3个男人围着她团团转,而她的内心真正喜欢的,只是方鸿渐而已,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才会这么做,方鸿渐虽然正义但胆小,骨气不足。可见他和苏文纨根本不是一路人,可见他们基本是不会在一起的。苏文纨内心虽然爱着方鸿渐,但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一次偶然的际遇下,把唐晓芙介绍给了方鸿渐,假设唐晓芙不出现的话,方鸿渐就有可能与苏文纨完婚,更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苦日子了吧,但钱钟书先生并不愿让唐晓芙这一天真活泼的女子嫁予方鸿渐,反而让其闹翻了跟苏文纨的关系,被周家赶了出来,苏文纨死心之后,不愿嫁赵辛楣,而肥头大耳的曹元朗却与她臭味相投,我实在不能接受一个海外归来的女子,满腹文化的女子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走私化妆品的道路,以及之后对方鸿渐夫妇的讽刺,此时她的贵妇人形象与之前对比之下,讽刺的味道就非常浓了

  而对于孙柔嘉,我的看法是,她其实是这本书中最适合方鸿渐的女子。她的家境较好,而且还有一个疼她的姑母,而方鸿渐在跌倒起伏下,财力已经所剩无几,但她还是愿意追求自己心之所向,方鸿渐心里爱着唐晓芙,作为一个传统的男人,他内心并不愿接受一个财力家境在他之上的女子,而孙柔嘉处处体贴他,为他所想,方鸿渐被逐出校门,她也放弃工作跟着他,方鸿渐找不到工作了,她拜托姑母给他求了一个岗位,方鸿渐没有骨气的时候,她也激他,让他振作起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奶娘瞧不起他,赶回来骂了她的奶娘。(www.lz13.cn)但这样一个追求所爱之人的女子,最后还是和他分开了……是方鸿渐不够勇敢,还是孙柔嘉的不好呢,这本书的结局即是没有结局,给读者的感触在内心围城的进进出出之余,剩下的只有人情的冷漠而已。


  读《围城》有感(二)

  《围城》并不仅仅是一部爱情小说。它的内容是多方面的,它的主题和象征是多层次的。《围城》的象征源自书中人物对话中引用的外国成语,“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说像“被围困的城堡fortresseassiégée,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但如果仅仅局限于婚姻来谈“围城”困境,显然不是钱钟书的本意。“围城”困境是贯穿于人生各个层次的。后来方鸿渐又重提此事,并评论道:“我近来对人生万事,都有这个感想。”这就是点题之笔。钱钟书在全书安排了许多变奏,使得“围城”的象征意义超越婚姻层次,而形成多声部的共鸣。

  《围城》从“围城”这个比喻开始,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人类的“围城”困境:不断的追求和对所追求到的成功的随之而来的不满足和厌烦,两者之间的矛盾和转换,其间交织着的希望与失望,欢乐与痛苦,执著与动摇——这一切构成的人生万事。“围城”困境告诉我们人生追求的结果很可能是虚妄的,这看起来好像很有点悲观,但骨子里却是个严肃的追求,热忱深埋在冷静之下,一如钱钟书本人的一生。他揭穿了追求终极理想、终极目的的虚妄,这就有可能使追求的过程不再仅仅成为一种手段,而使它本身的重要意义得以被认识和承认,使我们明白追求与希望的无止境而义无反顾,不再堕入虚无。

  但钱钟书并不是要简单地演绎这个比喻,他还要下一转语,不时地消除“围城”的象征。钱钟书的夫人杨绛曾经说,如果让方鸿渐与理想中的爱人唐晓芙结婚,然后两人再积爱成怨,以至分手,才真正符合“围城”的字面原义;钱钟书在《谈艺录》中批评王国维对《红楼梦》的误读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方鸿渐想进入唐晓芙的围城却始终不得其门;苏文纨曾经以为已经进入了方鸿渐的围城,其实进入却等于是在外面,而当她与曹元朗结婚并过上真正的市侩生活时——那种生活在钱钟书看来是绝对应该逃离的,她却安之若素;她曾经似乎已经进入了文化的围城,但她只有在成为发国难财的官倒时,才真正找到了自己安身立命之处,你用枪逼着她也不愿意出来的。方鸿渐并不想进入孙柔嘉的生活,可是他糊里糊涂地就进去了;结婚后,他也有想冲出来的冲动,但他是个被动的人,不敢行动,也不会行动。从表面上看,方鸿渐去三闾大学的经历与“围城”的比喻是最相吻合的,但实际上,方鸿渐之所以无法在三闾大学如鱼得水,是因为他还有一些最基本的知识分子操守,或者说最基本的做人的操守。高松年、李梅亭、汪处厚,这些人在那里舍得出来么?(读后感)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