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骨头影评(一)

  这是一部表现女性勇气的电影,这是一部彰显女性主义崛起的电影,这也是一部关于边缘的美国下层民众的电影。当我们早已习惯于在光影之中感受美国社会光鲜、亮丽、和谐的一面时,德布拉格兰尼克似乎很不合时宜的把美国社会灰暗的一面赤裸裸的展现给了我们,在纪录片风格的影像之中,一些早已存在的在我们思维中关于美国的固定印象被打破,我们看到了一些边缘、平凡的美国民众如何为卑微的生活而挣扎、努力,同时我们也感受到了美国下层女性的坚强和勇敢。作为一部低成本的独立小众电影,《冬天的骨头》没有了好莱坞流水线作品的光鲜、浮躁和矫揉造作,大多时候它给我们的是一种沉静、平淡而又深邃的气质,而这种不带丝毫浮躁的气质,正是美国电影少有的。

  好莱坞的导演们似乎都很喜欢把镜头投向深邃的太空、遥远的未来、宏大的古战场;喜欢展示美国上流社会的光线亮丽、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喜欢展现伟大美利坚雄厚的物质资料、惊心动魄的爱情;也很喜欢把镜头投向贫穷的阿富汗、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但是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却忽略了本国那些卑微、贫穷,为生活而挣扎的下层、边缘民众们。看上去好莱坞似乎较为缺乏社会责任感,一味的沉浸在浮夸的商业利润之中,这是电影商业化的一种必然趋势,但在这条进化的路上,美国电影也丢失了许多电影真正的价值所在。美国的现实主义电影,已经逐渐没落,走向濒危。

  《冬天的骨头》出自女导演德布拉格兰尼克之手,说到美国的女性导演,去年赚的盆满钵满的《拆弹部队》导演凯瑟琳毕格罗算是一个成功的,但是两人的风格却孑然的不同,凯瑟琳的《拆弹部队》较为的主旋律,而《冬天的骨头》讲的是边缘平民的边缘故事。不难看出,《冬天的骨头》是一部歌颂女性主义的现实主义电影。影片取材于丹尼尔伍德瑞尔的同名小说,讲述一个出身边缘山区的美国少女面对家庭变故,如何坚强的支撑起家庭,并不断成长的故事。在男性主义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中,女性主义在很大层面上是被压制的,在影片中,多莉父亲的失踪和母亲的病倒使得多莉不得不承担起照顾两个年幼弟妹和母亲的重担,而父亲贩毒被捕保释后的失踪导致其被抵押的微薄家产即将被征收,多莉也不得不承担起追查父亲去向生死的责任,这次她所面对的不是年幼的弟妹和生病的母亲,而是整个社会的压力和阻挠,这不仅没有让她屈服,反而使得多莉内心中的女性主义苏醒、崛起。面对冲突和可以卸下重担的诱惑,多莉仍旧坚持着自我,不断的抗争。她并没有去追求不切实际的正义,追求找出杀父仇人,她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妥协只是为争取自己剩下家人的生存权,一个最基本的权力,而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维系这个破碎的家庭。

  影片中,我们没有看到伟大公正的美国司法,没有看到被美国人吹嘘上天的社会福利,没有看到什么正义的力量出现,只有多莉卑微的努力。多莉争取的只是她和她家人的卑微生活而已。影片在很多地方都体现出了女性主义的影子,电影中除多莉之外的不同女性角色的性格和举动都说明了这一点,电影中的这些女性都有个特点:懦弱、畏惧男性。而多莉显然是这群女性中的一个异类,她坚强,不断的和男人们、附庸于男性的女人们抗争着。电影全片父亲的缺失也是一种象征性的隐喻,而多莉对于父亲的态度也说明了这一点,既是对男权主义的摒弃。多莉一路的寻父之旅即是她的女性主义崛起之旅,而影片最后惊悚的锯手也是具有极强的象征意味的,首先手是人身体很重要的部位,人们靠它劳动、工作,而父亲的手所表现的是一种男性在社会劳动中的主导地位,而电影最后的锯手,正是一种象征性的割裂,即女性主义的与男性主义的一种分离、断裂,这并不是说要把女性和男性割裂,而是说明女性是可以独立于男性存在的,男权主义社会中,女性对男性的依赖是很强的,而电影最后的锯手,即是一种女性的宣言。

  模糊了对于公正的概念,影片没有一个明确的正邪取向,它只是在写实的纪录,多莉最后也没有去找出杀父仇人寻求公正,而影片也没有给我们答案,因为这一点都不重要。我们并不需要拘泥于这个微观的公正问题,因为有更大的公正需要去追求,而这个更大的公正就是对整个社会体系的指控,电影中的大群体都是某种层面上的谋杀者,这种不公正,即是整个社会体系对下层、边缘群体的不公正,也是男性主义对于女性主义的不公正。

  整部电影的风格极具特色,全片沉浸在一种冰冷的氛围之中,寒气十足,而电影的画面也大部分是冷色调,天气总是不阴不阳,透过光秃秃的枝干也捕捉不到几丝暖阳,这部影片的摄影较为的粗犷,而这种粗狂也很符合电影的气质,没有精巧的镜头没有如诗如画的画面,这部电影的拍摄手法更接近于一部纪录片,粗犷而又写实,简单而又明了。这种写实性,更是加强了此片的现实主义质感,此片虽然描述的是底层人民的不良生存状况,但是却没有矫揉造作的苦逼流露,纯粹是一种自然的纪录,如此的真实。关于女性主义崛起的佳作也众多,有名的如《末路狂花》、《钢琴课》、《黑暗中的舞者》等,相对于这边列举的三部女性主义电影,《冬天的骨头》整体上较为的平淡写实,戏剧性冲突较少,整片的基调较为沉闷一点,但是却值得去细细的品味,作为一部优秀的独立电影,《冬天的骨头》给我们传达了足够多的内涵。

  当镜头都习惯于对准天空的时候,更需要有人把镜头转向我们的脚下。


  冬天的骨头影评(二)

  影片从一个17岁姑娘寻父的故事映射出人们对于人性的解读和良知的发现,单一的事件背后反映了一系列人的生活形态,平直的叙事结构却表现出多层次的主题和思想,贯穿了整部影片的黑暗气氛在最后终于让人看到了些许阳光。

  故事的主角有三个人,分别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死掉的Jessup、17岁的Ree和Jessup的哥哥Teardrop。

  因为吸毒、贩毒被拘捕,面对十年的牢狱之灾,他选择出卖贩毒头子,以减轻自己的刑期,Jessup也是身不由己,他知道在这个法律黑洞的小镇,出卖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但是家里面还有三个孩子和一个不能自理的老婆,铤而走险是他唯一的出路,不料自己的供词却被某个多嘴的警察传了出去,在这个人人自危的小镇,出卖泄密就等于与全镇人作对,所以Jessup被毒贩保拭,出了警察局的直接后果就是丧命。

  是毒贩Jessup的哥哥,弟弟被保释出来之后Teardrop就知道弟弟已经死了,因为镇上容不下一根出卖者,为弟弟报仇是他现在能为Jessup做的最后一件事,所以Ree来找他的时候他毫不客气的把Ree轰走,因为这件事太复杂和黑暗,他刚失去一个弟弟,决不能再失去一个侄女,但是最后Ree的坚定和勇敢感动了他,他努力和Ree一起寻找Jessup的下落,最后他终于知道是谁杀人灭口,他开车离开Ree一家的时候,说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Ree让他拿走马蹄琴,但是Teardrop拒绝了,他说,帮我留着。因为他知道这次离开之后,回来的路不知在何方。

  有一个12岁弟弟和一个6岁的妹妹,父亲因为吸毒被捕,保释出来后下落不明,母亲因为承受不了父亲的堕落而发疯,全家唯一的精神支柱和依靠全部落到17岁的Ree的身上,坚强的Ree默默的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认劳认怨。不乞讨,也不拒绝别人的施舍,因为她知道她需要什么,Ree知道人活着可以穷,可以困难,但是不可以没有骨气和尊严。被保释出来的父亲失踪,检察院来告诉Ree,一周后要是Ree的父亲不出席庭审的话,就会没收Ree现在住的房子和家里唯一的一片森林,因为现金不够支付,交保释金的时候Ree的父亲拿房子和森林来抵押,面对无家可归的窘境,Ree踏上了寻父的旅途,但是在人人自危,人人犯罪的小镇,谁也不想惹祸上身,面对Ree也是唯恐避之不及,甚至威胁和漫骂,Ree去找了一次镇上的话事人,但是被拒绝并威胁如果下次再来的话将对她不客气。几天下来,事情毫无进展,而保释官又来提醒Ree离无家可归的日子已经不多,Ree的爸爸的哥哥也劝Ree尽快把林子里的树卖了,绝望的Ree想到了参军,因为参军能得到四万美金,但是那四万美金要半年以后才可以得到,而且17岁的Ree还需要家长的同意才能获得体检的资格,经过教官的一番话和对现实无奈,参军这个念头在Ree的脑海里被打消,但是,母亲和弟妹不能没有一个家,所以Ree决定再去找镇上的话事人,被警告过的Ree被话事人痛打了一顿,血肉模糊的脸看到的不是痛苦,而是坚强,Ree的坚持终于赢得了和话事人对话的权利,“Jessup的事我不管,也不在乎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但是我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妈妈,我不能没有房子”。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被Ree的勇敢和坚持所感动。人性本善的一面终于在最后一刻展现,决定帮助Ree找Jessup,话事人的妻子带着Ree砍下已死的Ree的父亲的双手,Ree带着父亲的死亡证明拿到警察局终于避免了流落街头的命运,影片最后两个弟妹依偎在Ree的怀抱中结束。

  整部影片Ree只哭了两次,一次是Ree无助的时候问疯妈妈该怎么办的时候,一次是Ree拉起父亲那被水泡出浓的尸体的时候。片中Ree只笑了一次,影片最后Ree看着无忧无虑的妹妹玩着小鸡的时候。保护房子只是物质上的需要,房子背后的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才是Ree真正想守护的。


  冬天的骨头影评(三)

  年11月29日,第20届哥谭独立电影奖揭晓,由德布拉·格兰尼克导演的《冬天的骨头》获得了最佳影片与最佳群戏表演奖,在随后的华盛顿影评协会奖中,《冬天的骨头》又荣获了最佳女主角奖,再加上国家评论协会奖的最具突破表演(由女主角詹妮弗·劳伦斯荣获)等,《冬天的骨头》无疑成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独立电影之一。

  影片《冬天的骨头》根据丹尼尔·伍德瑞尔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一位17岁的少女为了精神失常的母亲及年幼的弟弟妹妹,踏上了寻找父亲的旅途……影片自始至终带有着冬天的冷冽的气息,并借劈柴、喂马等日常生活的细节表现出人物生活里的不易,但主创显然不是以此贩卖廉价的同情,而是聚焦于女主人公的身上,表现出她生命力的韧性,如她为了找到父亲的下落,明知对方是毒贩的老大还是坚持去追问,又如她教导年少的弟弟妹妹如何的生存,在她的身上,深刻的体现出“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

  而本片也仅是女导演德布拉·格兰尼克的第二部故事长片。她将让人不安的环境与人物的韧性紧密结合,再加上出色的光影的衬托,创作出一个惊人的、值得回味的影像世界,也被《纽约时报》赞为“一部深沉、委婉、沉静的电影。影片中那种痛彻心扉的情感则是以一种不起眼的方式缓缓渗入我们的心灵深处”。

  本片的一区DVD与蓝光已经由狮门公司发行。正片的配置是1.78:1的画面比例及英语DTS-HDMA5.1音轨,可能是低成本制作的缘故(投资仅有200万美元)而画面带有颗粒感,但也契合了山区上的布满灰尘的现实感;数段夜晚的戏,在出色的光影配合及画面清晰度下显得层次感分明,如高潮戏时她前往湖中寻找父亲的尸体,树叶散发着寒意。声轨则比较温和,配合上比较轻松的音乐,给观众一种冷冽中的暖暖的感觉。

  正片还携带了影片的导演德布拉·格兰尼克与摄影指导迈克尔·麦克多诺之间的联合导评。(www.lz13.cn)导演侧重于谈影片的选角色、拍摄地点、创作思路想法等,还高度评价了拍摄地的人民;而摄影指导则是侧重于创作过程时的想法与自我挑战,两人之间的导评打开了了解本片创作的一扇窗口。

  本片的花絮内容也比较给力,重头戏是长达46分钟的制作特辑“制作《冬天的骨头》”,虽然这段特辑很少由创作者在镜头前侃侃而谈影片的创作,但紧密的结合影片的拍摄现场而使得影迷可以更多,也比纯粹的访谈更有趣味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