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_第128页
您当前位置:励志一生 » 经典美文

泰戈尔:恶邮差

  泰戈尔:恶邮差  你为什么坐在那边地板上不言不动的,告诉我呀,亲爱的妈妈?  雨从开着的窗口打进来了,把你身上全打湿了,你却不管。  你听见钟已打四下了么?正是哥哥从学校里回家的时候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神色这样不对?  你今天没有接到爸爸的信么?  我看见邮差在他的袋里带了许多信来,几

泰戈尔:著作家

  泰戈尔:著作家  你说爸爸写了许多书,但我却不懂得他所写的东西。  他整个黄昏读书给你听,但是你真懂得他的意思么?  妈妈,你给我们讲的故事,真是好听呀!我很奇怪,爸爸为什么不能写那样的书呢?  难道他从来没有从他自己的妈妈那里听见过巨人和神仙和公主的故事么?  还是已经完全忘记了?  他常常耽
  泰戈尔:十二点钟  妈妈,我真想现在不做功课了。我整个早晨都在念书呢。  你说,现在还不过是十二点钟。假定不会晚过十二点罢;难道你不能把不过是十二点钟想象成下午么?  我能够容容易易地想象:现在太阳已经到了那片稻田的边缘上了,老态龙钟的渔婆正在池边采撷香草作她的晚餐。  我闭上了眼就(www.l

泰戈尔:小大人

  泰戈尔:小大人  我人很小,因为我是一个小孩子,到了我像爸爸一样年纪时,便要变大了。  我的先生要是走来说道:“时候晚了,把你的石板,你的书拿来。”  我便要告诉他道:“你不知道我已经同爸爸一样大了么?  我决不再学什么功课了。”  我的老师便将惊

泰戈尔:长者

  泰戈尔:长者  妈妈,你的孩子真傻!她是那末可笑地不懂得事!  她不知道路灯和星星的分别。  当我们玩着把小石子当食物的游戏时,她便以为它们真是吃的东西,竟想放进嘴里去。  当我翻开一本书,放在她面前,在她读a,b,c时,她却用手把书页撕了,无端快活地叫起来,你的孩子就是这样做功课的。  当我生

泰戈尔:职业

  泰戈尔:职业  早晨,钟敲十下的时候,我沿着我们的小巷到学校去。  每天我都遇见那个小贩,他叫道:“镯子呀,亮晶晶的镯子!”  他没有什么事情急着要做,他没有哪条街一定要走,他没有什么地方一定要去,他没有什么时间一定要回家。  我愿意我是一个小贩,在街上过日子,叫着:&l

泰戈尔:同情

  泰戈尔:同情  如果我只是一只小狗,而不是你的小孩,亲爱的妈妈,当我想吃你的盘里的东西时,你要向我说“不”么?  你要赶开我,对我说道:“滚开,你这淘气的小狗”么?  那末,走罢,妈妈,走罢!当你叫唤我的时候,我就永不到你那里去,也永不要你再喂我吃

泰戈尔:商人

  泰戈尔:商人  妈妈,让我们想象,你待在家里,我到异邦去旅行。  再想象,我的船已经装得满满地在码头上等候启碇了。  现在,妈妈,好生想一想再告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带些什么给你。  妈妈,你要一堆一堆的黄金么?  在金河的两岸,田野里全是金色的稻实。  在林荫的路上,金色花也一朵一朵地落在地上。
  泰戈尔:花的学校  当雷云在天上轰响,六月的阵雨落下的时候,  润湿的东风走过荒野,在竹林中吹着口笛。  于是一群一群的花从无人知道的地方突然跑出来,在绿草上狂欢地跳着舞。  妈妈,我真的觉得那群花朵是在地下的学校里上学。  他们关了门做功课,如果他们想在散学以前出来游戏,他们的老师是要罚他们站

泰戈尔:对岸

  泰戈尔:对岸  我渴想到河的对岸去。  在那边,好些船只一行儿系在竹杆上;  人们在早晨乘船渡过那边去,肩上扛着犁头,去耕耘他们的远处的田;在那边,牧人使他们鸣叫着的牛游泳到河旁的牧场去;黄昏的时候,他们都回家了,只留下豺狼在这满长着野草的岛上哀叫。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

泰戈尔:水手

  泰戈尔:水手  船夫曼特胡的船只停泊在拉琪根琪码头。  这只船无用地装载着黄麻,无所事事地停泊在那里已经好久了。  只要他肯把他的船借给我,我就给它安装一百只桨,扬起五个或六个或七个布帆来。  我决不把它驾驶到愚蠢的市场上去。  我将航行遍仙人世界里的七个大海和十三条河道。  但是,妈妈,你不要

泰戈尔:纸船

  泰戈尔:纸船  我每天把纸船一个个放在急流的溪中。  我用大黑字写我的名字和我住的村名在纸船上。  我希望住在异地的人会得到这纸船,知道我是谁。  我把园中长的秀利花载在我的小船上,希望这些黎明开的花能在夜里被平平安安地带到岸上。  我投我的纸船到水里,仰望天空,看见小朵的云正张着满鼓着风的白帆

泰戈尔:雨天

  泰戈尔:雨天  乌云很快地集拢在森林的黝黑的边缘上。  孩上,不要出去呀!  湖边的一行棕树,向暝暗的天空撞着头;羽毛零乱的乌鸦,静悄悄地栖在罗望子的枝上,河的东岸正被乌沉沉的暝色所侵袭。  我们的牛系在篱上,高声鸣叫。  孩子,在这里等着,等我先把牛牵进牛棚里去。  许多人都挤在池水泛溢的田间
  泰戈尔:流放的地方  妈妈,天空上的光成了灰色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玩得怪没劲儿的,所以到你这里来了。这是星期六,是我们的休息日。  放下你的活计,妈妈;坐在靠窗的一边,告诉我童话里的特潘塔沙漠在什么地方?  雨的影子遮掩了整个白天。  凶猛的电光用它的爪子抓着天空。  当乌云在轰轰地
  泰戈尔:仙人世界  如果人们知道了我的国王的宫殿在哪里,它就会消失在空气中的。  墙壁是白色的银,屋顶是耀眼的黄金。  皇后住在有七个庭院的宫苑里;她戴的一串珠宝,值得整整七个王国的全部财富。  不过,让我悄悄地告诉你,妈妈,我的国王的宫殿究竟在哪里。  它就在我们阳台的角上,在那栽着杜尔茜花的

泰戈尔:金色花

  泰戈尔:金色花  假如我变了一朵金色花①,只是为了好玩,长在那棵树的高枝上,笑哈哈地在风中摇摆,又在新生的树叶上跳舞,妈妈,你会认识我么?  你要是叫道:“孩子,你在哪里呀?”我暗暗地在那里匿笑,却一声儿不响。  我要悄悄地开放花瓣儿,看着你工作。  当你沐浴后,湿发披在

泰戈尔:云与波

  泰戈尔:云与波  妈妈,住在云端的人对我唤道——  “我们从醒的时候游戏到白日终止。  “我们与黄金色的曙光游戏,我们与银白色的月亮游戏。”  我问道:“但是,我怎么能够上你那里去呢?”  他们答道:&ldquo

泰戈尔:天文家

  泰戈尔:天文家  我不过说:“当傍晚圆圆的满月挂在迦昙波①的枝头时,有人能去捉住它么?”  哥哥却对我笑道:“孩子呀,你真是我所见到的顶顶傻的孩子。月亮离我们这样远,谁能去捉住它呢?”  我说:“哥哥,你真傻!当妈妈向窗外探望,微笑着往

泰戈尔:玩具

  泰戈尔:玩具  孩子,你真是快活呀,一早晨坐在泥土里,耍着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微笑地看你在那里耍着那根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正忙着算帐,一小时一小时在那里加叠数字。  也许你在看我,想道:这种好没趣的游戏,竟把你的一早晨的好时间浪费掉了!  孩子,我忘了聚精会神玩耍树枝与泥饼的方法了。  

泰戈尔:审判官

  泰戈尔:审判官  你想说他什么尽管说罢,但是我知道我孩子的短处。  我爱他并不因为他好,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小小的孩子。  你如果把他的好处与坏处两两相权一下,恐怕你就会知道他是如何的可爱罢?  当我必须责罚他的时候,他更成为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了。  当我使他(www.lz13.cn)眼泪流出时,我的

泰戈尔:责备

  泰戈尔:责备  为什么你眼里有了眼泪,我的孩子?  他们真是可怕,常常无谓地责备你!  你写字时墨水玷污了你的手和脸——这就是他们所以骂你龌龊的缘故么?  呵,呸!他们也敢因为圆圆的月儿用墨水涂了脸,便骂它龌龊么?  他们总要为了每一件小事去责备你,我的孩子。他们总是无谓
  泰戈尔:孩子的世界  我愿我能在我孩子的自己的世界的中心,占一角清净地。  我知道有星星同他说话,天空也在他面前垂下,用它傻傻的云朵和彩虹来娱悦他。  那些大家以为他是哑的人,那些看去像是永不会走动的人,都带了他们的故事,捧了满装着五颜六色的玩具的盘子,匍匐地来到他的窗前。  我愿我能在横过孩子

泰戈尔:开始

  泰戈尔:开始  “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  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你曾被我当作心愿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宝贝。  “你曾存在于我孩童时代玩的泥娃娃身上;每天早晨我用泥土
  泰戈尔:偷睡眠者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  妈妈把她的水罐挟在腰间,走到近村汲水去了。  这是正午的时候,孩子们游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池中的鸭子沉默无声。  牧童躺在榕树的荫下睡着了。  白鹤庄重而安静地立在檬果树边的泥泽里。  就在这个时候,偷睡眠者跑来从孩子的两眼里捉
  泰戈尔:不被注意的花饰  啊,谁给那件小外衫染上颜色的,我的孩子,谁使你的温软的肢体穿上那件红的小外衫的?  你在早晨就跑出来到天井里玩儿,你,跑着就像摇摇欲跌似的。  但是谁给那件小外衫染上颜色的,我的孩子?  什么事叫你大笑起来的,我的小小的命芽儿?  妈妈站在门边,微笑地望着你。  她拍着
  泰戈尔:孩童之道  只要孩子愿意,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他所以不离开我们,并不是没有缘故。  他爱把他的头倚在妈妈的胸间,他即使是一刻不见她,也是不行的。  孩子知道各式各样的聪明话,虽然世间的人很少懂得这些话的意义。  他所以永不想说,并不是没有缘故。  他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习从妈妈的

泰戈尔:家庭

  泰戈尔:家庭  我独自在横跨过田地的路上走着,夕阳像一个守财奴似的,正藏起它的最后的金子。  白昼更加深沉地投入黑暗之中,那已经收割了的孤寂的田地,默默地躺在那里。  天空里突然升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尖锐的歌声。他穿过看不见的黑暗,留下他的歌声的辙痕跨过黄昏的静谧。  他的乡村的家坐落在荒凉的边上,
  泰戈尔作品_新月集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  
  莫泊桑:在树林里  乡长正想坐到餐桌旁吃午饭,忽然有人来报告,说是农田巡查员抓到两个人,正等在乡长办公室里听候发落。乡长匆匆赶去,只见农田巡查员霍希多尔老人面容严肃地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注视着一对年纪已经不轻的城里男女,俨然像看守着两只猎物。  那男的是个红鼻子白头发的胖老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作文大全 诗词名句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好词好句 祝福语 经典台词 个性签名 教育教学 日志大全
Powered By ZBlog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自动排版 | 资料大全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