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糊的翅膀飞上天
  
  因为父亲的突然去世,作为家中的长女,她不得不中断了学业,担负起照顾病弱的母亲和弟弟的责任。
  
  为了贴补家用,她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在一个白领家做了保姆,在工作的间隙,她总是感到焦虑和茫然,总是回忆起上学时的种种理想,总是在想:难道我这辈子就只能做保姆了吗?
  
  有一天,她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打工女皇”吴士宏的报道,吴士宏从一名护士成长为微软中国区总裁的经历给了她很大的震动,连续几天夜里她都睡不着觉,在想着以后的路该怎样去走,虽然她想不出自己的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但此时的她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一定要多学些东西,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天她去菜市场买菜时,一个小伙子递给她一张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夜校的招生简章,她读书的时候就很喜欢英语,所以一下子动了心。她的雇主很通情达理,不但同意了她上学的要求,还借给她一辆自行车。
  
  在英语夜校里,她的同桌是一位刚从日本回来的北京女孩,课间的闲谈中,她告诉她,她的先生是一名日本商人,在北京开了一家人体“克隆”店,是北京唯一的一家,所以生意好得不得了——这是她第一次听说“人体克隆”这个词,出于好奇,她便向她详细询问起来,越听越觉得有意思,她突发奇想:这么大的北京才这么一家,如果我能掌握这门技术,以后也开这么一家小店,得赚多少钱啊!
  
  因为有了这个想法,她便经常向同桌打听关于人体“克隆”的事情,有一次女孩对她说:“既然你对‘人体克隆’这么感兴趣,就到我们店里来干吧,正好我们现在非常缺人手!”于是,她便来到了北京第一家人体“克隆”店打工。(创业  www.lz13.cn)为了能尽快掌握这门技术,她总是不放过任何一次“练手”的机会,这让同事们都觉得很奇怪:别人都希望工作轻松一些,这个女孩子怎么什么活都往自己身上揽呀?她还从老板那里借来了很多日文资料,对着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去查,常常看懂一句话要花上半个多小时,就是以这样的速度,她硬是利用业余时间将一百多页的资料啃完了。
  
  人体“克隆”虽然看起来比较简单,但里面蕴藏着很多美学方面的知识,比如同样是一只手或一只脚,摆成不同的姿势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表达出不同的意境。为了能捕捉到人体最动人的瞬间,她常常自己脱光衣服站在大衣镜前细细揣摩。
  
  她的投入与勤奋让她很快从同事中脱颖而出,她做出的人体模型总是让顾客惊喜不已:“我有这么美丽吗?”顾客的肯定和赞美让她觉得自己开店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可开店的设备要十几万元,她手里的那点钱租了店面后就所剩无几了,她从哪里筹措这十几万呢?就在她为设备问题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起读过的资料里介绍过日本一家很有影响的叫做“瞬间”的人体“克隆”店,店主是一位叫做森贞芳子的女士。她抱着“宁可做过,莫叫错过”的心理,立即在大学里请了一个教日语的老师帮她给森贞芳子写了一封信,信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人体“克隆”在北京乃至全中国的市场潜力,提出想在北京开一家“瞬间”分店的愿望,并请她担任股东之一,唯一的要求是她能提供一套设备。
  
  信寄出去以后,她度日如年地等待回音,结果等来的不是信,而是森贞芳子本人!森贞芳子在北京停留了三天,三天里芳子和她聊了许多诸如人生、理想等等经商以外的话题,临别之时,芳子郑重地握着她的手说:“虽然你没有开店经验和经济实力,但你有梦想,而且够努力,天下没有这样的人做不成的事,我决定和你合作。”2008年5月,她的人体“克隆”店终于开张了,在她的苦心经营下,到了年底,小店的生意已完全步入正轨,她还雇了两名员工,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但她心里始终摆脱不了一种危机感,因为她知道刚开始大家对人体“克隆”都觉得新鲜,一旦新鲜感过了,生意势必会受到影响,所以总想着怎样能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突破。为此,她又参加了中央美术学院大专班的学习,再接待顾客时,她已不满足于“克隆”出人体的模型了事,而是像创作一件艺术品一样,从立意、构思、造型、色彩到最后的取名都要花费一番心思。
  
  她的一件又一件作品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北京晚报》和北京电视台相继报道了她和她的人体“克隆”作品,而让她感到欣慰的不仅仅是小店的生意会更加红火,而是除了赚钱之外,她终于找到了人生更值得去追求的目标。
  
  她叫汤凯敏,一个普普通通的山东女孩,两年前她还只是京城一户人家的小保姆,谈到自己的今天,她说:“一个人要想改变命运,与她所处的环境其实关系并不大。关键是她的内心有没有改变命运的勇气,有了这份勇气,即使是纸糊的翅膀,也能飞上天!”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