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玩具的自由

  穆尼小姐卧房里的日本木偶名叫哈娜桑,穿一条豆绿色绣金花日本长裙,她的新郎来自英国商场,是没落王朝的王子,腰间佩戴宝剑,王冠上插一根长长的羽翎。明天一对新人盛妆打扮,后天举行婚礼。

  黄昏,电灯亮了,哈娜桑躺在床上。

  不知哪儿来的一只黑蝙蝠在房里飞来飞去,它的影子在地上旋转。

  哈娜桑忽然开口说:“蝙蝠,我的好兄弟,带我前往云的国度。我生为木偶,愿意在游戏的天国做度假的游戏。”

  穆妮小姐进屋找不到哈娜桑,急得大叫起来:“哈娜桑,你在哪儿?”

  庭院外面榕树上的神鸟邦迦摩说:“蝙蝠兄弟带着她飞走了。”

  “哦,神鸟哥哥,”穆尼央求道,“请带我去把哈娜桑接回来。”

  神鸟展翅翱翔,带着穆尼飞了一夜,早晨到达云彩的村寨所在的罗摩山。

  穆尼大声呼喊:“哈娜桑,你在哪儿?我接你回去做游戏。”

  蓝云上前说:“人知道什么游戏?人只会用游戏束缚与他游玩的人。”

  “你们的游戏是怎样的呢?”穆尼小姐问。

  黑云隆隆地吼叫着灼灼地朗笑着飘过来说:“你看,她化整为零,在缤纷的色彩中,在罡风和霞光中,在各个方向各种形态中度假。”

  穆尼万分(www.lz13.cn)焦急:“神鸟哥哥,家里婚礼已准备就绪,新郎进门不见新娘会发怒的。”

  神鸟笑嘻嘻地说:“索性请蝙蝠把新郎也接来,在暮云上举行婚礼。”

  “那人间只剩下哭泣的游戏了。”穆尼一阵心酸,泪如雨下。

  “穆尼小姐,”神鸟说,“残夜消逝,明天早晨,雨水清洗的素馨花瓣上也是有游戏的,可惜你们谁也看不见。”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