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无处安放的悲伤

终于,我终于能够下笔成言,整理我那一怀无处安放的悲伤,为父亲写下这篇质地如盐的周年祭,依旧是抑制不住的泪水潸然,历历往事清晰如昨,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却是如此令我痛彻心肺!

四年多前的早晨,没有任何征兆,更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小叔打来电话,语气沉沉地告诉我让我赶紧带孩子回老家,急问原因,说是父亲不慎从高处摔下导致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一听到抢救,再一想电话中叔叔的语气,我已然全身无力,心里一遍遍祈求上天留住我的老父亲,祈求父亲千万千万要等我。可事实上,叔叔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父亲已经永远地长眠了,之所以那样说是担心我一时间接受不了的权宜之计。在临行前我还是知道了实情,那一瞬我犹如当头遭遇一棒,轰然不知所措,等到再次清醒过来我只有呼天抢地的哭泣,我的心疼啊,疼的我想抓住一切的东西,似乎那就是父亲渐行渐远的魂魄,当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父亲不可能就这么舍我们而去。当我一路风尘赶回家去,看到家门上赫然贴着的白纸黑字的挽联,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直感觉我的心一瓣瓣碎裂开来,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啊,半月前的国庆节假期还和父亲一起度过,临行前父亲送我的情景犹如昨日,此时,我们却已天人两隔,我瘫软在家门口,再也迈不开脚步,流了一路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我一声接一声呼唤父亲,多少次回家,父亲都是远远的来接我的啊,可是,我撕心裂肺的呼唤没有回应,我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回答,再也看不到父亲每次都来迎我的笑脸,在绝望中我被许多人扶到家中……上三株香,磕三个头,举头时已泪落如雨,透过案前香炉的青烟,我看见了父亲,还是那张熟悉的脸,满脸的沟壑里记载着他今生的付出与收获,稀少花白的头发告诉我他所有的艰辛与操劳,父亲静静地躺着,双眼微闭,像在熟睡,又像在等待,看似安详,却又愁肠百结,是啊,猝然离去的父亲怎会了无牵挂?那整日绕膝的小孙孙年方三岁,正是可爱顽皮之时,他满院嬉戏,告诉每个来人爷爷睡着了,父亲一定难舍那隔代亲的天伦之乐,二叔六年前去世,留下年少堂弟尚未成家,做大伯的父亲扛起了责任,操起了心,他岂能安心离去,还有母亲,还有儿女,哪一个不是牵肠又挂肚?可是,父亲还是走了,走得如此匆忙,走得他自己都未曾料到!如果黄泉有路,父亲该怎样迈开那难舍的脚步,如果望乡有台,父亲又该怎样一步一回首?

我开始为父亲守夜,夜夜跪于父亲身旁,一整夜一整夜地望着他,回忆着父亲告诉过我的他的人生,想象着父亲的这一路,我诉说着满腹的话,尽管父亲再也听不到,只盼望和父亲在一起的几天日子过得慢些,再慢些,能看到父亲的日子也仅有这几天了。那几日,我的感觉始终在疑惑与清醒之间游离,有时觉得父亲就在身边,家还是那样温暖如初,有时又告诉自己父亲真的走了,从此这世间我再也见不到他了。直到我亲眼看着父亲的棺椁被一锨锨的黄土掩埋,直到我的面前是一堆新新的黄土时,我才信了,我的心再一次撕裂开去,空荡荡的没有了依托,我木然跪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冰凉从我的脚底升起,包裹了我,我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我的心已经疼得失去了知觉!

父亲的猝然离世,留给我的常常是夜半的惊醒,我总会在半夜梦到父亲后还要判断父亲是否真的已经去世,总会梦到父亲健在于老家抑或起死回生,那份重见到父亲的惊喜常常令我在迷迷糊糊中分不清楚梦境与现实。我控制不住地想父亲,想过去的桩桩件件,家里到处都有父亲的影子,丝丝缕缕莫不令人触景生情!家里的每个人,相顾无言,心却同在,这一种失去亲人血脉相分的痛,只能独自承受,独自化解。也常常开导自己,生老病死不过人生最为自然的法则,谁也改变不了,就如老家的亲戚劝我的一样:你就想开些吧,就算你爹活个八九十岁,甚至百岁你还是舍不得!你爹这样走最好了,没遭一点罪!可是,怎么又能舍得下,当链接生命的云梯骤然断裂,心何以堪如此之痛?多少次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家,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但物是人已非,没有了父亲的家里透一种凄凉的残缺,甚至于,甚至于有一度我都惧怕回家,怕那份伤感,怕我的伤感触伤我所有的亲人。(伤感  www.lz13.cn)多少年,是父亲用他的智慧和坚毅撑着我们这个大家庭,是父亲给我们温暖和力量,我们每个人,其实早都习惯于生活中点滴都有父亲的意见,可是,他走了,走得那么匆忙,甚至来不及留下一句话,让他的儿女看他最后一眼!那些日子,连想都仿佛不敢,一直是那样的痛心,夜夜泪流满面,在这世间,还有谁能够为我撑起一方无雨的天空?曾经,我多么安然享受着来自父母的呵护,等有了自己的家,等自己做了母亲,一天天辛苦走过,才知道这份爱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和精力,才深切地体会到父母养育我的苦累和艰难,是啊,养儿方知父母恩,在那样的年代,那样艰苦清贫的家境,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肩头的重负可以想见,而年幼的我又体弱多病,我一定是费去了父母许多的心血,养大尚且不易,何况父母给了我今天的生活!记得父亲生前常说的一句话: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从小到大,我总是这么依赖父亲的无私呵护,作为女儿,我又为父亲做了多少,而这才是我无法正视且难以释怀的真真切切的痛。曾经,我也有过梦想,有过计划,有过许多可以算作孝心的心愿,可是却总因为许多微不足道的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没有实现,我终究我没能尽到我的孝心,而父亲再也不能够等待我来尽我的孝心,人生总是这样的缺憾,“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遗憾和自责常常让我的内心备受熬煎。我想我还是虚伪的,没有变成现实的孝,怎能算孝,我又岂能对父亲的在天之灵言孝?比起父亲给我的高山海水般的父爱,我做的许是连点滴都不及!

本该给父亲养老的,让他也如我身边悠闲散步抑或精神焕发跳广场舞的老人一样有个幸福安逸的晚年,多希望也能够搀着他,漫步于河畔柳岸,那该是怎样的幸福温暖,想想都让人感动,可是,这一切定然是不切实际的奢望了,我已经永远永远失去父亲了!多少回,在梦里梦到父亲,我的心仍旧是那样温暖,一如以前的日子,有父亲的关爱与呵护,可是,每每总是无法与他对话,我甚至听不到他的声音,不能清楚看到他的面容,也许是阴阳两隔之故吧,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听朋友说,如果梦到故去的人又重新活过来,那就是故去的人已经转世了,那么,父亲现在一定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童了。这样也好,我们至少还能够呼吸在同一个世界里。还记得,在为父亲盖棺前,在和父亲做最后的告别时,我和弟弟放了我们心爱的东西在他的身旁,希望在地下的父亲不会感到孤单,为父亲掖好了衣服,看着他恰似熟睡的脸我说:爹,来世投胎投个好人家吧,别再像此生这般辛苦了!但愿,我亲爱的父亲现在正在一个温馨富足的家庭里享受关爱,健康开心地成长,可是,我依然难过,我的心也依旧很痛,一丝丝痛到深处,多希望这份爱,能由我给予,不为别的,只为我今生欠父亲的莫大恩情!

父亲的四周年祭日,一家人去祭奠,好想再叫一声“爹”,这个无比温暖的称呼,已经有很久没有从我口中说出了,这个唯一的称呼,已和父亲一起埋藏了,除了想念,从此与我永诀!我想,如果有天堂,父亲一定在高处凝望我,如果能相聚,他老人家一定不孤单,故去的亲人们会在一起,我不知道天堂有多远,我想象不出相距的距离。天堂远吗?好象不遥远,隔过那一堆黄土,父亲就在那里沉睡;天堂近吗,似乎也不近,穿越无数个思念,我们已永无相见的可能。尽管如此,我仍旧迷信,宁愿相信,一声声问候,一句句祝福,都能直抵天庭,落入父亲心底。总有些东西是永恒的,比如我们骨肉相连的亲情,总有些东西是永无穷尽的,比如我对父亲绵绵的思念,我相信灵魂的距离,其实只有咫尺之遥,在我人生的行囊里,装着父亲给予我高天厚土般的养育之恩!回忆过去的日子,体味父亲当年的含辛茹苦,那些流水般淌过的岁月,车轮般驶过的光阴,莫不牵动我思绪的经经纬纬,如果让曾经的过往都融化成水滴,它们一定汇成了咸涩的潮汐,在我心海奔涌不息!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