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实习日记(一)

  一来到就打电话给人事部的黄小姐,我一个人拖着行李,手上提着一个手提包,穿着黑色的短靴和比较单薄的黑色裤袜,早晨的阳光射在我衣服上一闪闪地 ,微风轻轻吹拂着我披肩的长直发。我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广场里面的水池旁等公司的人下来接我。大概过了几分钟,还是那个人事部的黄小姐下来接我上楼,进门时她用很温柔的语气地问我:“就一个行李箱吗?我说:是的”。然后她就让我先把行李箱放前台,接着进到跟我再详细讲了一遍具体事项就在办公室就拿出公司入职申请表让我填。交代完她就继续去,忙她的其它事情了,剩我一个人蹲在旁边填表,早晨的办公室的人还没开始来上班,静悄悄的,我只听到自己写字时笔尖发出的沙沙声。我刚填完表拿去交给她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人打完卡陆陆续续进来上班了,我心底暗暗想着,这些就是我未来一起工作共事的新同事了。

  她接过我递过去的申请表看了看,就放到了那一堆人员资料夹上,便指了指她隔壁排的倒数第二个座位示意我说以后那就是你的办公桌了。我发现四周都有同事投来好奇的目光,因为我知道我是刚新来的,很正常。我面带笑容地向她们点头微笑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我看到了桌面一团乱糟糟的,于是就从手提包里拿出纸巾来擦,先擦干净一个坐着的位置来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人事部的黄小姐就来到了我的座位旁,也看到了以前辞职同事留来的凌乱的东西,她让我等下再去后面拿个纸箱把垃圾清理掉。于是,我开始向同事介绍我,这就是今天刚新来的同事,外贸业务部的C。我当时比较紧张没有说什么客套话,除了沉默,就只知道拼命地向新同事们点头微笑。


  外贸实习日记(二)

  我后面的同事跟我是同个部门的,刚好我们也是同一所高校毕业,所以她也就是我的同门师姐了。从我一坐下来,她就一直在忙着敲她的电脑。我也没敢去多跟她说话。不过等我差不多把桌面收拾完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话了。问我:“开电脑了没有,申请公司QQ了?”我有些疑惑:“什么公司QQ,我也有自己的QQ呢??”我笨拙的回答估计她内心一定觉得好气又好笑了。于是,我就楞了。她很干脆地说:“那好吧,我帮你申请一个公司QQ吧。”平生我最怕麻烦别人了,忙客气地接过话说:“我会自己申请的,你忙的话还是先忙你的事情吧!”她让我对她起初的印象有了一个360度的转变是那一刻她讲了这一句话:“没事,还是我帮你吧!”我当时内心充满感激,其实我自己也会做这么一件事情,可是从一个没有义务帮你做任何事的人能这么爽快地帮助你,你说我还能没心没肺吗。我一直都相信:每个人的内心,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都有一根触动心弦的情感。

  不一会儿,我的新同事兼同门师姐, 以下简称Y,就帮我把QQ申请好了。于是我赶忙转过头,为她递过去一个刚才(www.lz13.cn)公司发的本子和笔,让她把QQ号和密码COPY给我。Y说:“你现在就在电脑上登录吧,顺便加我Q。”听了这话,心里乐得爽歪歪的,我就好像在这陌生的地方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迅速地加了她的Q。然后,由于我在未来的日子里是要向她学习经验的,她对我也挺关照的。不一会,她就在Q上发来了Alibaba平台上公司的链接网址,让我进去熟悉一下,这对我以后开展外贸业务有帮助。


  外贸实习日记(三)

  12点钟一到,我看到周围的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知道是午饭时间到了。同事们都叫我一起去吃饭,我也放下手头的事情跟着大队一起吃午饭去了。我是第一天到,对新饭堂充满了期待。果然,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期待越高,失望就会越大。我是一个在吃饭方面的伙食还不算挑剔的人都真切觉得这顿饭难吃。当然,我也没在同事面前表现出什么不满,人家都是一直这样过来,都没怎么抱怨,更何况我做为一个新人有什么资格说什么。这条路是自己自愿选择的,没有人逼你,既然选择了,无论多苦多累,也要笑着坚持走下去。不管能走多远,至少自己现在是在这里,我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好当前的责任。

  第一顿午餐我是匆匆吃完,吃得很少估计也没吃的饱,不过肚子也没觉得饿。可能过年这段时间在家里堆积的能量还没完全消耗掉的缘故。


  外贸实习日记(四)

  吃完午饭,人事部的黄小姐就带我去看宿舍顺便把行李放好了。放好行李,下午接下来的一点半还是要开始继续上班的。终于,下午的时间是以蜗牛的速度慢慢走过的,才等到六点下班了,吃晚饭时,是跟刚认识的一个小女孩一起,她是包装部的组长,她叫娟娟。这些都是听黄小姐说的。今晚我就由她带着,因为她跟我同个宿舍,只是不同房间而已。从她的话语中,我就知道她是个很开朗的阳光女孩,年纪估计也就刚成年18来岁。

  这天晚上,她就跟着我忙得团团转。我去超市买了很多生活用品什么的,还多亏她跟着去帮我搬了回来。我一向健忘,回来时还是发现很多东西忘了买。打算再出去一趟,她说:“不急啦,明天再买,没有的我先借你。”虽然我有很多样没买,但我只向她借了比较重要用的:纸巾。于是,她很快就蹦蹦跳跳地跑回她宿舍给我拿了三包维达纸巾给我。我说太多了,要她拿回一些,其实是我不太好意思。她说用吧,否客气了。

  于是我用了差不多两个钟才把房间整理好,房间还算满意,挺宽敞的,床的旁边还有一张写字台和一张凳子。我首先注意到了台面上也还有一条网线。可惜今晚我还不能上网呢,今早拿不了那么多东西,笔记本电脑还放在姑妈家。

  我收拾的时候,娟娟跑去洗澡了,因为澡房是大家共用的。怕等下大家回来洗澡要排队,她就早早洗完。除了有三个房间在里面,外面大厅还有一些员工睡的几张床,估计她们那些人还得工作没下班。现在整层楼就我们两人。

  我收拾好的时候她也出来了,来我房间和我聊了一会儿话。

  我问:“为什么里面房间一直空着,她们外面的人也不进来住?”

  她说:“这是规定,你以为谁都可以住房间啊。如果你不是外贸业务部的,你一样得睡大厅。”

  “哦,原来这样。”我点头道示意我懂了。两个人毫无方向的唠叨,不一会她看到我房间收拾的挺整齐的,我估计她有些不平衡了,说她没空了,也要回去收拾她房间了,她说她房间乱糟糟的都没收拾过。

  在陌生的新房间里,我一个人听着, 一边拿着手机刷微博。刚好看到了热门话题“蓝可儿”事件,不经好奇地点了进去,吓得我一整晚心都在跳个不停。大半夜的,真不该看恐怖事件。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