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出来续写600字(一)

  这天晚上,整个城市的人们都无法入睡,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把床上的人们差点震下床,这声响仿佛是谁在呻吟,是谁在呐喊。可谁也听不出来,后来,人们在耳塞的帮助下度过了这个漫长而可怕的黑夜。

  以后的几天里,都发生了可怕的事情。繁忙的公路上,是不是地从空中掉下铅做的大箱子,还出现了撞车塞车等频繁的交通事故。还有些事情可怕的都难以想象,许多动物的尸体都从天上掉下来,并且中间还夹杂着不少无人认领的流浪者的尸体。

  怪事接二连三的出现,那些应该早就被别处理掉,几乎都被人们忘记的隐秘文件竟然又重现了人间。订了婚的小伙子再大门前拾到了未婚妻以前的日记,犯罪分子犯罪时的凶器也大量散落民间。

  在第五天的时候,也是最可怕的一天,随意到中午,天还是灰沉沉的,出于对前几天的恐惧,许多人们都躲在家里。突然,外面狂风暴雨,许多窗户都被吹破,暴雨随风而入,这不是雨水而是污水,有人胆怯的向外看了一眼,外面满街都是污水横流,已经汇流成河。

  接下来的几天,灾难仍在继续。人们已被折磨的跑的跑,逃的逃;许多房屋都倒塌了。

  许多年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这里,他曾是住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小伙子。如今,眼前的城市早已面目全非,无人居住,俨然一座废墟。在城市曾经的入口处,醒目的竖立着一块大牌子——此地危险,严禁进入。

  但细心的人总能发现,在废墟旁边不远处有一块刚开辟出的绿地。小草勃勃生机,鲜花色彩缤纷,灿烂夺目,草地上有一处温馨提示,上面写着:“人们对大自然的破坏终将受到惩罚,请珍爱大自然。”


  喂出来续写600字(二)

  当然,那块微不足道的小石头根本就没引起他的丝毫注意。

  每天清晨海洋和天空都浓缩成一线蔚蓝色,玻璃般透明的河水又重新开始了一天的流淌。有一个地方没有动植物的痕迹,回荡在周围的是一阵阵刺耳的笑,还有不停盘旋在空中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穿过一个人乌黑的眼眸,一个洞呈现在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微微窜上一股发了霉的味道。接踵而来的是一声吼叫---喂,出来!

  那些人们并不在意这第三次呼喊,依旧扔着他们各自的垃圾,以为是那个人恶作剧。声音悄然落地的一刹那,大风卷起,肆虐般刮过人们黑乎乎的脸庞。突然从遥远的天际上坠落了一朵朵不规则的“雪花”,正纷纷扬扬互相碰撞这发出“吱吱”的响声。“好美的雪呀!”一位推着不知是什么眼镜的人正抒怀着。竟然一旁都是一阵对这不知名物的感叹。待那“雪花”越来越近,人们渐渐才睁大自己的双眼去看这些东西。那是无数张印着密密麻麻的公文的白纸。顿时,人群引起一阵骚动。一位穿着西服的“干巴老”,揉了数次眼睛。“这,这是?”接着他神色慌张,性情大变,嚷道:“看什么呢!这又是谁无事生非,印出这么多垃圾文件!”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阻挡住人们如恶狼般的目光。

  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文件上,印着许许多多的计划。其中大部分是国家核心机密文件,具体的数据变化,还有一些不公布的科技发展前景,以及需要改进的种种措施。可是直至那个年代,那些所谓的百姓富足安康却如白纸一样苍白;那些高度的预见性,都成了纸上谈兵;那些一切以民为本也并没有随着时代发展不断达成。此时,人们心中已是万般愤慨,嘴里不停地吐出一些责骂的话。那个喊叫的工作人员不敢抬头,捏着衣角选择了缄默。政府的“两面派”确实值得人埋怨一通,然而更值得他们关注的是眼前。

  一股股腥臭味淋在人们的身上,那气味足以让人窒息。仿佛下的是整个世纪的脏水。一个打扮的倜傥的人红了脸。对于他一个工厂的厂长来说,淋在身上的是他自己造下的孽,他无理由去反抗。利剑一般的无数双瞳孔转移到他身上,他一下茫然失措。就在这不满中陆陆续续掉下了尸体、日记本、照片、塑料袋、废电池......人群中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的叹息。学者吓的脸色发白,耳边永远也停不了那如狼嚎般的叫声,那位记者身上缠上了挣脱不了的绳子。那些为生活所困的少男少女们的身上快要堆满了那大大小小的本子。

  文件、污水、尸体、砸在人的脚下、大腿、手心、下巴......“救我......”无数声撕心裂肺的叫。这时,传来一声:“救你?不会了。在很久以前,你们从没想过要救我,现在让我将这所有的一切归还。自己的东西始终是要拿回的!而有些东西,要挽回已经晚了!

  深不见底的黑暗里,有一个洞正在等待着人们用行动愈合!


  喂出来续写600字(三)

  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小石头处境如何?不,它不善罢甘休!

  它迎风而起,升腾着,回旋着,(www.lz13.cn)它傲然挺着身子向前。终于,它盘旋上了那位工人的头顶,然后……

  “哐当”一声小石头猛的下落,敲了工人的头盔。“哎呦”大汗淋漓的工人抬起头来,愤恨的瞥了一眼小石头,骂道:“哼,小东西,你也配欺负我?”说着便拿起铁锤“当——当”两声,将小石头拍成了碎块。

  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头顶上,以充斥着一个硕大的黑洞,好像一直通向地球外部,直达宇宙。

  一瞬间,瓦蓝的天空变得暗灰;远处的铁路已被一阵无名的狂风卷集着沙石朝着工人这边来了。

  工人忽然瞧见远远地飞沙走石般的黑旋风从他头顶的黑洞急速飞旋而来,他于是吓得四处逃窜,躲藏,可是那个头顶的黑洞,那阵阵的旋风却总在他身边徘徊。他惊慌失措,又不知何处藏匿。终于,他无奈的呆坐下来,两眼直直的,直直的望着黑洞,旋风逼近……

  旋风呼啸着,狰狞地打开双臂,将他粗鲁的拎起,圈到了黑旋风的中心,在那里,他瞧见了学者,买专利的商人,贪婪的村长,见利眼开,愚昧无知的大批形形色色的人,这些曾经要填洞与品德低略的人……

  学者被卷的倒栽了脑袋,哇哇呼喊;商人被零落的小石头划伤了皮肤;而村长与村民呢?他们在这团旋风里,挤压着,翻转着,脑袋与他们的思想一样,晕晕乎乎一团糟。

  随后,他们前呼后拥的,被旋风送进黑洞,没有了踪迹。

  黑洞也没用了声息,它轻悄悄地缩小,再缩小,终于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天空上的一点杂质,一个斑点。然后,消失了……

  一会儿,天黑了。

  墨蓝的夜空,突然间划过了一条闪亮的弧形线,它迷人又迅速的,流过天际,飞跃宇宙之中了。地上的小动物仰着头,忽闪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猜测着,思索着。也许,它们还不知道吧:人类已在选择利益而不则手段时,被黑洞与他们产生的垃圾一起,带到了遥远无际的外太空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