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芦花荡(一)

  老头子回到了队伍里,部队里的人都知道了他的事迹,都对他刮目相看。老头子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过了不久,又是一个夜晚,苇塘里的水鸟十分安静,四周都是一片寂静,只有小火轮上的探照灯在苇塘周围转来转去。

  在敌人的军营里,龟田正在打算2个小时之后的突击计划。他指着地形图,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而在苇塘里,队长正在商量着明天的进攻。“我去把他们引到包围圈里。”老头子说。“不行,这样太危险了。”队长说。“可是——”老头子刚想又说些什么,一阵枪声传来。一位队员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鬼子们来了。”“啊,这么快。他们来了多少人?”“大约三四千。”老头子想了想说:“我去把他们引到包围圈里,就这样定了。”说完,就冲出去了。队长说:“一定要保住他的安全。”

  龟田在外面喊道:“八路滴,你们快出来投降,不然,死啦死啦滴!”过了一段时间,没人应他,他又说:“怎么了,八路军,害怕了?不敢出来了?快出来投降,不然,我让你们死无全尸。”

  老头子划着船,从芦苇中漂出来,龟田带人上去拦住他,问道:“你滴,什么滴干活?”“渔夫。”老头子斩钉截铁的说。“来这里干什么?”“帮助你们消灭八路。”龟田听了,笑着说:“这个人真识趣。你来给我们带路。大日本皇军不会亏待你的。”

  老头子把鬼子们慢慢的带进了包围圈,到了河中央,老头子停下了船,龟田问:“怎么不走了?”“你说呢?”说完正打算跳下水,龟田掏出手枪叫了一声“八嘎”,只听“啪”一声,老头子掉进了水塘中。周围的芦苇里钻出了八路军,枪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血染红了苇塘。这次战争取得了圆满的胜利,而老头子却永远的离我们而去。

  不,每当夜晚还会有一个将近60岁的老头子,穿着蓝色的破旧短裤,站在船尾上,手里拿着一根竹篙从苇塘里撑出。


  续写芦花荡(二)

  老头子自豪地望了望芦花丛,望了望那个已经目瞪口呆的女孩子,二菱已经出神了,深深地对老头子有了钦佩之情。老头子还是有一篙没一篙地划着船。二菱小声地对老头子说:“老同志,你真棒!”“那可是当然,我怎么说也在这里工作了几年了,还不熟悉么?别这么客气,就叫我爷爷吧,看你们这俩孩子,我也挺喜欢的……咱先和你姐姐去汇和,好吧!”一路上,二菱有问不完的问题,她惊疑老头子是怎样空手打败小鬼子的。老头子一脸神气样儿,讲述着自己埋下陷阱的过程,听的二菱直夸好,这老头子啊,美得忘乎所以了!

  一转眼,就到了大菱休息的地方,芦花中那一个虚弱的女孩子一直等待着老头子的胜利消息。这时,二菱突然出现在姐姐面前,喜悦地告诉了他老头子的神勇,大菱为没有看到整个过程而感到惋惜,这俩孩子和老头子一起走向苇塘里,找到了他们的队伍。老头子叹气:“对不起,干部们,我没有保护好这两个孩子,让大菱受伤了,十分对不起!”就在这时,二菱着急跑过来说:“姐姐好像很难受!”老头子心中像刀割一样,一阵一阵的疼痛。队伍里老医生赶紧为大菱整治。

  过了数日,那俩孩子的疟子也好了,大菱的伤也痊愈了。这两个小姑娘很想去水淀中玩玩,正巧当天老头子没有任务,所以就带着她们出去了。老头子说道:“这几天挺太平的,鬼子们好像也泄气了不少,我们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玩了!”大菱二菱都很高兴,趴在船边,用两只小手淘着水嬉戏,俩人玩的这快活!”鬼子们似乎在休息,水淀里十分安静,时不时飞出几只水鸟,但不知怎么总是在老头子船上停停,然后又惊恐的飞走了,老头子心里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但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于是就载着她们在水淀里有一篙没一篙地的划着,但脸上总有那么点顾虑。这俩乖巧的孩子好想看透了老头子的心事,“爷爷,我们不要担心这么多了,开心的玩玩吧,上次你打倒了鬼子,他们恐怕是吓着了吧!”老头子笑了笑,但心里想着:鬼子怎么可能这么安静,怎么可能不来报仇呢?但看着这两个快活的“花蝴蝶”忧虑一下子没有了。

  但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孩子们玩水时,一个水炮在水中炸开了,老头子用自己的身体掩着孩子,趴在船上。这时鬼子们得意的看看了他,走了……老头子支起身体,看着孩子吓得苍白的脸说:“没关系,他打不倒我!”

  可是大菱二菱的眼里却起了泪水,因为老头子为了保护她们挂花了,胳膊上开了花,那鲜血见证了英勇的老同志……阳光下,水淀中一切都充满着温馨……


  续写芦花荡(三)

  美丽的白洋淀里,水鸟的叫声早已沉寂。美丽、寂静的水面上,倒映着悠闲的白云。一丝波纹打破了这平静,只见一艘小般,有一篙没一篙的撑着,向这边缓缓的划了过来。

  岸边芦苇中,在芦叶的掩映下,一个女孩正默默的看着那慢慢划行的小船,眼里透出隐隐的好奇与不安。

  “万一老头子一不小心,鬼子没杀成,反而被鬼子抓走了,那怎么办?”她暗暗的想。(www.lz13.cn)

  但想到老头子发誓时那严肃的表情连同他在水中像鱼一样的身影,她一时又没了主意。

  她看着老头子还像没事人一样,不紧不慢的撑着船。呀,鬼子看见老头子了,正打着手势喊他过去呢。她感觉自己就像坐在船上,一点儿一点儿的向着鬼子划去。愤怒像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的抓住了她。她的脑海中,又浮现起了那夹杂在炮火中永远逝去的母亲和小弟。还有那在炮火中,坍塌、燃烧,早已荡然无存的家。“鬼子”想起这两个字,她就咬紧了牙,他们夺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夺走了原本属于她自己的一切。

  眼前,老头子的小船,在鬼子的鼻子底下,跟鬼子玩起了捉迷藏。突然,中间那个嚷的最厉害的鬼子,突然住了口,一丝丝红色在水中迷散开来,钩子刺穿了鬼子的大腿,十来个鬼子,接二连三的遭了殃。

  忽的,她想起了部队里的战士阿姨来,她对自己和姐姐那么好,总是照顾着自己,就像是亲人一般,自己又找到家了,不是吗?

  眼前,老头子用竹篙狠狠的敲打着每一个鬼子。她看着,想着,忽然觉得快乐极了,对着紫色的迎风飘洒的芦花,笑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