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是高富帅,有的只是一步又一步艰难的成长

  他们不是高富帅,没有有钱的爸和显赫的家,有的只是一步又一步艰难的成长。

  lion:

  lion是一个北大的男生,就读于这所顶尖学府的金牌专业。但是他曾经上了两个高三,又用了两年的时间考研,才终于走到了未名湖畔,走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院系。没人知道这中间他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勇气,他也很少提那些难堪的白昼和失眠的夜,只是默默地在论坛上给无数视北大为梦想的学弟学妹们无穷无尽的鼓励。熟悉之后才发现,他不仅是标准的理工男,还是靠谱的文艺青年。虽然我也自诩文艺青年,爱读书但读书范围极窄,仅仅局限于某种风格的散文小说。可是,lion出现让我的精神生活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给我讲了刘瑜、李海鹏、冯唐和写《月亮与六便士》的毛姆,他骑着单车一路飞驰着去清华听刘瑜老师的讲座,回来的路上背了苏格拉底的名言“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度过的”给我听,他读欧洲历史美国政治黑奴运动宗教革命,甚至当他偶然间提起自由与民主这类词汇时,我在他眼里看到了闪烁的光芒。那一瞬间,我的意识被难以言说的撼动凭空击中。单凭学历与才能,lion堪称这个时代的精英,但在更加精神层面的地方,他让同是研究生但只关心专业课成绩,闲来没事靠小说怡怡情靠娱乐新闻丰富眼球的我,觉得惭愧甚至羞愧。他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虽然我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但这不妨碍我心里装着全世界。后来,我也开始读历史读哲学。有些时候读不懂记不住,但是那些无比枯燥的文字让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麻木的灵魂。我用了越来越多的时间思考,我开始要求自己活得清醒,保持越来越开放的胸襟和越来越宽广的情怀。

  Peng:

  Peng是我的堂哥。他高中成绩一向很好,但高考发挥失常,以刚过二本线的分数上了一个在省内都排不上名的医学院。我见过太多因为高考没考好,觉得上了一个差学校就在大学里自暴自弃的孩子,我也见过太多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好工作没考上研究生就回头埋怨学校埋怨社会的孩子,我真庆幸我哥不是这样。我不知道我哥当年是如何摆正心态走进那所大学的,我只知道他开开心心地学着临床医学,跳街舞,上台演出,谈恋爱,在附属医院里穿着白大褂装模作样地实习,青春照样精彩炫目。临毕业那年,他考研,报了全国排名前十医学院的骨科专业。据说,骨科是最难考的。他当时还在医院实习,只能千方百计地挤时间在医院的餐厅里复习。寒冬的深夜,他每每复习到半夜之后回宿舍,顶风冒雪还得路过医院让人毛骨悚然的太平间。考试结束之后,我问他如果考不上怎么办。他很坚定地说,那我再考一年。然后手舞足蹈地跟我讲骨科诱人的发展前景还有他对骨科“至死不渝的忠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当一个人真正地热爱某样东西时,他熠熠发光的眼睛,他全身散发着的热情足以感染旁人,感染整个世界。后来,成绩出来了,他考的并不高,几轮复试涉险过关,但是和导师见了几面之后,导师最终坚定地录取了他。别人都说我哥太幸运了,但我相信,他的那份热情连我这个外行人都能打动,更何况是阅人无数的导师呢?

  小南:

  小南是我的大学同学。他初中的时候父亲因为煤矿事故被永远地埋在了矿井之下。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他家最终只拿到了金额微薄的赔偿金。这个故事是我和他认识很久之后他才说给我听的。而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他应该是个家庭美满幸福的孩子。为什么呢?因为他简直就是一个温暖的小星球——这是朋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虽然穿着和容貌都普通,但是小南对人永远谦卑温和。让我想不到并且深感敬佩的是,他多次参与学校的各项慈善活动,甚至在大二的暑假去了遥远的贵州山区支教。后来又辗转去过新疆支教。这个很早就失去了父爱,品尝过生活的艰难与无助的小孩,在他的博客里写起自己的支教故事时,说了句极为简单的话:我明白生活有多难,所以我想让他们不要像我这么难。我用世界着名童话绘本《花婆婆》里的那句“你要做点什么,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回复了他,觉得他真的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了。后来,我也零零星星地参加了一些慈善活动。我没有很多的生活费,也没有勇气远赴西部山区,我只能整理一下我看过的书和不再需要的衣服,寄了出去,希望能像小南一样为别人带来一点温暖和光。

  他们是在我身边默默生长着的男孩。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们自己努力,去到想要去的地方。没有一帆风顺的成长境遇,他们不抛弃不放弃,将路途走地越来越宽广。直到长成一棵挺拔的树,别人才看到他们的一点点不同。

  他们用着微弱的力量影响着我,也影响着别人,尽己所能地开拓出一片天地。

  我真庆幸身边有他们。你也知道,单是“坚强”“勤奋”和“温暖”,都概括不了他们教给我的事。

  1. 如不经历磨难,怎知世道艰难
  2. 生活本来就很艰难,所以更不应该辜负自己
  3. 艰难坎坷是一所最好的大学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