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罗兰读后感(一)

  《罗曼罗兰》是由茨威格所写的一篇传体。首先,罗曼。罗兰坚持认为,世界上所谓真理就是良心发现的真理,它是终极真理,是最高的精神境界。它超过了“祖国”这个具有召唤力的时髦的观念,因为“祖国”总是带有狭隘民族主义的情绪,助长了人们的倨傲、蔑视或仇恨,它也超过了法律、政治、新闻或民族服务。良心则是最高权威,是全人类的最高上诉法庭,是灵魂自由和人权自由的保证。

  每个人必须跟着良心走,找到自己的真理,并以它来指导自己,哪怕是面对整个世界。其次,罗曼罗兰认为,所谓时代,所谓时代大潮,都是政治家和新闻记者用谎言蛊惑起来的。

  广大群众不可能了解事实真相,他们的激情和冲动,都是盲目的,是喋喋不休地念着别人的观点,跟着别人后面大叫大嚷。

  罗曼罗兰指出,世界上最需要的东西就是自由的灵魂,因为当今似乎各个部门都在突出群体生活,挑起群体的冲动,形成大潮。

  真正自由的人,真正热爱人类的人,只要有必要,就得想群体的冲动宣战。


  罗曼罗兰读后感(二)

  这篇课文节选自茨威格《罗曼·罗兰传》中“高等师范”一章,茨威格让我们看到了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时期的罗曼·罗兰,正如在这一章结尾所说:“一个基础已经打好并且深深地筑入了地面,现在,可以开始往上建筑了。”了解了这一时期的罗曼·罗兰,实际上可以想象传主后面的人生了。

  茨威格并不讳言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严厉,然而这种严厉并没有给罗曼·罗兰带来多少困扰。一个专注思想的人是不需要多大的空间的。曼德拉困在监狱的时候,望着铁窗外的看守常常在想:一转身,我的心灵就可以去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学习的巨大负担并未压抑他想要当作家的愿望,就像一棵树压不坏它的树根一样”,罗曼·罗兰在高师的学习是刻苦的,这种刻苦更多的是出于他自己内心的驱使。

  罗曼·罗兰离开高师的时候,写了一份奇特的文件,茨威格称它为如同一封密封的誓言,“为了忠实于它,他只需忠实于自己”。一个忠实于自己的人,是无法被欺骗的。茨威格在描写罗曼?罗兰学习的外部环境时,处处结合了罗曼·罗兰自己的志向、兴趣和才华等。一个醉心于文学艺术,擅长于描述文化历史的罗曼·罗兰是时代的产儿,而这颗种子就是高师时期种下的。

  昨天的因是今天的果,今天的果又会是明天的因。昨天已成历史,明天值得期待,我们能把握的只有今天的自我。在文章的最后我想起狄德罗的小说《定命论者雅克和他的主人》中的一个有趣的对话:

  主人:我在想一件事情:要是你的救命恩人真的做了乌龟,这是因为上天是这样写着呢,还是因为你要使你的救命恩人做乌龟,天上才这样写的呢?

  雅克:这两者是并排写着的。所有的情况都是同时写好的。就像一个大卷轴在慢慢地展开来……


  罗曼罗兰读后感(三)

  “我们周围的空气多沉重。老大的欧罗巴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镇压着思想,阻挠着政府与个人的行动。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而死,人类喘不过气来。打开窗子罢!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这是20世纪法国着名作家罗曼·罗兰,在其作品《名人传》引言中的经典名句。在无意中看到便坐下慢慢欣赏,果真受益匪浅,真心敬佩各位时代的英雄,他们经历了各种的磨难却没有向命运屈服,在生命的最后一秒仍不屈不挠的抗争着。

  显然,罗曼·罗兰要用英雄主义的精神来矫正时代的偏向,他深刻的了解名人的抗争精神是可以震撼人类心灵,引起各界共鸣的。在罗曼·罗兰看来,真正的英雄、真正的伟大是痛苦和孤独的,他还说:“我称为英雄的,并非以思或强力称雄的人;而只是靠心灵伟大的人。”他正是紧紧抓住了英雄伟人痛苦的心灵,把战胜苦难作为衡量英雄的一把闪亮标尺。而他的《名人传》就是揭示人类历史上三位苦难英雄的心灵传记,他们是19世纪德国伟大音乐家贝多芬、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着名雕塑家米开朗琪罗、俄国文坛巨子托尔斯泰。

  他在《贝多芬传》的结尾这样写道:“一个不幸的人,贫穷、残废、孤独,由痛苦造成的人,世界不给他欢乐,(www.lz13.cn)他却创造了欢乐来给予世界;他用他的苦难来铸成欢乐,好似他用那句豪语来说明的——那是可以总结他的一生,可以成为一切英勇心灵的箴言:用痛苦换来欢迎。”确实,用痛苦换来欢乐“正是罗曼·罗兰追踪贝多芬一生命运的视野,这句话构成了《贝多芬传》内在的紧张和扣人心魂的思想魅力之所在。

  贝多芬以他坚强的意志,以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扫空忧郁的思想,最终成为名人,贝多芬在写给弟弟们的信中曾说过:”只有道德才能使人幸福,而不是金钱。“是什么支持着贝多芬?是不向皇权低头的品质,是不被金钱收买的决心,是扼住命运咽喉的勇气!正是依靠着这些超凡的精神力量,贝多芬越过了人生的无数个痛苦险峰,达到了对人生最清醒的领悟。

  如果说《贝多芬传》是英雄主义的号召,是力的颂歌,那么《托尔斯泰传》则是一首安魂曲、一支哀歌,一阕送葬曲。贝多芬伟大的痛苦是因为他在人生的盛年遭到厄运,托尔斯泰伟大的痛苦在他自身主观意志的选择。他厌倦了优越的环境,藐视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文学声誉,只有生命的真谛才是他未知的亦惟独渴望的,于是他用自己毕生的精力去求索和探寻,他所拥有的幸福感成为了他精神上的沉重负担,如果他只是平庸的亦心安理得的享受他所拥有的这一切,烦恼是不会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正是由于对真理的追求和不肯虚度年华的精神才使他的烦恼接踵而来。《复活》是托尔斯泰暮年的又一部力作,罗曼·罗兰所说:”妻子、儿女、朋友、敌人都没有理解他,都认为他是堂·吉诃德,因为他们都看不见他与之斗争的那个敌人,其实这个敌人就是他自己。“

  ”托尔斯泰,你是否依照你所宣扬的主义而生活!“他痛苦地回答:”我羞愧欲死,我是罪人,我应当被人蔑视。“终于,在82岁的暮年,托尔斯泰在一个寒冷的冬夜,独自逃出了家门,在一个无名的小城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他号啕大哭,对守在他周围的人们说道;”大地上千百万的生灵在受苦;为何大家都在这里只照顾一个列夫·托尔斯泰?“其实,托尔斯泰发出的是对苍生的疑问,也是对痛苦心灵的回应,在这里我们分明又听到了贝多芬对生命的欢乐歌唱。

  其实《名人传》也告诉了人们,英雄和名人并非没有弱点,也并非就完美,毕竟他们是人,而不是神,但是这并无损于他们所做出的伟大的事业。悲惨的命运和严峻的考验不仅降临在普通人的身上,同样也降临在名人的身上。当我们遭受挫折的时候,应该想到这些忍受并战胜痛苦的榜样,不再怨天尤人,并且坚定自己的信仰。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