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格式

  读书笔记主要有三大类:1.摘要式笔记摘要式笔记是一种在阅读中把同自己的学习、工作或研究的问题有关的语句、段落等按原文准确无误地抄录下来的笔记形式。摘录原文后要注明出处,包括题、作者、出版单位、出版时间、页码等,便于引用和核实。

  摘要式笔记又可分为:

  (1)索引索引笔记是只记录文章的题目、出处的笔记。

  (2)抄录原文就是照抄书刊文献中与自己学习、研究有关的精彩语句、段落等作为以后应用的原始材料。

  (3)摘要是在理解原文的基础上,按照原文的顺序,扼要的地把书中的观点、结论摘抄下来。

  2.评注式笔记这是一种在阅读中写出自己对读物内容的看法的笔记形式。

  评注式笔记又可分为

  (1)书头批注这是一种最简易的笔记作法。就是在读书的时候,把书中重要的地方和自己体会最深的地方,用笔在字句旁边的空白处打上个符号,或者在空白和加批注,或者是折页、夹纸条作记号等。

  (2)提纲就是用纲要的形式把一本书或一篇文章的论点、论据提纲挈领地叙述出来。

  (3)提要提纲和提要不同。提纲是逐段写出来的要点,提要是综合全文写出要点。提要可以完全用自己的语言扼要地写出读物的内容。

  (4)评注就是读完读物后对它的得失加以评论,或对疑难之点加以注解。

  (5)补充原文就是在读完原文或文章之后,对感到有不满足的地方进行补充。

  3.心得式笔记心得式笔记,是在读书之后写出自己的认识、感想、体会和得到的启发与收获的一种笔记。

  心得式笔记可以分为:

  (1)札记读书时把摘记的要点和心得结合起来写成的,称札记。

  (2)心得也叫读后感。读书后把自己的体会、感想、收获写出来。

  (3)综合综合笔记是读了几本或几篇论述同一问题的书文后,抓住中心评论它们的观点、见解,提出自己的看法的笔记。


  读书笔记范例一:《六人》读书笔记

  这本书概括了六种类型的人,是一种富于创造性和极具启发性的概括。第一类是浮士德。浮士德是理性的化身:“我要探究窥伺事物的核心,我想得到关于整个存在的知识。我因此牺牲了我灵魂的幸福,甘愿为一个时间极短的理解永受天罚。”相比之下,很多人放弃了理性的追求:“许多年以前在他的心里燃烧的东西,那个追求事物的理由,那个追求理解的渴求,早已死而且被埋葬了。”而那些从不想生命意义及不朽的人是有福的:谁能不被噩梦惊扰?“只有那些始终注意着目前的一点需要从不想建造通到永恒去的桥梁的人。愿他们有福!要扰乱他们的平衡是很难的。因此他们居然能够免掉受一种欲求的煎熬。”第二类是唐璜。唐璜是官能享乐的化身:“一切真理只不过是官能的陶醉,而一切陶醉也只是一个梦。在陶醉的时候,我们就打破了理性用来阻止我们官能的大胆活动的那个专断的束缚,那个虚伪的镣铐。”唐璜抨击伪君子:“一个这类有教养的伪君子就跟一只受过训练的卷毛狗一样,他一出世,立刻就知道怎样辨别善恶。他宣传着尊严,清白和良好品行,他像一只披着一身道德羽毛的孔雀那样昂首阔步。他在每件事物中都找出来一个意义和一个目标,他像一只传染瘟疫的老鼠一样散发着诚实和温文的臭气。”生命的意义与我们无关:“生命的意义,一切事物的开端和终局究竟跟你有什么相干呢?生命本身既无意义,也可无目标。生命并不是给人来评论,来思索,来为它找寻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意义的。对我们来说,人生应该是满满的一杯酒,我们得带着狂欲大口地喝。等到酒喝完之时,官能的游戏也就完了,那时我们不要像一个宠坏了的小孩似地哭着,我们得把空杯丢在石头上碰碎!你问: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在你损伤你的心智,折磨你的灵魂去给那个感觉的幻术找寻一个意义的时候,光阴已经白白地逃走了,你并没有利用过它,也不曾了解过它。”第三类是哈姆雷特。哈姆雷特是虚无的化身:“他觉得人生是十分卑鄙无聊的。任何可能有的生存的目标都是琐碎而无价值的,就像造化的恶作剧那样地毫无意义。”人生的目的就是死亡:“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是

  这本书概括了六种类型的人,是一种富于创造性和极具启发性的概括。

  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第一类是浮士德。

  浮士德是理性的化身:“我要探究窥伺事物的核心,我想得到关于整个存在的知识。我因此牺牲了我灵魂的幸福,甘愿为一个时间极短的理解永受天罚。”

  相比之下,很多人放弃了理性的追求:“许多年以前在他的心里燃烧的东西,那个追求事物的理由,那个追求理解的渴求,早已死而且被埋葬了。”

  这本书概括了六种类型的人,是一种富于创造性和极具启发性的概括。第一类是浮士德。浮士德是理性的化身:“我要探究窥伺事物的核心,我想得到关于整个存在的知识。我因此牺牲了我灵魂的幸福,甘愿为一个时间极短的理解永受天罚。”相比之下,很多人放弃了理性的追求:“许多年以前在他的心里燃烧的东西,那个追求事物的理由,那个追求理解的渴求,早已死而且被埋葬了。”而那些从不想生命意义及不朽的人是有福的:谁能不被噩梦惊扰?“只有那些始终注意着目前的一点需要从不想建造通到永恒去的桥梁的人。愿他们有福!要扰乱他们的平衡是很难的。因此他们居然能够免掉受一种欲求的煎熬。”第二类是唐璜。唐璜是官能享乐的化身:“一切真理只不过是官能的陶醉,而一切陶醉也只是一个梦。在陶醉的时候,我们就打破了理性用来阻止我们官能的大胆活动的那个专断的束缚,那个虚伪的镣铐。”唐璜抨击伪君子:“一个这类有教养的伪君子就跟一只受过训练的卷毛狗一样,他一出世,立刻就知道怎样辨别善恶。他宣传着尊严,清白和良好品行,他像一只披着一身道德羽毛的孔雀那样昂首阔步。他在每件事物中都找出来一个意义和一个目标,他像一只传染瘟疫的老鼠一样散发着诚实和温文的臭气。”生命的意义与我们无关:“生命的意义,一切事物的开端和终局究竟跟你有什么相干呢?生命本身既无意义,也可无目标。生命并不是给人来评论,来思索,来为它找寻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意义的。对我们来说,人生应该是满满的一杯酒,我们得带着狂欲大口地喝。等到酒喝完之时,官能的游戏也就完了,那时我们不要像一个宠坏了的小孩似地哭着,我们得把空杯丢在石头上碰碎!你问: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在你损伤你的心智,折磨你的灵魂去给那个感觉的幻术找寻一个意义的时候,光阴已经白白地逃走了,你并没有利用过它,也不曾了解过它。”第三类是哈姆雷特。哈姆雷特是虚无的化身:“他觉得人生是十分卑鄙无聊的。任何可能有的生存的目标都是琐碎而无价值的,就像造化的恶作剧那样地毫无意义。”人生的目的就是死亡:“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是

  而那些从不想生命意义及不朽的人是有福的:谁能不被噩梦惊扰?“只有那些始终注意着目前的一点需要从不想建造通到永恒去的桥梁的人。愿他们有福!要扰乱他们的平衡是很难的。因此他们居然能够免掉受一种欲求的煎熬。”

  第二类是唐璜。

  唐璜是官能享乐的化身:“一切真理只不过是官能的陶醉,而一切陶醉也只是一个梦。在陶醉的时候,我们就打破了理性用来阻止我们官能的大胆活动的那个专断的束缚,那个虚伪的镣铐。”

  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唐璜抨击伪君子:“一个这类有教养的伪君子就跟一只受过训练的卷毛狗一样,他一出世,立刻就知道怎样辨别善恶。他宣传着尊严,清白和良好品行,他像一只披着一身道德羽毛的孔雀那样昂首阔步。他在每件事物中都找出来一个意义和一个目标,他像一只传染瘟疫的老鼠一样散发着诚实和温文的臭气。”

  生命的意义与我们无关:“生命的意义,一切事物的开端和终局究竟跟你有什么相干呢?生命本身既无意义,也可无目标。生命并不是给人来评论,来思索,来为它找寻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意义的。对我们来说,人生应该是满满的一杯酒,我们得带着狂欲大口地喝。等到酒喝完之时,官能的游戏也就完了,那时我们不要像一个宠坏了的小孩似地哭着,我们得把空杯丢在石头上碰碎!你问: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在你损伤你的心智,折磨你的灵魂去给那个感觉的幻术找寻一个意义的时候,光阴已经白白地逃走了,你并没有利用过它,也不曾了解过它。”

  第三类是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是虚无的化身:“他觉得人生是十分卑鄙无聊的。任何可能有的生存的目标都是琐碎而无价值的,就像造化的恶作剧那样地毫无意义。”

  人生的目的就是死亡:“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是不难解答的。人生的目的不过是死亡而已,因为在这世界里生存的一切都是像尘土一样地被时间的气息渐渐在吹走的。就像在沙漠中,脚迹一下子就会被吹没了那样,时间也会抹掉我们存在的痕迹,仿佛我们的脚就从来没有踏过大地似的。”

  蛆虫是万王之王:“蛆虫是真正的万王之王。蛆虫不管是国王或者乞丐,他一律吃掉,他是个主张人类平等的伟大的实行者,从来不计较官阶和名号。”“他们会得意地不声不响吃着他尸体中的美味,仿佛他生前一点也不是个轰轰烈烈的大人物,他们会吃得他只剩下一堆骨头,而这堆骨头又会渐渐地变成泥土。”

  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哈姆雷特拒绝俄菲利亚:“人的整个一生就绕着那琐碎的激情在打转,那激情是大自然赐给他的,为了来愚弄他那可怜的感官的微弱的热情。”当人处于激情之中时,他实际上是在借酒撒疯。他故意在可怜的生活中放纵一下自己,在想象中进入天国。而实际上,那冲动经不住追究,一追就追到种族繁衍的非理性冲动上去了,它甚至都没有精神的根基,而不过是一种动物性的繁衍冲动罢了。

  第四类是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是理想主义的化身:“他出发去解放人类,把人类从历代相传的苦难中解救出来。”

  人们嘲笑理想主义者:“人们嘲笑他戏弄他,他们以为他发了狂。他那些古怪的行动常常引他们开心,他们拿自己的行为跟这个傻瓜的幻想比起来,更觉得自己的行为合理了。”

  理想主义者的要害在于分不清梦境与真实生活:“然而傻瓜却找不到划分梦境与生活的界线,他拼命去追求奇迹却把理性的道路忘记了。”“对他们来说,梦变成了生存的意义和目的。他们把世界想象为他们所希望的那个模样,他们把精力消耗在疯狂中,最后更死于疯狂。”

  被理想主义者拯救的人最终竟然成了他的敌人:“然而这个世界上的人弄不懂他的梦,也不会为着幻想牺牲现实。固然幻想发出灿烂的光辉,可是它却不能够代替现实。所以并没有一个人为着他对于行动的热心感谢他,连他所救的那些人当他要把他们引进那些只有理想的星光照亮着的新路时,他们也都变成他的敌人了。”

  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第五类是麦达尔都斯。一个灵与肉分裂的在痛苦中煎熬的人。

  第六类是冯·阿夫特尔丁根。他是一位歌者。

  他是不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

  明世事的:“凡是去找寻蓝色奇迹的人永远不会明了世事的。他还是没有出生的好。”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他是天生与经济无缘的:“凡是最深远的事物都永远跟生意无关。”而相反的观点认为:“这些数目字里面含得有最深的智慧。世间的大事就在借方与贷方两个项目中间打转。”

  真正的歌者和诗人都是生活在天上的人,他们与世间万事无缘,尤其与经济无缘。也正因为这样,饿死是诗人最正当的死法。凡是在经济上成功的诗人都只能是半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

  不难解答的。人生的目的不过是死亡而已,因为在这世界里生存的一切都是像尘土一样地被时间的气息渐渐在吹走的。就像在沙漠中,脚迹一下子就会被吹没了那样,时间也会抹掉我们存在的痕迹,仿佛我们的脚就从来没有踏过大地似的。”蛆虫是万王之王:“蛆虫是真正的万王之王。蛆虫不管是国王或者乞丐,他一律吃掉,他是个主张人类平等的伟大的实行者,从来不计较官阶和名号。”“他们会得意地不声不响吃着他尸体中的美味,仿佛他生前一点也不是个轰轰烈烈的大人物,他们会吃得他只剩下一堆骨头,而这堆骨头又会渐渐地变成泥土。”哈姆雷特拒绝俄菲利亚:“人的整个一生就绕着那琐碎的激情在打转,那激情是大自然赐给他的,为了来愚弄他那可怜的感官的微弱的热情。”当人处于激情之中时,他实际上是在借酒撒疯。他故意在可怜的生活中放纵一下自己,在想象中进入天国。而实际上,那冲动经不住追究,一追就追到种族繁衍的非理性冲动上去了,它甚至都没有精神的根基,而不过是一种动物性的繁衍冲动罢了。第四类是堂吉诃德。堂吉诃德是理想主义的化身:“他出发去解放人类,把人类从历代相传的苦难中解救出来。”人们嘲笑理想主义者:“人们嘲笑他戏弄他,他们以为他发了狂。他那些古怪的行动常常引他们开心,他们拿自己的行为跟这个傻瓜的幻想比起来,更觉得自己的行为合理了。”理想主义者的要害在于分不清梦境与真实生活:“然而傻瓜却找不到划分梦境与生活的界线,他拼命去追求奇迹却把理性的道路忘记了。”“对他们来说,梦变成了生存的意义和目的。他们把世界想象为他们所希望的那个模样,他们把精力消耗在疯狂中,最后更死于疯狂。”被理想主义者拯救的人最终竟然成了他的敌人:“然而这个世界上的人弄不懂他的梦,也不会为着幻想牺牲现实。固然幻想发出灿烂的光辉,可是它却不能够代替现实。所以并没有一个人为着他对于行动的热心感谢他,连他所救的那些人当他要把他们引进那些只有理想的星光照亮着的新路时,他们也都变成他的敌人了。”第五类是麦达尔都斯。一个灵与肉分裂的在痛苦中煎熬的人。第六类是冯·阿夫特尔丁根。他是一位歌者。他是不扪心自问,我属于哪一类?

  我觉得自己是五分之一的浮士德,因为我对追寻事实真相和统计数字感兴趣,我搞社会学研究;我是五分之一的唐璜,因为我喜欢享受感官的快乐;我是五分之一的哈姆雷特,因为我常常苦思宇宙、时间和人生这些事,认为人生并无意义;我是五分之一的堂吉诃德,有挑战传统秩序的冲动,我对中国现行性规范的挑战就像堂吉诃德挑战风车;我又是五分之一的阿夫特尔丁根,有时写诗写小说。我唯独不是麦达尔都斯,因为我心理健康,从不纠结,而且从年纪很小半懂不懂的时候就凭直觉在伊壁鸠鲁的享乐主义和斯多葛的苦行主义之间选择了前者。


  读书笔记范例二:《逃离》读书笔记

  我突然听到一个叫门罗的人获奖了。我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报道提到她的作品《逃离》,我就想起来,几年前(2009)就读过这小说,当时就非常喜欢,推荐给朋友,还说她该得奖。完全忘记了,是一位写小说的朋友提及我以前这么说过,才想起来。我读书不太看作者介绍,只是拿过来就看原作,似乎人家是来投稿的。读得进去的我或许回过头来看看作者是谁,但门罗的那本书,没有怎么介绍作者,只记得是个女作家。

  她写日常生活最幽微的部分。生活平淡而惊心动魄。因为平淡至极,所有惊心动魄,那都是在黑暗里。《逃离》写的就是黑暗里发生的事,在不知不觉中,日常生活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那种如果公开,就能够摧毁生活秩序的事件,只是许多事件被忍了又忍,最终不了了之,像落叶一样腐烂,只是肥沃了日常生活的长青之树罢了。

  我看到一些评论,很不待见门罗。她写的是琐碎之事。她的世界过于消极。20世纪以降,中国文学流行的是故乡批判,“生活在别处”。作家基本上是一群积极份子。张爱玲那样的小说,如果不是夏志清出来说话,也是不被待见的。门罗比张爱玲更消极,她就生活在一个完全消极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拆迁,日子百无聊赖,地久天长,“逃离”其实很做作,那里没有延安。在丈夫呼呼大睡之际,逃跑一个上午,又乖乖回家。(www.lz13.cn)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继续喂马。其实比“流亡”更惊心动魄,这是世界人生的常态。革命是动态,终将归于安静。“天下本无事”,于是写作更需要匠心,因为时代帮不了你什么忙,(比较之下,中国小说真是从时代那里受惠良多,比较一下莫言,他不必费力,时代自己就是惊心动魄的小说。)在门罗笔下,日常生活的细节喷涌而出,随便摘一段:“这是个雨下得没完没了的夏天。早上醒来,你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雨声,很响地打在活动房子屋顶上的声音。小路上泥泞很深,长长的草吸饱了水,头上的树叶也会浇下来一片小阵雨,即使此时天上并没有真的在下雨,阴云也仿佛正在飘散。卡拉每次出门,都要戴一顶高高的澳大利亚宽边旧毡帽,并且把她那条又粗又长的辫子和衬衫一起掖在腰后。”一个接一个的细节,语言朴素,“我:怎么没注意到呢?”读者在着迷于世界细节之美丽丰富的时候,也暗中被带进了故事的圈套。写这种小说,作家得有强大的写生功夫。明治维新时,日本文学有三个潮流,一个是自我的角度,一个是女性意识的觉醒,还有一个就是正冈子规提出的写生。写生,对中国20世纪文学影响不大,时代风雷激荡,人生居无定所,那有功夫像正冈子规躺在一个园子里去描述花草虫鸟的细节。就是在21世纪,作家们还是没有功夫来沉入日常生活世界,革命结束了,拆迁再次令人们失去生活世界,在那些连私人家具都焕然一新的小区,细节的滋生,恐怕尚待时日。如何像普鲁斯特那样在一群老家具之间去“追忆逝水年华”,对于中国作家恐怕是一个难题。从鲁迅们开始的“故乡批判”,令中国写作总是在朝向“新世界”,直到旧世界几乎丧失了所有细节,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相当“另类的”。“大家不太跟他们来往的主要原因是萨拉心脏有毛病,但也因为他们订的杂志是周围的人全都不看的,他们听的是国家电台的广播节目,周围再没有其他人听。再加上萨拉不从巴特里克公司的目录上挑选衣服,却总是根据《时尚》杂志上的样子自己缝制——有时候简直是不伦不类。他们身上多少残留着一些年轻人的气质,而不像朱丽叶同学的双亲那样,越来越胖,越来越懒散。”门罗显然身处一个熟人社会。我好奇的是,加拿大也是一个新世界,马尔库塞的那些理论完全适合他们的世界,但他们如何在建设了一个新世界的同时,又颐养出门罗这样的老派作家?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