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观后感(一)

  “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他了,缘灭;找到是缘起,找不到是缘尽。走过的路,见过的人,各有其因,各有其缘,多行善业,缘聚自会相见。 ”

  佛教中一切皆为缘。 影片末尾雷泽宽遇到和尚的一幕无疑是全剧的点睛之笔。 于是,我们看到,清晨时分,在渐渐消弭的佛音中,那个瘦弱干枯、不堪一击但怀揣希望、不辞辛劳的身影,开着摩托,又一次,不明远方地上路了。

  佛音渐消在发动机隆隆的轰鸣中,在风吹稻香的簌簌中,在云卷云舒、日月更替的岁月轮回中。现实里的佛音归于沉寂,心底里的佛音持之以恒。那一句“缘聚自会相见”,雷泽宽信,所以心中已成习惯、成信仰的事情——寻子,自始不灭。

  15年,寻子15年。有多少事情能经受时间考验如此之久?在看同题材影片《亲爱的》之时,我也一直困惑于此:有这样长的苦寻时间为何不选择再生一个孩子?我大概是因为没有结婚生子,才不解为父母者的失子之痛。《失孤》倒是让我突然明白了一些。

  曾帅是一个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拐卖来的孩子,但他不敢对别人诉说,更不敢让养父母知道,他生怕自己把手中现有的一切也失去了。但毕竟血浓于水,他渴望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亲口问问他们当初为什么那么不小心,他渴望知道现在的他们到底生活得好不好,他渴望弄清楚自己是谁、根在哪。他说,“小时候怕自己死掉,父母就找不到我了,现在怕父母死掉,我就找不到他们了。”他的话无形之中给了雷泽宽继续前行的动力。而苦苦寻子15年的雷泽宽说,“我的老母亲活得很小心,因为怕我和媳妇会责备她,她那是活吗?是受罪!我的妻子也很小心,因为怕我离开她,也是活受罪。我其实很胆小,不敢回家,怕家人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回来。我只有在路上,才感觉对得起儿子。” 他唯独没有提到自己,他当然更是受罪,欠债、车祸、被群殴、露宿街头、打工……只有在路上受罪才让他在心灵上不那么受罪。 雷的话也更加坚决了曾帅找寻父母的决心。

  就这样,一个寻子、一个寻家,雷曾二人在寻途中相互鼓励、扶持、照顾,建立了一段特殊的情义,似友情、更似亲情,或许可以叫做“临时父子”。一个人走是孤独,两个人一起走,多少是种幸福。

  回到那个困惑,我在曾帅和雷泽宽这里似乎找到了答案:无辜的孩子、殷切的企盼、失魂的父母、漫长的等待,而骨肉连心,这份煎熬一定是相互的,唯有寻找才能赎罪,唯有寻找才能心安。

  但我知道,临时父子的幸福一定是短暂的,影片导演不会让俩人寻路相伴、一直到老。一定会运用对比的手法,使其中之一成为幸运儿。而这个幸运儿是,曾帅。

  通过网友的协助,他找到了回家的路, 虽然记忆中的铁索桥、竹林和长辫子都没有了,但爸爸妈妈还在、一直在、始终都在。 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毛雪松、来自重庆。他终于不再是黑户,有了身份证,能坐火车、能和心爱的姑娘领结婚证。

  值得一提的是,雷泽宽陪曾帅回村相认的那天,穿的是一件结婚时候穿的西服,这足以看出他的郑重,但这份“郑重”又与自己何干?越是郑重越是苦痛。而曾帅也一定觉察到了,所以故作轻松地嘲笑他“老土”,还在看到桥头欢迎回家的横幅时说“太搞笑了”,他企图缓解这种郑重带来的伤感气氛,但伤感对他而言,终归是泪中带笑,因为父母就在不远处翘首以待。曾帅下车回头看了看雷泽宽,夹杂着感谢、不舍、祝福种种情愫,而后转过身对着生他的这片土地大声呐喊“我就是毛雪松!”随后母亲的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震荡了空气、山川和人心。雷泽宽站在车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样子已经泣不成声,周围是一群替老毛家高兴的村民一拥而上。这一喜一悲的对比着实令人心碎。我想,这一刻雷泽宽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他的泪水里一定有三个层次:一是为曾帅找到回家的路而高兴,二是为这段短暂而幸福的临时父子关系的终结而不舍,三是为自己的孩子至今还不知所踪而难过。雷泽宽的伤感是笑中带泪。

  影片中还有一个对比——长裙女人。

  长裙女人的女儿被人贩拐走,她不知疲倦地发寻人启示、歇斯底里地朝交警怒吼、雨天里为印有女儿头像的易拉宝打伞……但痛苦不堪的她最终在大桥上纵身一跃、撒手人间、再无留恋。她不会知道,就在她选择结束生命的同时警方已经成功解救了她的女儿。观众为长裙女人深深叹惋,为何不能再坚持一下,就一下!大概缘分要交给相信缘分的人,她等不了了,唯有以死谢罪、寻求慰藉、方得解脱。长裙女人与雷泽宽是现实世界中寻子父母的缩影,面对心灵跟肉体的双重折磨,多少人放手,多少人坚守?

  曾帅和家人团聚,小女孩被成功解救,雷泽宽摩托后飘扬的三面旗子里有两面已经有了着落,而自己的儿子又会在哪里?他的背影在一条很长很长的乡间土路上渐行渐远。我愿意相信儿子就在不远的前方。活着就有希望,缘聚自会相见。佛音落定,烛火不熄。

  失孤观后感(二)

  今天忙中偷闲,观看了正在热映的电影《失孤》,为自己刚刚结束的繁忙北京之旅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失孤》2015年由华谊兄弟制作,由彭三源自编自导,刘德华、井柏然等主演,讲述的是农民工雷泽宽(刘德华饰)在寻子路上与自小被拐卖的青年曾帅(井柏然饰)相遇、二人最终形同父子的感人故事。雷泽宽的儿子雷达四岁时被人贩子拐卖,为了寻找被人贩子拐卖的儿子,十五年间他骑着摩托车走遍了半个中国,同时还热心地帮助其他失子的父母寻找孩子;在寻子途中,不断有好心人对他相助,其中有偷偷给他塞钱的交警,有来来往往的路人,背后还有千千万万的网友;半途摩托车发生故障,年青小伙儿曾帅免费为他修理,二人结下了情谊;在福建了解一位被拐卖的男孩是否是他丢失的儿子时,雷泽宽被孩子的养父母及其他渔民一顿痛打,摩托车也因此损坏;曾帅以自己的摩托车对雷泽宽免费相助,并且与他一同踏上了寻子、寻父之路;寻找途中二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感情之深形同父子;历经千辛万苦,雷泽宽终于帮助曾帅找到了亲生父母;此后,雷泽宽继续踏上自己未竟的寻子之路。

  拐卖人口问题和独生子女政策是一对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沉重社会话题。前者给失去孩子的父母和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而后者则是产生前一问题的重要诱因。近些年来,反映这一题材的影片不少,它们角度不同、各有特色。但是,本片通过雷泽宽的寻子故事,突出地反映出了拐卖子女问题在进城务工农民工阶层身上的高发性,需要引起人们的格外关注。

  这部电影出现的群众演员不少,主要人物并不是很多,但演员的演技表现不错。“华仔”之敬业精神令人敬佩,破旧的农民工衣服穿在身上,竟然和他融为了一体;井柏然的帅气特别吸引人,他渴望回归亲生父母身边的迫切心情表达非常到位,他的摩托车车技同样令人十分欣赏;二人晚上在荒郊野外的小亭子下相偎而睡、形同父子的场面更是特别感人。另外,最煽情、最赚取人们眼泪的,恐怕还是剧中曾帅的父母听到儿子找到时的激动话语和一家三口相见时的痛哭失声场面,既让人对“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深刻内涵有了深刻的理解,同时无形之间也使观众对人贩子给他人带来家破人亡罪行的痛恨之情油然而生。

  另外,剧情中出现的一些对白,也同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寻子途中晚上出家人对雷泽宽开导、宽慰的极具哲理的话语:“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了,缘灭。”使人对父子之间绵延不绝的亲情再次有了痛彻心菲的感悟。再如,雷泽宽所说:“15年了,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觉我是个父亲。”使人对他的朴实无华充满了敬意。

  本次看电影,我首次从片头开始看到了全剧完全结束,既是对自己的奖赏,也是对所有电影制作人的感谢。看完之后的感觉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并不是特别的离奇,但是在不经意之间,使人感受到了一种父爱如山、不离不弃的高大形象,同时向全社会传递出了“一人有难大家帮”的正能量。同时,我们在为剧中一家三口重新团圆喜极而泣的时候,也能够忽然想到对于自己父母应有的感恩之心与子女行孝之无限可贵。总体而言,即使不能说是上等的佳作,应该说还算是一部不错的片子,能够在使我们偷偷洒泪对片中人物寄予无限同情的同时,也使自己的精神得以升华。

  除了欣赏剧情与演员的阵容,对于影片充满好感的另一个原因是满眼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无论是武夷山区,还是渔民捕捞的海边滩头,亦或是四川依山傍水的小村庄,更有那令人目不暇接、遍布全国、横亘河上的各式铁索桥,对于观众而言感受的无疑都是心旷神怡。在这样的美景衬托之下,欣赏着老帅哥“华仔”和小帅哥井柏然或单独或共乘摩托车飞驰在或笔直或盘旋的公路之上,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在我看来,在百忙之中于电影院用心品味一部影片,不仅是一种经典的小资情调,同时也是最好的放松身心的休闲方式之一。最后,希望在日后能够观赏到更多类似的影片佳作,既为国人升华精神和放松神经提供可能,同时也以之为媒介多多向外传播我们的价值观,在全世界不断锻造我们的文化较实力。

  失孤观后感(三)

  电影失孤观后感:一段极简主义的寻亲之旅:先给影评定个调:至少应该是我的国片十佳备选。原因如下:导演处女作懂得做减法,剧作有一定的深度,不存在起哄消费热点现象,整体完成度尚可。

  天惹,观众对现在国片要求真是低到尘埃去了。(笑哭)

  故事很简单:双男主公路寻亲的故事。

  《失孤》是彭三源作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编剧起家的彭三源在剧作上下的功夫能够明显看得出来,以目前成片的完成度来看,剧本的成色应该还能上浮30%。尤其是刘德华老师这条主线还是相当扎实的。在影像的调度上明显优于对白叙事,对我来说,最喜欢的段落就是片中人物毫无语言对白的那一段,影像上先入为主的极简主义能够看得出来导演的不贪心,舍得做减法,不在乎激烈的戏剧矛盾的冲突,安安静静地将两个“公路寻亲”的故事。刘老师骑着他那辆“悍马级”的嘉陵摩托从茫茫人海中穿进镜头,默默地发着传单,默默地忍受着陌生人或好心的规劝或无意的嘲弄,不发一言,又默默地骑着摩托车消失于被“雾霾”影像笼罩的路的尽头。这是一段没什么交代的寻亲之路,只能走着,走着,抓住些许看似有希望的“线索”,就像刘老师自己说的那样:我自己走在路上,才能让自己不愧疚。

  剧作上的优点还表现在电影中若隐若现的社会批判,许多同学诟病的节奏和剪辑的问题,大概也是在这里可以得到某种解答。

  首先,电影中有条支线:年轻妈妈丢失幼女周天意,小女孩儿辗转被人贩子买到各地,最终靠的是路人无意间施以援手,才得以被解救。电影中还有两处对这一情节的呼应处理:一处是网友糖果告诉雷泽宽泉州某渔村有一个被抱养的少年很像他被拐的儿子,引发雷泽宽南下福建寻子,但失败而归;另一处便是曾帅最终能够找到亲生父母亲,能够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也是靠一个叫小居的志愿者无意间在网上搜索并热心地报了案,各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致使他可以成功寻亲。这两个情节的发生,观众其实并没有看到任何官方机构的第一时间介入,所有呈现出来的细节都是民间自发组织和志愿者们微薄的力量(影片字幕感谢了“宝宝回家”这一志愿机构)。也就是说,这一样一个时而出现,背负巨大人生悲剧的社会群体完全没有受到主流力量的帮扶,官方立法的保障。能够看得出来,导演似乎有意的在规避《亲爱的》中出现的道德赎罪的叙事逻辑,而是隐晦对这一社会现象做出她自己的评价。

  第二,雷泽宽老师的儿子被拐是具有偶然的,他自己问过大师:为什么偏偏是我儿子被拐?(这一情节隐隐有深意)但曾帅的被拐其实是很有寓意的,电影中说过他是因为在集市上吃一碗豆花被拐跑的,时间大约是在90年代初期,影片中对曾帅印象中出现的铁索桥,竹林等实在景象最后倒塌的处理似乎是有意在剑指拐卖人口这一“现代主义的社会病症”正式出现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当中。如若不是曾帅的第二条线索,他如何能在有生之年之年找到早已因为公路改造而被砍掉的竹林和拆掉的铁索桥。记忆中的“回家之路”被现代化发展的脚步碾压的稀碎。

  重庆这个城市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中国电影中,第六代的地下党导演们最爱它,这个地方拥有天然的现代与传统的牵连和割裂,她日新月异,她旧影重重,三峡大坝淹没的是从前人类的根基,又迎来了下一代的新生,自然必须承受被牺牲的“义务”。重庆这个小妖精的寓意就是它既是拆毁,又是新生,它已然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个文化符号,中国现代化的进程的全方位都可以浓缩在这个天天都在柴楼盖房的地方。将曾帅的人生之初和最终结局放在这里,自然是颇有深意。不过,如果能够更加露骨一点我就更加喜欢了。

  第三,刘老师在帮助曾帅完成寻亲之旅继续踏上征程的时候,路遇一群修业的和尚,并完成了一番看似玄妙的对话。刘老师不无悲伤地讲:为什么偏偏是我儿子被拐?大师曰:他来,缘聚,他走,缘散;你找,缘起,你不找,缘灭,人生在世,多行善业,才必有好果(大意)。在我看来,这段情节的发生略微突兀,但也合情合理。细细想来,大师的话本来也不是对雷泽宽所说,雷泽宽不需要佛言来自我安慰,大师言说的对象恰恰是银幕之前的我们。昭昭众生,但凡对生命和人性怀有敬畏之心之人,断不会做“拐卖人口”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的。然而,中国社会早已浮躁至此,信仰缺失的当下,那些陌生人的小善良如何能够抵御得了这深不可测的人性黑洞。面对这一族群,在立法不严,官方漠视的情况下也只能依靠这微弱的信仰力量去约束被释放的暗黑人性,这或许是导演释放的一点小善意吧,能够对银幕之前的大众起到些许作用也是极好的。

  李屏宾老师的摄影师具有典型的台湾自然风,四川的景色非常衬他的风格(为我的家乡感到自豪)。小清新似的逆光拍摄造成了意外的“雾霾效果”:雷泽宽骑着摩托车从逆光中来,到逆光中去,背影孤单,前路漫漫,渺渺茫茫。就像他这十五年的寻子之路,看不见方向,看不到希望,只能不停地走,走,人淹没在了这个飞速发展的大时代里了。

  刘老师自从迈入了知命之年,选择的角色更多的是趋于社会责任感,而且也只有这类片子演起来似乎能够找到些许门道。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刘老师近年来备受肯定的电影都出现在三四月这一淡季档期,且都是和活明白了女性导演合作(嘤嘤嘤——硬拗)2011年的《桃姐》横扫中港台几大电影节以及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让半辈子活在“只有颜,没有演技”的言论里的刘老师扬眉吐气了一把,片中对于普通男人的生存困境的处理,以及清爽细腻的表演方式都可以服众。说到底,刘老师毕竟是一块浸淫了华语影坛三十年的老姜。

  《失孤》中,他依然是诚恳地在“走心”,对于处于社会底层更加困顿的内地失孤中年老男人的人生困境,演绎得还算可以,个别处甚至拿捏得当,譬如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走南闯北,沉默寡言地寻找着丢失了十五年的儿子时(真不是黑,咳咳咳)。这次的表演也应该能让他在今明两年的颁奖典礼上捞得一二的,与他比起来,井柏然的表演让人十分出戏,演技着实让人拙计啊,台词功底欠缺,念对白的念得我尴尬症直犯(别打我啊,我是颜粉啊!)一口亮晶晶的烤瓷牙,浑身散发出巴黎时装周的潮男气息,哪像是个国道上修车店里的小工嘛,帅得让人合不拢腿,看完只想说,宝宝,别哭,我们集资给你办户口!

  当然,这片子肯定会拿来和《亲爱的》做对比,肯定的是它肯定是在表演上比不上《亲爱的》,甚至最终的社会效应。但与《亲爱的》那种分分钟拿着芥末往你眼睛上凑的煽情路数相比,我还是喜欢这部电影里面这种不算克制但是不着痕迹的温情方式:因为演员完全让我哭不出来,能够哭出了的是超级棒的配乐。O(╯□╰)o

  对于我自己而言,我更喜欢《失孤》这种能够在电影中赋予一些电影之外的东西的电影,比如去探讨为何在近二十年中国会这么密集地发生“拐卖人口”的现象,深层原因在何处,官方立法机构是否有对此作出应有的反应,又或者在前两层都没办完成的情况下,当下浮躁的中国需要做点什么?也许这才是这类电影应该承载的目的和意义。

  《亲爱的》里面那种人人都有苦难,人人都能到的救赎的中庸逻辑和情感泛滥策略真的可以歇歇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