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就辞职:一个北大女生的求职悲欢

  文/胡呜昂

  大家好我是胡呜昂

  今天要给大家讲一个

  很浮躁很纠结很折腾很固执很乱来的

  北大2017应届毕业生经过校招的艰苦鏖战

  最终与某银行总行签订三方

  结果入职一个多月就跳槽了的故事。

  我有太多的话想说,

  尽管反复删减压缩,

  依然不由自主地写成了一篇长长长长长长文。

  强烈建议马(fen)克(xiang)一下以备不时之需。

  本文复原了我从2016年8月至今的

  漫长一年的心路历程。

  记载着我的希望与失望,

  我的泪水与欢欣,我的挣扎与放弃,

  我的妥协与不妥协。

  如果你正处于痛苦的求职期,

  可能当前或以后会经历与我类似的焦虑与迷茫,

  面对类似的抉择与困境。

  我想,这篇文章也许会给你一些力量。

  1

  再见,鹅厂

  “ 2016年9月8日,腾讯OA服务号告诉我,我的离职流程终于办完了。

  那一刻我意识到,这次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8月底,我在鹅厂为期两个月的暑期实习走到尾声,我发起了离职流程,而后随团队赴天津出差。这一走,就不再回来。

  出发前一天,也是我在腾大的最后一天。我怅然若失,久久徘徊。

  最后一天,我在鹅厂内部知乎——乐问上发布告别帖《今天要离职啦,总觉得乐问该给我发个奖?》。因为我入职两个月以来在乐问发布的问题几乎个个都是主页热门问题,简直是话题女王,运营福音。结果乐问运营的GG真的在RTX上联系我,问我想要文化衫还是水杯。最终我纠结了一阵,全要了。

  最后一天,我举着手机,拍了落地窗外的蓝天,拍了茶水间、食堂,和一楼大厅的大鹅。

  最后一天,我跑到腾大广场参加了QQ浏览器的园游会活动,丢飞镖赢了一只很好吃的雪糕。

  最后一天,我把辛辛苦苦加班积攒的夜宵券疯狂地刷完,捧着一大堆酸奶走出了食堂。

  仿佛一场告别仪式。

  在那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的Leader胡老师,她对我说她这边对我留用觉得是没问题的,问我是什么打算。

  我实话实说,说我很想留鹅厂,我只是有些不确定男朋友之后是否能在深圳找到满意的工作。

  后来,我们的总监Vincent,他约我进行一个面谈。我跟他说了跟对胡老师讲的同样的话后,Vincent更直白地问:

  那也就是说,如果你男朋友来不了深圳,你就不会选择留下,是吗?

  我沉默了一阵,只好说,是的。

  结束面谈之后,我内心感到有点空洞。隐约意识到,我可能真的要投入我此前一直恐惧的校招了。

  9月8日,我的离职流程正式办完的这一天晚上,我正跟我球从北大小西门出来往畅春园食街走,接到了胡老师的电话。

  胡老师说他们给出的结果是转推荐,那也就是,传说中的不留用。

  虽然早已经做好了离开鹅厂的思想准备,那一刻到来时,还是很难过。

  胡老师说,校招就要开始了,他们认为我顾虑很多,有很大不确定性,谨慎抉择后决定不为我保留这个hc.

  胡老师说:“唉,你啊,看到你真的想起年轻时候的我。你和我那个时候,太像了。”

  我无从得知成熟女子胡老师年轻时候的故事。只是听她说着以后我要是再想来深圳,还可以找她之类的话,麻木地应着。

  挂了电话,我一时没有说话。沉默一会儿,跟我球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要去杭州了!”

  2

  谁的城市

  “ 那个时候啊,真是意气风发。觉得我们是全宇宙最优秀的情侣,世界必将是我们的。”

  深圳,杭州。

  这场纠结早在2016年4月份就埋下了种子。

  我们都不想毕业后留在北京,考虑备选的未来发展城市有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有较多互联网行业工作机会的城市。

  那时候我拿到了腾讯的暑期offer,我球拿到了网易游戏的暑期实习offer,一个在深圳,一个在杭州。

  我球说,我们都好好实习,争取都能留用,实习期间好好考察一下各自城市的情况,综合评判一下,到时候再选择去谁的城市。

  那个时候啊,真是意气风发。

  觉得我们是全宇宙最优秀的情侣,世界必将是我们的。

  不幸的是,我球陪我到深圳入职,在深圳呆了短短三天,深圳在他心中就没通过考察。

  我球说,深圳气候太湿热了,城市规划乱乱的,高楼林立,感觉没啥文化底蕴。房价也实在太贵。不太适合生活。

  问他觉得杭州如何。他说,那当然是风光优美,生活气息浓,文化底蕴深,医疗教育发达……

  我暗自腹诽,核心问题是不是他觉得来深圳根本买不起房啊_(:з」∠)_

  去谁的城市,到头来其实是让谁安安稳稳地留用,让谁重新走一遭校招火坑的问题。经历过竞争激烈的暑期实习面试,我其实对校招充满了恐惧,十分不愿意再经历一遍这个过程,渴望着能通过暑期实习就搞定一份工作。

  然而,听我球的意思他似乎不喜欢深圳。对于从事游戏策划而言,他也相应更偏爱网易一些,尽管腾讯才是游戏界的爸爸。

  心中开始偏向去杭州,是8月底,我球的留用结果先出来。听到网易给他的pay后,我觉得我很难让他放弃网易来深圳找我。他现在手上已经拥有的,是喜欢的城市+喜欢的公司+很高的起薪,而到我这边来,则是不喜欢的城市+不确定是否能拿到的offer+至少按腾讯应届游策批发价来看没那么高的起薪。

  等到鹅厂这边实习考核临近,我球让我好好把留用的offer争取下来。这样有一个offer在手比较安心,之后找找杭州的机会,他也再看看深圳鹅厂的机会。大不了之后我再毁掉鹅厂的offer,这样选择更多,不至于太被动。

  他的说法的确最稳妥。可我总觉得,实习期间大家对我都很好,要我隐瞒内心的偏向,信誓旦旦说自己一定会留下从而把实习return offer搞到手,可等一拿到杭州那边的offer转眼就反悔毁约,我觉得做不到。因此,当胡老师和Vincent问我,我基本上都实话实说。

  而实话实说的结果,就是告别鹅厂。

  确认自己转推荐的那一晚,我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点开了腾讯KM App,当弾出提示说账号或密码不正确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