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州歌头

  韩元吉

  东风着意,
  先上小桃枝。
  红粉腻,
  娇如醉,
  倚朱扉。
  记年时,
  隐映新妆面,
  临水岸,
  春将半,
  云日暖,
  斜桥转,
  夹城西。
  草软莎平,
  跋马垂杨渡,
  玉勒争嘶。
  认蛾眉,
  凝笑脸,
  薄拂燕脂,
  绣户曾窥,
  恨依依。

  共携手处,
  香如雾,
  红随步,
  怨春迟。
  消瘦损,
  凭谁问?
  只花知,
  泪空垂。
  旧日堂前燕,
  和烟雨,
  又双飞。
  人自老,
  春长好,
  梦佳期。
  前度刘郎,
  几许风流地,
  花也应悲。
  但茫茫暮霭,
  目断武陵溪,
  往事难追。

  赏析

  这首词别本题作“桃花”。这首长调忆念逝去的甜美爱情,抒写对当年艳遇的眷眷难忘。上片睹物思人,回忆与她初遇情景,以及寻访无着的怅恨。“红粉”三句以人喻花、借花衬人。“记年时”领起追忆,铺叙与丽人幽会情景,春半、日暖、斜桥、水岸,自己跨马而来,美人凝笑相迎,无限风情,一派温馨。“绣户曾窥”二句,点明此后再访不遇,无限惆怅。下片写追寻旧迹,伤离恨别,钟情无限。“携手处”四句写重至两情亲密之处为时已迟。“消瘦”四句,写自处孤独,无人理解。以下用燕双飞反衬人孤单,用春长好反衬人易老,益增悲恻。最末一层总括故地重游,往事如烟,失去的艳情,不可复得。全诗以桃花始,以桃花终,处处紧扣桃花形神,借用桃花故事,由此生发出一段情事,一段叹喟,语言妩媚秀丽,情意婉曲缠绵,哀婉动人。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