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山溪·梅

  曹组

  洗妆真态,
  不作铅华御。
  竹外一枝斜,
  想佳人天寒日暮。
  黄昏院落,
  无处着清香,
  风细细,
  雪垂垂,
  何况江头路。

  月边疏影,
  梦到消魂处。
  结子欲黄时,
  又须作廉纤细雨。
  孤芳一世,
  供断有情愁,
  消瘦损,
  东阳也,
  试问花知否?

  赏析

  这是首咏梅词。上片写梅花品格的高洁。“洗妆”四句赞梅花不御铅华脂粉之“真态”与“竹外一枝斜”之逸姿,如“在山泉水清”的佳人。“黄昏院落”五句感叹梅花“清香”无人知赏,藏于黄昏院落其清香无处寄托,更何况僻在江头路旁,又遭风雪交摧,实在是孤寂不幸。词人对梅花孤芳无赏的命运深致同情和伤惋。下片写作者赏梅时的情怀。“疏影”写月映梅花,花开冷淡,词人为之消魂痛楚。“结子”写梅子成熟,又遭遇细雨淋漓,如泪如泣。“孤芳”五句词人感叹梅花一生清真孤高却频遭摧折和弃置,过于凄凉、孤寂,竟使同情和喜爱梅花的有情者为之平添无穷愁伤。“消瘦”三句词人以多情瘦损的沈约自比,讲我而今为伊(梅)“消瘦损”,梅花你可知否?显然,词人以惜梅、爱梅的多情者自诩,亦以梅之品格,境遇映衬自身,显然是有一定的寓意或寄托。综观全词,此词很少对梅花作具象的描摹与比喻,“而纯在空处提笔描写”,遗形写神,显示了梅花孤高幽独、清真绝逸的本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