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薪。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楚。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甫。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扬之水,不流束蒲。
  彼其之子,不与我戍许。
  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

  注释

  1、扬:水流缓慢的样子。
  2、束:捆扎。楚:荆条。
  3、鲜;少,缺少。
  4、女:同“汝”,你。
  5、迂:同“诳”,意思是欺骗。
  6、薪:柴。

  译文

  河中之水缓缓流,成捆荆条冲不走。
  没兄没弟没亲人,世间只有我和你。

  别信他人的谗言,他们其实在骗你。
  河中之水缓缓流,成捆柴禾冲不走。

  没见没弟没亲人,世间只有我二人。
  别信他人的谗言,他人的话不可信。

  赏析

  常言说,亲如兄弟,情同手足。这话道出了人间至爱亲朋间的余情。人间最难得的,恐怕难以再有比这亲情更让人感到动心和珍贵的了。

  可是,在生活的现实中,我们有时觉得最好的并不是自己的亲人,而是投合自己的人,奉承巴结自己的人。煮豆燃豆箕”,用其骨热油的丑剧时有发生,这表明人间亲情有时会脆弱到一触即溃、亲朋反目为仇的地步。

  这是一个千古怪圈:我们一方面企盼和珍视亲情,一方面又会在外部因素的引诱下亲手毁灭亲情;我们一方面相信他人是地狱,他人居心叵测,一方面又会把大灰狼当亲人而与自己真正的亲人疏离。

  启发明明白白,但几千年前古人的感叹,在时光的流逝中似乎从未使人们清醒起来。肉食者们的倾轧且不必说,平民百姓也常有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想法。恐怕我们永远也逃不出这个怪圈。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