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乱读后感(一)

  家中书柜里有我保留的一本《长安乱》,看过影片后,又想拿出来读一读。

  韩寒这个不安分的少年,终于在文坛上安静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据说他去了赛车场,而且现在也是。只不过,他在这期间心情总是不平静,于是出了这本不是武侠又像武侠的书——《长安乱》。

  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不安静了,在赛车场上看见赛车飞驰或者不遂所愿的翻滚出赛道,于是在这书名中含“乱”的小说里,我们看到了韩寒难得一见的安静。就像他在书中主人公所想的:江湖真是如此平静。走远一点,盖个房子,长安无事。

  主人公释然,属于少林寺比较特殊的弟子之一,从小就得到方丈的器重,因为他是上天所降,拥有像蜘蛛侠般超强的眼力,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十丈开外的即使再快的一个暗器或者一个动作。从释然的身世开始,韩寒开始把佛家的道理搬了出来。他开始喜欢谈因果,谈随缘。这应该是随作者心境而变的写作方式,许多作家都会因为一些事的发生选择一个宗教皈依,如果大家都承认韩寒是一位作家的话。

  释然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地方盖个房子,与自己喜欢的女孩结婚。他喜欢的女孩叫喜乐,在少林寺的时候他们就经常在一起了。喜乐这个名字是少林弟子在饥荒之年花费两个时辰的精力讨论确定的,因为这个名字一向团结的少林弟子还差点动起手来。最后,这小姑娘背负着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式定名为 “喜乐”。以后的一切故事都和释然还有喜乐有关,两个人平静地走往长安,然后复仇参加武林大会,最后在一个小树林里盖了间房子。就这么平静,与那繁华的都城长安仿佛相隔千里。

  韩寒安静的讲着故事,说起话来那么随意那么平静那么有趣,我们需要的不是思想。尽管他在文中也一贯地对一些现象进行讽刺着,比如为了在少林寺取一个好名字还要有钱或者走后门,比如那些自以为是的武林高手们一个个做着蠢事却不自知。但是整个情节只是为了平静的生活,为了一个简单的愿望而发展。我宁愿相信这是作者故意的有趣而不是为了像他的第一部小说《三重门》那样刻意为思想而思想,也不愿意相信是韩寒已经写不出那种有思想的东西。毕竟现在的一批80 后写手中像他写出这么有趣的文字的家伙真得不太多。

  就这样安静的走来,韩寒的文笔和他的主人公,在江湖、在长安,营造着一种安静的氛围。如果不是喜乐死掉,就那样安静的死掉,死掉得让人心痛。喜乐说:我看见你高兴,我就高兴,看见你难过,应该就会难过,可是我从没看见你难过过呢。不过你从不难过是好事情,至少在我记忆里,你还从没难过过一次,这说明你还是不一样啊。哈哈,你说,我如果要死了,你会不会难过啊?释然摸摸喜乐的头:我都难过很长时间了。就这么安静的对话,在临死之前。

  喜乐死了,在生下他们的孩子之后。释然承担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他有些狼狈的去做杀手,为了养活这个孩子。他埋了喜乐,他说这是难逃的,他决定一辈子不再去那里看望。看到这里,我感到有些感动,差一点就会掉出眼泪。我相信韩寒在写一种生活,写一种互相信任的爱情,写一种平静的人生。我可以毫不讳言:我喜欢。只是整篇小说还是太短了,许多细节容不得仔细雕琢,也许那时间会耽误韩寒跑去赛车。

  在小说最后,武当掌门找到释然想推他做皇帝,很明显这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愿望。他提供的一个条件是献给释然一个叫“米豆”的女孩。释然问:怎么叫这个名字?米豆说:不知道。家里的愿望吧。“我”说:米豆。像喜乐一样,都是愿望。

  我突然想起自己心底的愿望,那是些什么呢?但是不管怎样,都是美好的。就像赛车手韩寒在F1 赛车场上,握紧那可以超越一切速度的方向盘,梦想着超越舒马赫超越一切可以超越的人,都是愿望。

  那时候的韩寒是不安静的,但是,至少他安静过那么一回,在自己的书中,在那本名叫《长安乱》的小说中。那是段安静的时光,就像安静的愿望。


长安乱读后感(二)

  前两天看完了一本书,名字叫《长安乱》。韩寒写的,爵哥推荐的,我自己看的。说实话,刚看完的时候我是满头的雾水,不知道韩寒到底想表达什么。导致我看完这本书之后好几天了才敢提笔写点感悟。我不会写书评,因为每一个写书的人都不是只为了写一本书来给世人阅读甚至评价的,而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种想法或者是思想。如果和某人的观点不同,甚至相悖,某人大可自己也去写一本来驳倒对方,只是自己写几句或好或坏的评语其实是很无聊的,只能给其他同样看这本书的人添个乐子。不过这个乐子由于历史悠久,慢慢发展到各个领域,到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了。黄健翔就是这里边的佼佼者。如果我们看一场球突然没有人去解说了,可能我们还会有点适应不了,甚至感觉到很没劲……

  哈,说了那么多没用的。杂想嘛,能杂到什么程度就看我思维能跳多快了。既然是因为读《长安乱》才写的读后感,那我再回来琢磨琢磨这本书。没看懂是一回事,毕竟一本书只有写这本书的人自己才最清楚其“中心思想”。好像韩寒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看过这本书之后让我想起了一本西班牙名着—《堂吉柯德》。同样两个人的旅行,都是一个主角,但《长安乱》里跟随主角的却不是仅仅是助手这样简单的关系,她还是主人公的爱妻,虽然没有过正式的结婚仪式,但同居久了自然就成事实婚姻,而且在小说的最后他的这个助手兼爱妻就死于给他生孩子……

  也同样都有一匹矮小瘦弱痴痴呆呆的可怜的马与他们同行。但他们是夫妻所以就要合骑一匹马,因为或许只有两个异性同用一个交通工具才能演绎出更多精彩的暧昧情节。不过《长安乱》的主人公写的还是很传统的,他是一个不愿做武林盟主的练武奇才兼武林高手,身世不明且诡异,武器无敌且灵性。这个简介听起来很熟悉哈,貌似每个武侠小说的主人公都是这样的。但故事的大小情节却并不传统,想必大家都明白暗箱操作这个词,那么这本书就能让人感觉到好像韩寒就是趴在暗箱里写出来的,站在揭露本质的坚定立场上用自己虚构的故事来映射现实生活中的某些东西……

  此书中:故事背景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故事情节只能用少来形容,故事地点不超过五个名字……

  但韩寒却通过这本书写出了他对一些事物许多的观点,什么事儿什么观点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太多且没记住。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且思考过很多东西,对事物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哈,这个想必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不过也许这句话才是我的这篇杂想里最有意义的一句话了……


长安乱读后感(三)

  《长安乱》是一本在高三最忙碌的时候断断续续翻完的书。书本身完全的韩寒风格。有阅读快感。某些段落充斥着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幽默。

  故事乏善可陈。一个身世古怪的小和尚与青梅竹马(喜乐)拿着一把绝世宝剑一起闯荡江湖,历经劫数,总有贵人出来帮忙,后来引出肮脏的政治纷争(我始终对这点感觉失望)。再后来两个人决定归隐山林,喜乐有了喜,却难产而死。结局很唐突。很悲情。语言还是韩寒的。但这样的一个结局在韩寒前后的作品里显得很独特。韩寒所有的作品,除了用力过度的处女作《三重门》,他一直对感情描写表现出很微妙的疏远。这也让他的作品迥异于其他80年代作者。评论家称道的永远都是超越时代的作品,他们挥舞道德批判的大旗,说着严肃可笑的梦话。作品能不能超越时代不是我们可以说了算的,我觉得可以平行于时代就不错了。从社会性的角度看,《长安乱》有足够的批判意识与社会自觉性,不是玩笑话,我觉得《长安乱》在作品应该具备时代感,是否坚持社会性的角度看,无疑为青年一代创作者树立了一个不错范本。

  从小说创作的角度看,《长安乱》不是一部好的作品。懂得克制是小说创作中基本的素养。在这方面,韩寒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控制力。

  在《长安乱》里,韩寒提供了许多不错的场景。也试图教我们如何去谈恋爱和看待人生。明白「…Always like this.」这个道理,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在这些年里,《长安乱》里的许多情景和对话,我总是可以轻易地记起。

  “而这一天的来临似乎显得比较唐突,似乎显得突然,似乎人对期待很久的人或者事情的最终到来都会显得冷静以及反思为什么我如此冷静。原因是你选择了新的必将失去旧的,而旧的似乎也很好。”

  “我记得当时伴随马哼哼,我想了很多事情,比如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的无法预测以及这种彻底的无知带来的恐惧,我发现想多真是毫无意义,因为一切都是一场强行发生和被迫接受。”

  “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想,江湖真是如此平静。走远一点,盖个房子,长安无事。”

  “两个人拥抱着就能取暖,依偎着就能生存,两个人,相互不离不弃已是人世间最高的情感”

  “所谓的一切在于心中想为,而不是当前行为。”(www.lz13.cn)

  许多的道理,别人讲述给你听,你会觉得轻松的像一场游戏。但亲历无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后来渐渐明白,成长是在一些事情发生后的结果。

  我突然发觉,韩寒的这本《长安乱》不是一部普通的小说,它不是武侠小说,不是传统小说,而是一部青春情景剧。因为在这些纷争和喧嚣的背后,在喜乐死后的悲伤情绪里,留给我们的,只有一个落寞的背影。这荒唐的江湖。陌生的人群。以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