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各回读后感

  第一回:甄士隐前日对雨村有“诳驾”之罪,待客既散,知他自便,也不去再邀。及至中秋节,士隐家宴毕,另具一席于书房,步行到雨村住处相邀。前日不邀,是不生分,中秋再邀,一可谢前罪,二为旅居僧房的雨村解愁,雨村听了,也不推辞。由此可见两家关系融洽,士隐也很会做人。待人接物,显微见着。喝酒间,雨村提出了盘缠之事,士隐:“何不早言……”,雨村吟诵诗词,博得士隐赏识,趁士隐欢心之时提钱的事,容易成功。送礼的人,也等到别人有求之意才送,便送到点子上了。果然,雨村得了钱,不管黄道黑道之日,天没亮就出发了。雨村与娇杏一见钟情,是本书的第一对男女相遇,一个是“虽无十分姿色,却亦动人之处”,一个是“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非久困之人。”情场首现二人,是世间常见的类型,算是书的后面才子佳人的引子吧。士隐投奔丈人,在世俗来说,应算是没出息吧?偏这丈人还“半哄半赚”女婿的钱!这就叫“投人不着”。

  第二回: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贾雨村到“智通寺”的事。那青埂峰下的一僧一道已经分头行动,各自忙着度脱可以度脱的情鬼去了,所以我认为在智通寺煮粥的老僧,便是青埂峰下的那位僧人,是前来度脱贾雨村的。贾雨村在门口看到对联之时,也曾有过疑惑,却终不明白这两句“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是为点醒他而作。对比着想起第一回甄士隐出家前的那一幕,甄士隐“本是有夙慧的”,故听到了“好了歌”及道士的言论,“心中早已悟彻”。可见能否被度脱,起决定作用的,不是是否有僧道前来度脱,而是内心是否有“夙慧”,正所谓“佛渡有缘人”是也。

  第三回:今天,我在家里看我的《红楼梦》第三回。这篇文章讲了:英莲在五岁的时候,就被拐子拐走了,如今贾雨村接了这个案子,薛冯两家为了争买一个丫头,薛老爷就把冯老爷打死了。我还收获了几个好句: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我还收获了几个优美词:大吃一惊、仪表堂堂、语言不俗。

  第四回:我读 “四大名着”之首的《红楼梦》,虽然有点力不从心,但从第四回中,我还是获得了不少的启迪:当时社会统治的黑暗,宁荣两府的奢华,以及男女婚姻关系的僵化与当今社会有巨大的反差!这第四回的故事真叫一个“冤”,女子英莲被人贩卖入冯家作了二房,原本是好事,但人贩子不守约定,后又和薛家公子签了卖契,真是贪得无厌,结果闹得人财两空。为了一个女子,薛家豪奴不惜大打出手,将冯公子暴打致死。事后薛公子却无半点害怕,象没事人似的,带着妹妹宝钗和母亲去了荣府,继续当他的富家公子。自说贾雨村,因林如海的一纸推荐,补了应天府的缺,一上任就碰到了上面说的人命官司,正想到要铁面无私一番,但师爷关于“护身符”的“经验之谈”让他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弯:宁可昧着良心办案,也绝不能得罪“贾王史薛”四家族。

  事情的结果可以预料,贾雨村找了几个替罪羊,无罪释放了薛蟠,一起天大的刑事案件便轻松告破!这个情节反映了当时官官相护、徇私舞弊的黑暗现实,普通百姓的合法权益无从谈起,更谈不上为死者申冤雪恨了,这正应了那句名言“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抚卷长思,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悲伤

  第五回:是一大关目,撮其紧要,整个第五回实质所叙的仅是宝玉的一场梦。也是冥冥之中警幻仙姑受宁荣二公所托而安排下的一系列事来警其痴顽。第一件便是在"薄命司"中观看"金陵十二钗册",意在警告宝玉,闺阁之中个中女子命运原本如此,命中注定,不要痴情于闺阁,自惹烦恼,忘身于孔孟之道。第二件便是"再历饮馔声色之幻",即"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还有以可卿予宝玉,以试云雨,来解迷津。意在告戒宝玉:"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总之,近似"黄粱梦"的故事,令宝玉于梦中历尽男女情事,以免宝玉在尘世的痴顽。

  第六回:第六回除了开始写了宝玉初偣人事,与袭人初偿云雨情外,大部分篇幅写的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对于刘姥姥这个人物是作者写作的大手笔,起到了全文前后呼应的关系,看红楼梦刘姥姥一角很重要。她无儿只一女,女婿又是个庄稼汉,只是祖代与王府有些牵连,又周瑞家多少歉些情与他们王家,再者机会比较好,(周瑞家媳妇也想让她看看她的手段,王熙凤也心情不错通报了王夫人并厚待了他,给了不少东西并二十两银子,让他们家不仅过冬无虞,且以后还能不断走动扶持。

  第七回:第七回是宁荣二府的真正生活开始了。第七回我们解读到了许多的表面和背后的故事,真叫人叹服作者无比绝伦的文学才华!这一回主要描写了贾府中的一些生活琐事;同时也暗喻贾府、宁国府里充满了污秽腐败,缺乏生机勃勃的景象。其中焦大醉骂可谓是绝伦之笔,历来为世人所称道,对于焦大的醉言醉语,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红学爱好者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和评论。焦大是贾府第一代的奴仆,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才有日后贾府的百年繁华。焦大居功自傲,资格又老,看着贾府的由盛而衰又无可奈何。焦大被逼急了,加之喝了酒大了胆,平时不敢说的今天敢说了。这使众小子吓的魂飞魄丧,其实何止是众小子呢?主子们能不害怕?焦大揭了荣府的丑,骂到了主子们无地自容的地步,也就是戳到了他们的心窝儿。试想,如果焦大逢醉必骂,逢骂必狠,口无遮拦,即使主子再软弱,焦大也不至于到了今天。第七回是宁荣二府的真正生活开始了。第七回我们解读到了许多的表面和背后的故事,真叫人叹服作者无比绝伦的文学才华!

  第八回:这一回主要描写了贾府中的一些生活琐事;同时也暗喻贾府、宁国府里充满了污秽腐败,缺乏生机勃勃的景象。其中焦大醉骂可谓是绝伦之笔,历来为世人所称道,对于焦大的醉言醉语,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红学爱好者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和评论。焦大是贾府第一代的奴仆,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才有日后贾府的百年繁华。焦大居功自傲,资格又老,看着贾府的由盛而衰又无可奈何。焦大被逼急了,加之喝了酒大了胆,平时不敢说的今天敢说了。这使众小子吓的魂飞魄丧,其实何止是众小子呢?主子们能不害怕?焦大揭了荣府的丑,骂到了主子们无地自容的地步,也就是戳到了他们的心窝儿。试想,如果焦大逢醉必骂,逢骂必狠,口无遮拦,即使主子再软弱,焦大也不至于到了今天。

  第九回: 贾宝玉终于又上学了!荣国府里,贾母、王夫人并众姐妹们是一番高兴,以为宝玉这下必定勤学苦练,学业长进,功名指日可待。且慢高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先前宝玉是那样的厌恶读书。记得吗,不久前,在宁国府里,宝玉倦怠,欲睡中觉时,侄媳“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原来这些字画都是劝人勤学苦读,学会处事做人的。曾几何时,一向对读书深恶痛疾的宝玉,现在忽然要“速速作成”上学之事。他对秦钟说:“咱们回来告诉你姐夫姐姐和琏二嫂子。”并说:“你今日回家就禀明令尊,我回去再禀明祖母,再无不速成之理。”缠着贾母,急切地要让秦钟陪他去学塾读书。是什么原因呢?宝玉和秦钟在学堂的相处,“同来同往,同坐同起,愈加亲密”,关系非同寻常,学童们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起了疑,背地里你言我语,诟谇谣诼,布满书房内外”。

  再往下看:“宝玉终是不安本分之人,竟一味的随心所欲”,“更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如今宝、秦二人一来,见了他两个,也不免绻缱羡慕……香、玉二人心中,也一般的留情与宝、秦。因此四人心中虽有情意,只未发迹。每日一入学中,四处各坐,却八目勾留,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却外面自为避人眼目。不意偏又有几个滑贼看出形景来,都背后挤眉弄眼,或咳嗽扬声。这也非止一日。”

  接下去故事的发展是:秦钟香怜恋风流,同学金荣起疑心。流言四起惹口角,群童争斗闹学堂,以至于砚瓦书匣齐飞,门闩马鞭共舞,搞得一片狼藉。

  作者写得真精彩!

  第十回:此回写秦氏之病。秦可卿从寒门小户到富贵人家,物质生活可谓奢华,精神生活并不理想。能否在贾府站住脚的关键又是能否保持住与贾蓉的夫妻关系。对她和贾蓉夫妻关系威胁最大的人物就是王熙凤。王熙凤和贾蓉的不正当关系,甚至在刘姥姥、周瑞家的面前都不掩饰。焦大就当着许多人的面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在场的秦氏并不是傻大姐,而是个虽然“有说有笑,会行事”,但又“心细”、“心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的人,焦大的话不会不给她心里造成压力和冲击。再加上她兄弟秦钟在学校“不学好,不上心念书”,那些狐朋狗友扯是搬非,使她更气恼。不懂事的兄弟把别人和他闹仗时说的一些“不干不净的话”也告诉了姐姐,以致秦氏气得连早饭也没有吃。秦氏其人,正如名医张大夫所诊断的:“心性高强,聪明忒过”,“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忧虑伤脾,肝木忒旺”,以致生病。秦氏对长一辈“素日孝顺”,对平辈“和睦亲密”,“慈老爱幼”,连贾母都钟爱她,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呢?她的不如意主要是娘家广有钱财现今又执掌贾府管家大权的王熙凤插足于她和贾蓉的夫妻关系中来了。她要在宁府站稳脚,要保持和贾蓉的夫妻关系不被凤姐拆散,既不能像鲍二媳妇那样对待凤姐,也不能像尤二姐那样对待凤姐,只有走靠贾珍庇护一条路。而她一不能给贾珍加官,二不能给贾珍添钱,贾珍荒淫成性,她只有投其所好了。有了贾珍庇护还不行,凤姐撒起泼来连贾珍都要回避的。秦氏对她心目中的“脂粉队里的英雄”、“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之”的凤姐,还得搞好关系,委曲求全,多次声明“和婶子好了一场”,“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其实凤姐“养小叔子”也并非要拆散秦氏和贾蓉的夫妻关系。凤姐欺秦氏斗她不过,黄鼠狼给鸡拜年,多次看望秦氏,假装关心、相好,以稳住秦氏之心。她既要贾蓉和秦氏把夫妻关系保持着,又把贾蓉这个小叔子养着。而秦氏为防身计,“声东击西”,屈就贾珍,结果还是落了个悲剧结局。秦氏的悲剧是一个贫家女嫁到富家人的悲剧,这也许从一个角度影射,假使黛玉嫁给宝玉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种悲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