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宪问篇第十四

  1、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

  【译文】原宪问什么是可耻的。孔子说:“国家有道,固当出仕食禄。国家无道,仍是出仕食禄,那是可耻呀。”

  2、“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译文】(原宪又问):“好胜,自夸,怨恨,与贪欲,这四者都能制之使不行,可算得仁吗?”孔子说:“可算难了。若说仁,那我就不知呀!”

  3、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译文】孔子说:“一个士,若系恋于他家室乡里之安,那就够不上一士了。”

  4、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

  【译文】孔子说:“国家有道,要正言正行;国家无道,还要正直,但说话要随和谨慎。”

  5、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译文】孔子说;有道德的人一定有善言,有善言的人不一定有道德。仁义的人一定勇敢,勇敢的人不一定仁义。

  6、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鏖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耕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7、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译文】孔子说:君子中不具备仁德的人有啊,但是没有小人而具备仁德的。

  8、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无诲乎?”

  9、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

  【译文】孔子说:“郑国发表的公文,都是由裨谌起草的,世叔提出意见,外交官子羽加以修饰,由子产作最后修改润色。”

  10、或问子产。子曰:“惠人也。”问子西。曰:“彼哉彼哉。”问管仲。曰:“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

  11、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译文】孔子说:“贫穷却没有怨恨,很难;富贵却不骄傲,倒容易做到。”

  12、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

  【译文】孔子说:“孟公绰做晋国越氏、魏氏的家臣,是才力有余的,但不能做滕、薛这样小国的大夫。”

  13、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译文】子路请教怎样才是最理想的人。孔子说:“明智像臧武仲,淡泊无欲像公绰,勇敢像卞庄子,多才多艺像冉求,再用礼乐来加以文饰,也可以算是最理想的人了。”稍后又说:“现在所谓理想的人何必一定要这样呢?看到利益就想该不该得,遇到危险愿意牺牲生命,长期处于穷困也不忘记平生期许自己的话,也可以算是理想的人了。”

  14、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译文】孔子向公明贾问到公叔文子,说:“先生他不说、不笑、不取钱财,是真的吗?”公明贾回答道:“这是告诉你话的那个人的过错。先生他到该说时才说,因此别人不厌恶他说话;快乐时才笑,因此别人不厌恶他笑;合于礼要求的财利他才取,因此别人不厌恶他取。”孔子说:“原来这样,难道真是这样吗?”

  15、子曰:“臧武仲,以防求为后于鲁,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译文】孔子说:“臧武仲凭借防邑请求鲁君在鲁国替臧氏立后代,虽然有人说他不是要挟君主,我不相信。”

  16、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译文】孔子说:“晋文公诡诈而不正派,齐桓公正派而不诡诈。”

  17、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管仲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译文】子路说:“齐桓公杀了公子纠,召忽自杀以殉,但管仲却没有自杀。管仲不能算是仁人吧?”孔子说:“桓公多次召集各诸侯国的盟会,不用武力,都是管仲的力量啊。这就是他的仁德,这就是他的仁德。”

  18、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译文】子贡问:“管仲不能算是仁人了吧?桓公杀了公子纠,他不能为公子纠殉死,反而做了齐桓公的宰相。”孔子说:“管仲辅佐桓公,称霸诸侯,匡正了天下,老百姓到了今天还享受到他的好处。如果没有管仲,恐怕我们也要披散着头发,衣襟向左开了。哪能像普通百姓那样恪守小节,自杀在小山沟里,而谁也不知道呀。”

  19、公叔文子之臣大夫撰,与文子同升诸公,子闻之曰:“可以为文矣。”

  【译文】公叔文子的家臣僎和文子一同做了卫国的大夫。孔子知道了这件事以后说:“(他死后)可以给他‘文'的谥号了。”

  20、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砣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译文】孔子谈到卫灵公种种偏差的作为。季康子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还不败亡?”孔子说:“他有仲叔圉负责外交,祝鮀掌管祭祀,王孙贾统帅军队。能够如此,怎么会败亡?”

  21、子曰:“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译文】孔子说:“说话如果大言不惭,那么实现这些话就是很困难的了。”

  22、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译文】陈成子杀了齐简公。孔子斋戒沐浴以后,随即上朝去见鲁哀公,报告说:“陈恒把他的君主杀了,请你出兵讨伐他。”哀公说:“你去报告那三位大夫吧。”孔子退朝后说:“因为我曾经做过大夫,所以不敢不来报告,君主却说‘你去告诉那三位大夫吧'!”孔子去向那三位大夫报告,但三位大夫不愿派兵讨伐,孔子又说:“因为我曾经做过大夫,所以不敢不来报告呀!”

  23、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译文】

  子路问事君之道。先生说:“要不欺他,又能犯其颜色而直谏。”

  24、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译文】孔子说:“君子向上通达仁义,小人向下通达财利。”

  25、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译文】孔子说:“古代的人学习是为了提高自己,而现在的人学习是为了给别人看。”

  26、遽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译文】蘧伯玉派使者拜访孔子,孔子和使者同坐并问道:“你们先生做什么?”使者回答说:“我们先生想减少自己的过错,但是还没有做到。”使者出去后,孔子说:“好使者!好使者!”

  27、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译文】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就不要考虑那个职位上的事情。”曾子说:“君子考虑问题,从来不超出自己的职位范围。”

  28、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译文】曾子说:“君子所思虑的不超出自己的工作岗位。”

  29、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译文】孔子说:“君子认为说得多而做得少是可耻的。”

  30、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译文】孔子说:“君子之道有三个方面,我都未能做到:仁德的人不忧愁,聪明的人不迷惑,勇敢的人不畏惧。”子贡说:“这正是老师的自我表述啊!”

  31、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译文】子贡评论别人的短处。孔子说:“赐啊,你真的就那么贤良吗?我可没有闲工夫去评论别人。”

  32、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译文】先生说:“不要愁别人不知我,只愁我自己的不能。”

  33、子曰:“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

  【译文】孔子说:“不预先怀疑别人欺诈,也不猜测别人不诚实,然而能事先觉察别人的欺诈和不诚实,这就是贤人了。”

  34、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

  【译文】微生亩告诉孔子说:“你为什么是忙碌不安的样子呢?这样做不是卖弄口才吗?”孔子说:“不敢卖弄口才,是忧虑人们顽固不化啊。”

  35、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译文】孔子说:“千里马值得称赞的不是它的气力,而是称赞它的品德。”

  36、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译文】有人说:“用恩德来报答怨恨,怎么样?”孔子说:“那又怎样报答恩德呢?应该是用正直来报答怨恨,用恩德来报答恩德。”

  37、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译文】孔子说:“没有人了解我啊!”子贡说:“为什么没有人了解老师呢?”孔子说:“不怨恨天,不责怪人,广泛学习世间的知识,进而领悟深奥的道理。了解我的,大概只有天吧!”

  38、公伯寮诉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译文】公伯寮向季孙告发子路。子服景伯把这件事告诉给孔子,并且说:“季孙氏已经被公伯寮迷惑了,我的力量能够把公伯寮杀了,把他陈尸于市。”孔子说:“道能够得到推行,是天命决定的;道不能得到推行,也是天命决定的。公伯寮能把天命怎么样呢?”

  39、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子曰:“作者七人矣。”

  【译文】孔子说:“贤人逃避动荡的社会而隐居,次一等的逃避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再次一点的逃避别人难看的脸色,再次一点的回避别人难听的话。”孔子又说:“这样做的已经有七个人了。”

  40、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译文】子路在石门过夜。守城门的人问:“从哪里来?”子路说:“从孔氏那里来。”守门人说:“就是那个明知做不到却还是要做的人吗?”

  41、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铿铿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

  【译文】孔子在卫国,一次正在敲击磬,有一位背扛草筐的人从门前走过说:“这个击磬的人有心思啊!”一会儿又说:“声音硁硁的,真可鄙呀,没有人了解自己,就只为自己就是了。(好像涉水一样)水深就穿着衣服趟过去,水浅就撩起衣服趟过去。”孔子说:“说得真干脆,没有什么可以责问他了。”

  42、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

  【译文】子张说:“《尚书》上说,‘高宗守丧,三年不谈政事。'这是什么意思?”孔子说:“不仅是高宗,古人都是这样。国君死了,朝廷百官都各管自己的职事,听命于冢宰三年。”

  43、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

  【译文】孔子说:“在上位的人喜好礼,那么百姓就容易指使了。”

  44、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译文】子路请教怎样才是君子。孔子说:“修养自己,以致能认真谨慎地面对一切。”子路再问:“这样就够了吗?”孔子说:“修养自己,以致能安顿四周的人。”子路又问:“这样就够了吗?”孔子说:“修养自己,以致能安顿所有的百姓。修养自己,以致能安顿所有的百姓,尧舜也会觉得这是很难做到的事啊!”

  45、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悌,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46、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子曰:“吾见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译文】阙党的一个少年来传达信息。有人谈到他,就问:“他是肯求上进的人吗?”孔子说:“我看他坐在大人的位子上,又见他与长辈并肩而行。这不是一个想求上进的人,而是一个想走捷径的人。”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