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沁园春雪(一)

  清晨。一位巨人,伫立在陕北的高山之巅。他的脚下是蜿蜿蜒蜒的黄河,远处是莽莽苍苍的群山。

  二月,一连几天大雪,北国大地茫茫皑皑。天上飞舞着鹅毛大雪,北风劲吹,纷纷扬扬。他抬眼远望,一片迷茫,巍峨的长城,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起伏的崇山峻岭全被积雪覆盖,只剩莽莽一片;原本汹涌奔腾、滔滔东去的黄河,只有坚冰泛着白光。白雪包裹的山脊,仿佛一条银白的巨蟒向远处游动,在纷纷的飞雪中又似凌空飞舞;往日雄伟的秦晋高原有如穿上白袍,更像一群白象,在广袤的大地奔驰。望着这银蛇翻舞般绵延千里的群山,望着这蜡象奔驰般莽莽的秦晋高原,巨人思绪绵绵,浮想联翩:眼前的景象是何等宏伟何等壮阔!可是,要想领略北国更加妖娆的美丽风光,还得等到天晴——那时,红日东升,霞光万丈,映照着千里雪原,就像一个俊俏的姑娘,白衣红裙,那是何等娇媚呀!

  雪渐渐地小了。雪光映着他坚毅的面庞。面对着这壮丽的北国风光,巨人心里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祖国的江山是多么的美好啊!他心潮澎湃,思绪纵横,不禁想起,在历史上,有多少帝王将相、英雄豪杰为了这片土地比权量力,斗智斗勇!他想起了秦始皇,想起了那个统一全国文字、货币、度量衡的“千古一帝”;想起了汉武帝,想起了那个叫匈奴人闻风丧胆、声威赫赫的大汉皇帝。他们虽然武功卓着,却稍欠文治。前者“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刚一统天下便大修阿房宫,到头来“戍卒叫,函谷举”,皇位传到二世便到了头;后者夷李陵九族,逼使他走投无路,投降匈奴,还对为李陵辩护的太史公司马迁滥施宫刑,确实是历史的败笔。还有那个唐太宗,那个宋太祖,虽然治国有方,但前者未当政前发动“玄武门事变”,兄弟残杀,为后来者所非议;后者玩弄“杯酒释兵权”的权谋,也为史家所不誉,留下身后的遗憾。他又想起了被誉为“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率领铁骑,夷平中亚,直捣欧洲,终因补给无着而壮志难酬,令后世英雄扼腕长叹!

  想到这里,他挥一挥手,打断了自己的思绪,“都过去了,都成为历史了!”他望着山顶迎风招展的红旗,听着回荡在山谷的嘹亮的军号,看着山坡上正在垦荒的军民,和在山下操练的一列列整齐的队伍,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油灯,井冈山上的红旗,仿佛耳畔又响起腊子口、娄山关的军号,乌蒙山、六盘山的马蹄……他的心潮如黄河决堤,一泻千里:昔日风流,已随雨打风吹去;真正数得上风流人物的,还得看今天的人民大众!

  风停了。雪住了。他的身后,是一轮火红的朝阳。


  改写沁园春雪(二)

  中国的北方,一到了冬天,就别具一种风光。仿佛在一瞬间,有一双万能的手,把天地妆点成一个冰雪的世界。到处都是冰在生长,到处都是雪在飘飞,到处都是满眼的纯净透明。似乎整个空间凝固了,时间也因此而停滞不前。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由得忘记了你自己,仿佛你就是银冰,你就是那雪,你早已成为那冰雪的一部分而与这个纯白的世界融为一体,直到那春雷来把你唤醒的那一刻的到来。

  你就放眼去看吧,那长城的内外,绵绵数千里,你再也看不到第二种颜色。只见一片苍苍莽莽,向着远处延伸,延伸,直到那山与云、与天再也无法分开了。,你看吧,平日里,那波涛滚滚的黄河,此刻也停止了它的喧嚣,不见了一层浪,不见了一丝波纹,它只是沉默着,沉默着,仿佛一个思想者,在积蓄着他浑身的力量。你看吧,苍茫的天地间,群山蜿蜒,仿佛有数不清的银色小蛇在欢快起舞;高原起伏,又有无数的巨象在尽情狂奔。好像要和那全能的老天一比高下。

  恍惚之中,天放晴了,一轮红日升起了。晶莹的雪野中,似有百花竞放。这无边的空阔一片绚烂……


  改写沁园春雪(三)

  恍惚之中,天放晴了,一轮红日升起了。晶莹的雪野中,似有百花竞放。这无边的空阔一片绚烂……

  中国的北方,一到了冬天,就别具一种风光。仿佛在一瞬间,有一双万能的手,把天地妆点成一个冰雪的世界。(www.lz13.cn)到处都是冰在生长,到处都是雪在飘飞,到处都是满眼的纯净透明。似乎整个空间凝固了,时间也因此而停滞不前。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由得忘记了你自己,仿佛你就是银冰,你就是那雪,你早已成为那冰雪的一部分而与这个纯白的世界融为一体,直到那春雷来把你唤醒的那一刻的到来。

  你就放眼去看吧,那长城的内外,绵绵数千里,你再也看不到第二种颜色。只见一片苍苍莽莽,向着远处延伸,延伸,直到那山与云、与天再也无法分开了,你看吧,平日里,那波涛滚滚的黄河,此刻也停止了它的喧嚣,不见了一层浪,不见了一丝波纹,它只是沉默着,沉默着,仿佛一个思想者,在积蓄着他浑身的力量。你看吧,苍茫的天地间,群山蜿蜒,仿佛有数不清的银色小蛇在欢快起舞;高原起伏,又有无数的巨象在尽情狂奔。好像要和那全能的老天一比高下。

  恍惚之中,天放晴了,一轮红日升起了。晶莹的雪野中,似有百花竞放。这无边的空阔一片绚烂……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