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恩和奶牛续写(一)

  那个男人听了安恩的话,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用和刚才截然不同的、难以置信的眼神打量着穿着朴素的老太太安恩,心想:这位老太太一定不是在说谎,她那流露出善良的眼神的确是那么一个意思。“老太太,慢一点,等一下。”那个男人追上牵着奶牛的安恩。

  安恩回过头来,“还有事吗?先生。”“请原谅我刚才对你的奶牛,哦不!是你们的冒犯。”那个男人对他们鞠了躬,“请允许我这么说你们,因为你们完全成为了一个整体,我不应该来问你的奶牛卖多少钱?”

  安恩笑了笑,苍老的脸上的皱纹扭到了一块儿,拍了拍自己的奶牛,说:“我的奶牛确实是我最忠实的伙伴,我真的是非常的喜爱它,正如你刚才所说,它就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旁围观的人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没想到这个老太太是一个这么好心肠的人。”“嗯,她真的非常尊重她的奶牛呢!”

  “这头奶牛真的很棒,难怪有这么多人喜欢它。”……刚才那位屠夫牵着一只羊走过,看见了谈得正投机的安恩与那个男人,拿着藤杖敲了敲说:“有人比我出更高的价钱?老妇人都是这么贪财!”安恩捏紧了手中的绳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说过了,这是不卖的!”她十分生气,嘴唇微微发抖。那个男人摸了摸奶牛漂亮的角,走上前对屠夫说:“先生,它真的是不卖的,如此美妙的一个生命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吗?”屠夫哼了一声,缓缓走开,“也许只有粗鲁的人才不懂得尊重生命吧。”那个男人大声说,人们哄堂大笑,渐渐散开了。

  安恩与那个男人挥手道别,“再见,安恩老太太,下周别忘了再带你的奶牛来,我会来看你们!”


  安恩和奶牛续写(二)

  安恩神情诚恳地说完这一番话,转身即要离开这喧闹的集市。

  刚才说话的小伙儿追赶上来,深深鞠躬,说道:“很抱歉,我为我刚才说过的话道歉,为我粗暴的态度向您致歉。”安恩老太太有些惊讶,有些羞怯,急忙回道:“你不用道歉的,我们都没有做错什么。”说完,便牵着奶牛匆匆远去了。

  聚着的人们,有的还惦记着那头好的母牛,有的已一笑了之,回去继续自己的事儿,有的想象丰富的人还想着安恩和那头奶牛的故事,但人群已散了。

  之后,有人在集市上又看到了安恩和她的那头母牛。好些人与她打招呼,安恩愉快地在集市上度过了很长一段美好时光。从此,安恩常带她的奶牛来到集市上。


  安恩和奶牛续写(三)

  听了安恩老婆婆的话,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安思老婆婆开始小声地抽泣,并且有些呜咽地说:“当这头奶牛很小的时候,就是我……我的了。(www.lz13.cn)我怎么……么可能舍……舍得把她卖掉……”说完,就掏出一条有些泛黄但是很干净的旧手帕,擦了擦滴在脸颊上的泪珠,又吸了吸鼻子。

  老人们听了安恩的话,都深表同情,有的也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男人们听了安恩的话,都不屑一顾,有的已从人群中悄悄走开;女人们听了安恩的话,强忍着不让泪水滴下……

  有一位老人走到安恩面前,脸上的泪水还未干,她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走上前,轻轻地拍了拍刷洗得干干净净的牛毛,说:“这可是一头好牛啊!我以前也有这么一头……”说着,她将目光移向远方,沉浸到遥远的回忆中去了。然后,她又将目光拉回到安恩身上,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最终又走了。

  之前那个屠夫在人群中大喊道:“这个老太婆简直疯了!”所有人都把头转向了他的方向,“怎么了,看什么看!”所有人又转回了头。那个屠夫高声吼道,再加上他那血迹斑驳的衣裳,显得更加“冷血”了:“真是疯了,牛怎么会有感情!我天天在杀牛,也没见他们有感情嘛!”只见他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指向安恩,作水壶状,不停地有口水从那刮得光溜溜的嘴中吐出。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他的藤杖被他一边走一边用力地戳着地。没走几步,就被他力大如牛的手臂折断了。他气得嘴里发出了一连串咕噜声,然后一边骂着粗鲁的脏话跑走了。

  刚刚那个又折回来的人,现在慢慢走到安恩面前说:“真对不起,我刚刚有些鲁莽,原来你的这头奶牛是不卖的,它是你从小的玩伴,是吗?哦,真是太感人了。”说着,他将手抬起,抚在了自己的心口,悲伤地走开了。

  “谢谢你们。”一直未开口地安恩,最后向围观的群众鞠了一躬,然后牵着她的奶牛,开心地回家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