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寂影评(一)

  比起好像迷你剧一般频频上映的《电锯惊魂》来说,我们会发现这部看似是为“电锯”系列准备的热身作品,导演和编剧对它的别致的用心和对恐怖的大胆的尝试,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准,以至于我们再次体验这种在《电锯惊魂》中惯常用到的恐怖表现手法,依然会为其深入骨髓的恐怖气氛,和突如其来的视听效果而带入如同地狱般的心跳境界。至此,我们开始发现,恐怖片对于人偶的运用就像是在触动人们的心理落差,将原本可爱而童真的道具变成了凶杀和魔鬼的象征,从而令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恐惧。我们每个人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曾有过玩偶类型的玩具,这些玩具假如被拟人化或者类人化的话,那么它们都会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共同点,那就是呆滞的眼神、单一的面容和表情,当然还有尴尬到无聊的姿态,而这些玩偶身上的半机械特征,正是此类电影制造恐怖气氛所利用的元素。在《寂静岭》系列游戏和电视剧《邪恶力量》中,其制造恐怖的手段里都涉及对玩偶的利用,也大多是在玩偶本身的状态下假如诸多违和的视觉元素,比如从芭比的双眼向下流血,而表情还是微笑或者阳光的。诸如此类的描绘手段似乎永远都会让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或许玩偶是曾经离我们最近的东西,如同兄弟姐妹一般为我们带来欢乐。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假如电影中出现如同我们的小弟小妹一样的小孩子七孔流血或者极度反常的镜头,恐怕给予我们的死一般的恐惧感是一样的,假如想起《驱魔人》中魔鬼附身小女孩用十字架戳得遍体鳞伤,我们也似乎总会感到一种切肤的疼痛。

  而《死寂》对于人偶的刻画以及对美式恐怖的诠释,似乎可以作为近期的恐怖电影的模板。首先,在于这部电影引领了一种解谜式恐怖情节的时尚,而这种在结尾出现的对电影过程中的细节的倒叙手法,似乎总是能令我们找到一种侦探电影式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是基于恐怖氛围之中的。也就是总是以绝望的态度去在电影的结尾,去审视恐怖的起因和真正的凶手,这种模式被导演詹姆斯大量地运用在了《电锯惊魂》中,然而在我们再次看过《死寂》之后,我们会发现回忆镜头的恰到好处,导致绝望和恐惧的深入,比电锯系列要强烈的多。其次,在于恐怖情节和编排和死亡手法,这部电影和大多数的美式恐怖电影一样,虽然不是在强调侦查的作用,也不是让我们去期待主角不死的结局,但是其血腥镜头和主角本身的悲惨结局,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相当的自然和顺畅,仿佛是剧情发展到最后理所应当发生的。和日本恐怖片不同的是,美式的鬼怪似乎更愿意去用残暴的手法伤害他人,为幸存者展现恶心和令人惊恐的效果。《死寂》将这种死法安排成了将死者的样子人偶化,用怨灵对受害者突然割掉舌头和分开颌骨的形式造成突如其来的死亡效果,也更加贴合了观众对人偶本来就存在的恐惧。

  最后,是特写镜头和死亡般寂静的运用。我们庆幸电影的中文翻译没有自说自话的翻译成类似“人偶杀人案”等毫不搭界的标题,而是依照标题的原意,直接表达为“死寂”。当我们随着剧情的发展去了解恐怖氛围的原因和线索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实际上是走入了导演为我们安排的圈套之中,不论在什么恐怖片的情节下,我们都不可能寻到如同推理电影一样的可靠线索,而导演安排的主角对死亡原因的寻访过程,其实就是恐怖元素集群出现的过程。电影镜头运用大量的特写和快速的移动,来成功的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的思绪,并将观众的所有注意力引向镜头所指向的位置,在突如其来之间将原本静谧的特写镜头变作怨灵现身的场景,靠这种长焦的特写环境下的视觉死角加速人们的心跳,并在下一组镜头中有所爆发。从电影一开始我们就可以发现画面色调方面的奠基,导演故意选择冷蓝作为电影的主色调,而在回忆情节的画面中又在稍微回暖的颜色中大量使用阴影和黑暗,使得电影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恐惧的绝望。随着第一个受害者的死亡,电影唯一可以称作活跃气氛的部分也就从此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迷茫。而冷色蓝和镜头长焦特写的结合,对被破坏、古旧的人偶的描绘,似乎是这部电影最能被称道的地方,对于恐怖气氛的渲染从这一方面来说,电影似乎已经做到了极致,对于人偶的理解,导演在《死寂》中似乎比在后来的《电锯惊魂》中更加透彻。通过对安静的事物的动态描写,直接能够将观众的恐惧感提到很高的位置上,而死寂效果的运用似乎成了这部电影的最为用心,也是最为俗套的地方,因为人偶本身就可以是寂静的代言,不需要再让亡灵做进一步的表现了。

  其实作为人偶来说,电影并不是很单纯的去表现,知道电影最后,带有怨气的亡灵依然是罪恶的元凶,而人偶本身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替代品,而人偶直接的行动和死亡气息并没有从直观表现出来,这也恐怕是众多对恐怖电影完美主义执着追求的人们普遍的感觉。当我们看到怨灵从人偶的背后出现的时候,我们会隐约感到一些对这种安排的失望,人偶应该是怨灵本身才对,而不应该还和它之前的状态一样依旧是任主人摆布的道具。但是每个人都有对情节的理解,就剧情本身来说,电影已经做到了足够的优秀,而剩下的讨论也只是基于个人的欣赏角度而定了。


  死寂影评(二)

  之所以看这部片子,完全是冲着《电锯惊魂》的班底去的,尽管《电锯》系列一部不如一部,但是既然是另起炉灶之作,我们没有理由不期望James Wan和他的创作班底能够再次带给我们一次惊喜。

  故事大纲并不复杂,影片的重要道具杀人玩偶也颇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看来James Wan是一个很喜欢木质人偶的人。(www.lz13.cn)Jamie Ashan为了追查妻子离奇死亡的原因,回到了自己老家的小镇,试图找到杀妻的元凶。最后他所得到的却是一直笼罩着整个小镇的Marie Shaw诅咒传说的真相以及邪灵玩偶同他的家族千丝万缕的联系。

  既然是《电锯惊魂》的原班人马,我们自然有理由期待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尾。我们都知道,在James Wan的影片中,之前无论发生了多么离奇叵测的事,都是为了最后那一瞬间的爆发所做的积淀。在观影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猜测James可能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包袱,随着影片情节的逐步展开,Marie Shaw的疑云也越来越清楚,那么究竟谁会成为最后这个抖包袱的人呢,是Jamie的父亲,还是殡仪馆老头,抑或是誓要找到Jamie杀妻证据的警察?

  也许是我智商仍然欠缺,也可能是我观影不够仔细,没有深刻体会“To make the perfect doll”这句看似浅显的口号背后蕴含的深意,总之我没能猜到故事的结局。几个凌厉的闪回剪切,配上血脉喷张的音乐,James Wan招牌式的有力结尾给人再次带来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特别是面对事实的真相,之前始终能够处变不惊的Jamie终于招架不住,发出了绝望的尖叫,倒在了Marie Shaw的诅咒之下。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较量中,Jamie输给了Marie Shaw,而我则输给了James Wan。

分页:123